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來的總歸會來的。        


       

今天,劉翔離婚。        


       

而在一個多月前給劉翔退役頒發獎杯的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也在忐忑了半年多後,等來了中紀委工作人員。        


       

今天上午,中紀委在辦公室帶走了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沒過多久,中紀委網站上例行掛出了一行簡短消息,指肖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收組織調查。同時有消息稱,肖天的妻子、自劍(自行車擊劍)中心馬術部副部長田樺也被帶走協助調查。        


       

而自劍中心副主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沈利紅則在失聯多月後,最近也被爆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        


       

資料顯示,肖天分管的領域中,就有自劍中心,而且分管時間很長。        


       

細節        


       

從外界來看,事情可能來得很突然。今天上午,島上的小鑽風反映,還在總局樓里碰見過肖天,打了招呼,看起來一切正常。而另據知情人士反映,兩天前,國家田徑隊還就備戰田徑世錦賽工作,向肖天做了彙報。        


       

不過,這時的肖天,可能已經沒有啥心思聽取彙報了。        


       

自巡視組巡視完體育總局,給出非常嚴厲的巡視意見後,關於“抓老虎”的傳聞就一直沒有停歇。        


       

因為,在巡視組的意見中,重點揭露了賽事的行業不正之風,賽事審批和運動員裁判員選拔選派不規範、不公開、不透明;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破壞賽風賽紀等現象。這些都屬於競技體育領域的問題,肖天是競體司的老司長,在升任副局長後,也繼續分管競體司。        


       

而據島上的小鑽風透露,體育總局外事活動多,出國機會也多。但今年肖天的出訪申請,就沒被中央批準,有段時間,還傳過他被限製出境的傳聞。這半年多,肖天一直說身體不好,形象也蒼老了很多        


       

看來這傳聞,肖天早已有所察覺。        


       

而據島上另一知情人士透露,肖天長期分管競技體育,在系統內享有很高的威望,脾氣也不小。就在2009年山東舉行的十一屆全運會記者會上,有媒體針對全運會跳水比賽黑幕提問時,肖天顯得很激動,摘下眼鏡,脫稿講了一大段話,為比賽結果辯解,還不時爆粗口。不過,這個脾氣有點大的領導,平日生活卻喜歡安逸一些。愛好手表、紅酒,還有高爾夫。        


       

而就在幾天前,網上還流傳有一篇參考消息網201495日的舊文:指美投行摩根士丹利合資公司在2012-2014年期間,密集雇傭幾個中國“官二代”當高管,這爆出來的名單里,就赫然有肖天的兒子肖陽。        


       

雖然尚不明確肖陽本人如何利用其父的影響開展活動,但去年被查的發改委原就業與收入分配司司長張東生,其兒子張楠就在摩根士丹利公司任高級經理。        


       

這也可能也是一個線索。        


       


       


       

痼疾        


       

其實,在肖天被帶走前,體育總局就已經開始了反腐風暴。        


       

除了沈利紅外,去年11月,體育總局遊泳中心花樣遊泳部原主任俞麗被查,之前還有拳擊跆拳道管理中心副主任趙磊,已經被判10年有期徒刑,以及大家熟悉的南勇、謝亞龍等足協的一堆“蛀蟲”。        


       

這些大小老虎蒼蠅,無一不染指競技體育。這個領域的權力尋租也是備受詬病,但卻長期無可奈何。        


       

一個典型的表現,就是“金牌主義”了。        


       

有媒體在2009年十一屆全運會結束後,采訪過一位體育局長。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體育局長向記者大吐苦水:        


       

代表團在參加本屆全運會之前,省政府就向省體育局下達指令,如果不能完成奪取××枚金牌的任務,體育局局長就將因工作不力而受到處罰。        


       

背負著或輕或重的金牌壓力參加全運會,是絕大多數省區市體育局一把手的切身體會。對於各省區市體育局來說,獎牌數也是體育局展示工作業績最好的標準。所以,這種行政命令催逼壓榨下的“體育政績觀”,逼迫著各地方代表團展開全方位的競爭,甚至不惜不擇手段。        


       

統管各個比賽項目的國家體育總局的各運動管理中心,雖然名義上是事業單位,不是行政機構,但集國家隊人員人事大權、國內各賽事的裁判選派大權、賽事仲裁和監督大權等幾項大權於一身。加上監管體製的不健全,各運動管理中心實際上已經成為當今中國體壇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舉幾個例子就知道這些管理中心權力有多大了。當年王治郅去美國打球,因為沒跟相關管理中心搞好關系,國家隊都不讓進。而最近幾年屢次爆出,因與廣告收益分成不均,運動員同管理中心的矛盾,也早不是新聞了。


       

俠客島(IDxiake_island查閱了體育總局的官方網站,發現這類運動管理中心幾乎毫無死角全覆蓋各類體育領域,足有24個之多(包括體育彩票管理中心和體育基金管理中心),就差廣場舞管理中心了。        


       

這些上世紀90年代建立的各個運動項目管理中心,大部分涉及競技體育。雖然名義上性質是事業單位,當初組建的目的也是削弱各個運動項目受行政管轄的色彩,促進各個運動項目的社會化、實體化發展。但在實際發展過程中,早已偏離了初衷,變成尾大不掉的一個個利益集團。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在這樣巨大的權力背後暗藏著怎樣的利益交易?肖天等“老虎”的落馬,體育系統開始了“刮骨療毒”。而足球體製的改革,也已經開始淌水過河。        


       

在文章的最後,我們可以再回顧一下去年112日,中央巡視組給體育總局反饋的巡視意見,里面提到:        


       

主要是圍繞賽事的行業不正之風反映突出,賽事審批和運動員裁判員選拔選派不規範、不公開、不透明;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破壞賽風賽紀現象比較嚴重;賽事開發經營混亂,缺少必要的規範和監督;總局直屬單位行政、事業、社團、企業四位一體,權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職普遍,利益關系複雜。總局黨組和紀檢組兩個責任落實不到位,監管問責力度不夠大,違紀違法問題反映突出。        


       

言猶在耳,既是針對肖天,也是針對體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