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過茶,當然也得訪過產地,那才是探尋茶香的真理。

真是因緣際會,我本來就覺得抹茶在台灣是很小眾的東西,從年初老弟開了抹茶店以後,我跟抹茶不斷產生緣份,近來陸續喝到幾款抹茶系列飲品更讓我敞開了味蕾,台灣能夠生產抹茶這件事引起我相當大的好奇,為探尋甜中帶澀的味道始末,特地跑了一趟南投名間,親自去看看契作抹茶茶園與製茶過程。



我好奇著,那號稱百分百產自本土的抹茶究竟從何而來?



十一月初的名間鄉仍處處瀰漫濃濃茶香,製作「T世家」抹茶飲品的廠區就坐落在閑靜的半山腰上,廠長謝先生介紹這間擴建中的新廠舍時表示,公司對台灣抹茶真的非常投入與用心,特地從日本購置整套製茶機器設備,並採用名間鄉當地茶樹最大宗的四季春為主要茶種,還特別邀請靜岡縣「山處苑」製茶大師--大橋哲雄先生來台駐廠監製與技術轉移,有了大師傳授正統抹茶製作技藝,「T世家」抹茶也開始慢慢建立起國內獨有的品牌位置。




即便年初以來喝了大半年的抹茶,我對這個領域依舊陌生得很,可是,聽廠長謝先生這麼說,我感受到「T世家」對於「抹茶in台灣」的企圖心。



在整個抹茶製作流程裡,南投廠只是粗製廠,從每天茶農輪番親送到廠的茶葉儲菁開始,共經過五大步驟、六小程序,每份茶葉都得歷經三點五小時以上的時間才會完成粗製過程,最特別的是,這段製程完全以日式蒸菁工法製作,跟台式炒菁大相逕庭。



看著眼前整套忙碌運作中的製茶機器,又聽了廠方人員的細心解說,我才慢慢弄懂製茶到底要經過多少環節,才曉得原來做茶有那麼多小撇步需要注意;別說經過幾個步驟,光一口翠綠至少就得要三個半小時以上的等候,何況還有來自紐西蘭乳源的香醇加持,「T世家」抹茶的來歷讓我無法等閒視之。

這麼費工的日式正宗,還真是台灣第一!



粗製結束後,廠方會將原葉送至位於桃園大溪的精緻廠進行更費工的四百五十目日式低溫極細研磨,最後變成市面上可以買到的純抹茶粉或抹茶拿鐵;如果不是親眼看見茶農將一車車剛採下來的茶葉送入儲菁機、廠方亦立即擷取樣本送驗農藥殘留指數,我還真不太相信有什麼廠家會完全選用產自本土的茶葉來做抹茶,「T世家」讓我看見在地真實、也看見產區茶農的生活因為專區收購而穩定與改善。



如果製茶廠能夠結合與照顧在地農家的生活所需,不也是美事一件?



茶農大哥一邊把原葉送入輸送帶,一邊笑說,有專屬契約的茶廠收購茶葉,真的比起自己去找中下游還來得輕鬆許多,更因為這樣的合作而砥礪自己做茶的初衷,尤其看到抹茶成品放在眼前時,確實會有更多的堅定與開心要把每一片茶葉種好。



參觀完茶廠的運作,午後,我實地來到丘陵邊上看看「T世家」抹茶契作茶園的模樣。



廠長表示,為了讓品牌抹茶真能擁有發展前景,因此特地與當地茶農訂約契作,整個名間鄉包括稜頂茶園一帶,共有約十二至十三甲的茶園是專供製作抹茶的產地,也就是說,品牌的抹茶底子就來自名間山坡上蔓延出去的茶園。



實際看到產地茶區,我忍不住內心雀躍。



站在小路頂端,茶樹就像波浪鋪在山丘上,稜頂茶園的漫漫翠綠及灑水後的浪漾繽紛,一度讓我看見小小彩虹,可惜稍縱即逝,我沒能抓住彩虹驟現的瞬間,卻捉到茶葉午覺剛醒的容顏,那是扎實生命力的象徵。



仔細想想,雖然我就住在同樣是茶鄉的龍潭,卻很少看到這麼漂亮的茶園,名間的茶葉種植確實相當有規模而且具有規劃和制度,遑論訂約契作的區塊,看到茶葉如此伸展與綻放姿態,突然覺得那才叫做新鮮。



負責栽作這塊茶園的茶農蔡先生介紹眼前這片噴水中的茶園丘陵,笑說,大家都想吃得健康,種茶也不例外,公司廠方嚴格控管農藥的使用,他種茶那麼久,還真第一次看到如此要求的茶廠,茶葉有沒有健康,親眼看過最準。



蔡先生靦腆地說明契作茶園的照顧細節,他笑說,種茶十六年,本來都交給盤商處理收成的茶葉,落入口袋的利潤有限,而今有廠商專門收購茶葉、將他種的茶做成名牌抹茶,真的安心許多,那是一種連帶的榮譽感,想種出好的茶葉、做成好的抹茶讓大家喝得放心。

這是今天第二位這樣講的茶農,我有些訝異,卻也看見飲品背後看不見的真心。

在食安風暴愈演愈烈的現刻,還有什麼比親眼看過產地與製程還更能安心的方式?有幸見到箇中細節,我開了眼界、也發現用心真有可能轉動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