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減鹼或超脂 氣候與地區的差異 減鹼( LYE DISCOUNT )或超脂(SUPERFATTING / SF)一向是手工皂DIY中被廣為流傳並且奉為至寶的一條法則。減鹼和超脂原理上是相同意義的作法, 就是讓皂裡的氫氧化鈉能充分化學反應.並使皂裡還有多餘的油脂,這樣就能夠提升皂皂的滋潤度!手工皂等前輩日本等前田京子認為:在生產上為了降低成本,貴重油脂必然使用較少,那麼在超脂中加一些貴重的油脂,可以體現更好的手工皂功效,同時控製適當的成本。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降低鹼性,使皂很溫和ph值在可使用的範圍內,增加安全性。那麼,我們很多做手工皂的朋友也常常遇到這樣的問題,究竟要不要做減鹼和超脂? 簡單來講,這要根據氣候與地區、人種的差異來決定,不能一概而論。 不同氣候的地區,常常皮膚細胞組織差異很大,說是人種的差異也可以,那麼做皂時應該採取不同的方式。 比如:氣候潮濕的地區,對呼吸道不利,但對皮膚卻很好。 40歲的中國人,到了北美,說不定皮膚比當地20~30歲的人還好。所以北美人做肥皂習慣於減鹼或超脂。日本也很習慣於減鹼。其理由多半是皮膚的因素和北方氣候的關係適合這樣做,而且美國或日本氣候較冷,不容易產生油的酸敗現象,所以多的超脂就很適合。美國及加拿大的站常會建議減鹼的方式,像cranberrylane.這個站有油鹼計算表,做皂的朋友如果不知如何算配方,那到個站找到表後輸入你要的油它會自動幫你算好鹼及水很方便,它還會算出不減及減鹼10%、15%供朋友參考。在台灣很多人使用超脂,因為台灣較潮濕怕減鹼皂的保存期短。 其實,在中國的南方等比較潮濕較熱的地區也沒有必要這樣做超脂或減鹼,因為這些地區天氣炎熱濕度高,做好的手工肥皂沒有防腐劑,比在寒冷乾燥的國家如美國或日本更容易產生油酸敗的現象。減鹼和超脂上一樣的意義。 從用油來看:用芥花油、葵花油等做的肥皂,容易在兩三個月後發生油酸敗。南方濕熱地區比較適合選擇穩定性高的油脂來做肥皂。至於高貴的月見草油或玫瑰果油之類的,建議直接把它們用在保養品或按摩油上,比較能真正發揮它們的功效。放在肥皂裡不但浪費,還可能提高油酸敗發生的機會。 毫無疑問,超脂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是,不做超脂也不是有些人擔心的那種情況? 皂是用來清潔的, 清潔的方式其中之一就是”洗淨油脂”,加超脂增加了滋潤度,但也同時增加了酸敗的可能以及降低清潔力。因為考慮到皂主要是用來清潔這個基點,超脂就沒有那麼必要了,當然適當的量,兩者兼顧是最好,那就要看製作者的本事了。 從另一方面來看,有以下幾個因素也實際上讓皂處於安全的鹼性範圍之內,即使是不做超脂,比如: 1.大量生產時,氫氧化鈉常常是工業極的,其純度不是100%, 這其實已經減鹼了,如果不折算的話; 2.添加物(例如香精、精油、粉類、染料等是無法計算皂化值的; 添加物一般極限是10%,這個數值其實就包括了超出正常氫氧化鈉用量的數值。 如果不做超脂,怎樣增加滋潤度呢?自然就是從油來考慮。皂的滋潤度不用減鹼來處理,可以多選一點滋潤等油脂原料,如橄欖油、 可可脂、乳油木果脂、米糠油、茶油等等;這些油脂已經經過皂化後,就無須擔心酸敗,但因為還保留有其特性,所以可以提升皂的滋潤度。 也有人說,在皂模上抹油,這樣做也可能增加酸敗。 也有人說: 不要抹容易壞的油,像是荷荷芭油、凡士林之類的就可以。 凡士林其實是礦物油,荷荷芭油雖然穩定性高,但是能夠不用當然是最好。抹上薄薄一層的油,也會讓皂表面變得更軟黏,多了更不行。 其實不管哪種材質的皂模,容易脫模與否的關鍵還是隻有一個: 就是皂多配方,做出多皂有相當的硬度! 隻要皂夠硬,怎樣的模都很好脫,包括不銹鋼模,夠硬的皂,常常也會很好洗,不容易軟糊糊的。 所以不要把脫模的難易度一味的歸咎於模子,而是要檢查自己的配方與做法! 所以,南方氣候較熱潮濕的地區做皂,可以不用超脂,減鹼也限製在98%,特別是工業極鹼本身隻有98%左右。隻要確保皂中的鹼能完全作用,不要有任何殘留,這樣做出來的肥皂已經非常溫和,含有許多天然甘油,而且有很好的清潔效果。 或者用低超脂的方式,在已trace好後加頂加1%以下的超脂象徵性加一點也可以。 不管怎樣,超脂或減鹼重要的是一定要算對比例,如果比例算錯了那要有個成功的皂很難的,最好是配方要核算一下,確定一切無誤,量時也要小心不要想不過多個幾克,這幾克就是成敗的關鍵了。


        手工皂油鹼混合攪拌後,處於放熱狀態,如使用矽膠模或壓克力模具,可能析出有毒物質,讓手工皂遭受污染,因此緣道手工皂堅持以天然環保的竹管,作為手工皂的模具。

    手工肥皂的退鹼熟成,才是手工肥皂為人所推崇的關鍵:存放3個月以上的手工皂,皂質細膩泡沫豐富,溫和如護膚霜。保存了6個月以上的手工皂,完全可以稱之潔面及護膚的黃金。保存1年以上的竹皂,更是手工皂的鑽石等級!                       

          ~ 竹皂如酒,越陳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