最近,一組齊白石的山水巨作《山水十二條屏》再次震驚了藝術圈,這組創作於1925年的畫作共12屏,畫面題材幾乎囊括了齊白石所有的山水畫題材,是目前民間唯一可流通,且尺幅最大的齊白石山水作品。自它在1958年“齊白石遺作展”上露面後就杳無音訊,時隔57年,這組巨作才經過保利拍賣行由台灣重回北京。而北京,正是這組畫作的誕生地,也是齊白石在此度過最艱苦的十年並成就巨匠的地方。


       

齊白石,作為享譽國內外的藝術巨匠,是中國二十世紀十大畫家之一,以及被公推為世界文化名人,他在中國畫上的創新將傳統中國畫推上一個新高峰,其流傳的畫作無不價值千金,本次拍賣的十二《山水十二條屏》,僅單幅就估值上億,全套畫卷估價十五億,如果被成功拍賣,將會打破拍賣界的記錄。


       

當然,今天我們探討的並不是他的畫有多貴,也不是探討他的畫藝術造詣有多高,我們今天要說的,是這位有著天然之趣的白石山翁,說說他那近百年的傳奇人生,說說他那鮮有人知的故事,以及他的從容和進取......


       

早年的齊白石出身貧寒,以木匠謀生,後得其恩師胡沁園的賞識,才正式學習繪畫、詩書及篆刻。憑著勤奮和極高的悟性,齊白石有了一定的成就,在其故鄉湘潭頗有名氣。而期間齊白石五出五歸湘潭,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認識名家拓展見識,有所進步亦見識了自己的不足。而後又用了8年時間幽居故鄉,在行完萬里路之後回頭來讀萬卷書,進行沉澱,每日繪畫讀書,享天倫之樂,頗有隱居居士的風範。然而齊白石的故事並沒有在這里結束,在幽居後等待齊白石的是跌宕的十年。


       

(齊白石早期作品)        

生逢亂世,齊白石的幽居生活不久就被湘潭匪害所打破,因在湘潭小有名氣和錢財,齊白石成了土匪“惦記”的對象,時年57歲的齊白石唯有隻身上京,暫避風頭,然後這一去,卻沒想到成了“史上最牛的北漂”。


       

上京後的齊白石,處境尷尬,想要投靠的好友已外出避難,隻能論為“蟻族”,借居在寺廟,甚至是尼姑庵。更糟糕的是,當初的北京正流行吳昌碩的那種大寫意的畫風,對於齊白石的那種沿襲八大山人的冷逸風完全不感冒,即使他賣的畫價隻相當於其他一般畫家的半價也無人問津。且初來報道的齊白石,在北京無半點名氣,人家隻當他是一個從鄉野來的無名畫家,很多畫家看不起他的出身,更看不起他的作品,背地里罵他粗野,連他得意的詩作也被認為是毫無規範的薛蟠體。


       

處在人生的低穀,飽受白眼及譏諷,齊白石並沒有沉湎於苦難,而是淡然處之,從容以對,他將負能量以書畫發泄,而且還保持天然之趣,不時觀察身邊事,畫了不少趣味益然的畫作。面對著生計的壓迫和歲月的流逝,他對自然和生命的愛意,仍然是濃烈依舊。


       

(齊白石觀地面灰跡後的信手之作,提拔寫有“真有天然之趣”)        


       

(齊白石作品《人罵我我罵人》,圖中老人被外界認為是齊白石本人)        


       

齊白石的一生有眾多貴人相助,在北京的艱難時刻,他遇到了陳師曾,在陳師曾的引領下,齊白石對自己的藝術進行了反思,決心進行變革,創作自己獨特的畫風。因此,齊白石進行衰年變法,拋棄以往多年的習畫方式,從臨摹當代最受歡迎的畫作開始,一步步地研習最適合自己的畫風,曆時十年,終於在70歲的高齡獲得奇跡般的成功,創立紅花墨葉的畫風,自成一派,從此,再無人質疑他的成就。


       

(齊白石獨創紅花墨葉一派)        

創業難,守業更難,齊白石以花甲的年紀進行“二次創業”,從零開始進行變革,勇氣可嘉,而且其出色的自學能力亦讓人敬佩。從早年的自學成才,到晚年的巨匠之道,齊白石老人可謂是活到老,學到老,一路從容的走來,保持求知和進取,不忘初心。


       

而對於成就,齊白石也是從容處之,在北京功成名就之後,問齊白石索畫的人多了起來,齊白石也沒有自己名氣大了而抬高畫作價格,就隻是明碼標價,如果畫有青菜瓜果雞鴨魚蝦的,畫上有若干個,就按若干錢計算,將畫作按“隻”來算,像是市場新鮮的交易,也隻有有著“天然之趣”的齊白石能想到了。也許就是這種從容不計較的性格,以及對自然的鍾愛,齊白石始終保持著創作和生活的熱情,長命百歲。


       

(齊白石晚年所繪鳥蟲花果及繪畫潤格)        

做人當如白石山翁,對自己的事業始終保持初心,保持一種積極進取的態度。而對於生活,要從容以對,多親近自然,在自然的花草蟲鳥中汲取活力。


       

而回顧舉辦齊白石山水畫卷拍賣的保利拍賣會,亦將從容和親近自然這兩點進行詮釋,與高端純電動車品牌騰勢進行合作,由騰勢提供接送車輛,讓參與拍賣會的嘉賓提前感受純電動車特有的環保和靜謐,而北京對純電動汽車的不限行,也讓嘉賓的出行多了一分從容。“新動從容出發”是騰勢的口號,其實也是包括齊白石在內的眾多成功人士的一種寫照,以“新”為動力,求新求變,才能永保活力,從容出發,才能不受困擾,穩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