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位出租車司機,白天在外到處奔波,晚上回到家里已是疲憊不堪。偏偏女人一見他回來,總喜歡纏著他說個沒完。而他,隻是勉強地應上幾聲。        


       

       


       

時間長了,女人漸漸地惱了,一如往常地買菜做飯,卻很少理他,脾氣開始變得暴躁。為他用完東西沒有放回原處,為他回家後未能及時換鞋子,為他偶爾抽了一隻煙……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女人常常對他大動肝火。這樣的日子讓他越來越鬱悶,甚至有一種窒息的痛苦。他不懂,自己在外拚死拚活,不就是為了讓她過得舒服一點嗎?為什麼她一點兒都不能理解自己呢?        


       

       


       

有一天午休時,他和一位老司機聊天,說起自己對婚姻的失望。老司機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以後回家無論多累,都要打起精神陪她聊聊天,不要多,十分鍾就夠了。”        


       

那能有用嗎?他半信半疑。那天下班回家後,盡管他依然很累,可他還是滿臉笑容地喊了一句:“老婆,我回來了。”女人叢廚房里探出頭,淡淡地回了一句:“回來了。”換好衣服,他沒有向往常那樣陷在沙發里,而是去了廚房:“老婆你辛苦了,我來吧。”“你會干什麼?”女人不屑地問了一句,但還是隨手丟給他一根蔥:“剝好洗洗。”那一天,站在廚房里,他給女人講著車隊里的種種趣聞,講著自己遇到的各種乘客,甚至還提到自己小時候的一些事情。女人一邊應著,一邊不停的炒菜。        


       

       


       

晚餐桌上,女人難得往他的碗里夾了許多他愛吃的菜:“你跑車辛苦,多吃點兒。”一晚上,他們邊吃邊聊,他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晚飯後,他剛要伸手去收拾碗筷,女人擋住了:“我來吧,你累了一天,好好歇歇。”女人端著碗筷去了廚房,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與之相伴的,是久違了的女人的歌聲。        


       

       


       

也就是從那天起,他每天下班回家總是先陪女人聊天,給她打下手,聽她說些單位里的大事小事。堅持一段時間後,他便發現,往往沒聊上十分鍾,女人便將他往廚房外趕:“跑了一天早就累壞了,快去歇歇吧。”更讓他驚喜的是,她對他越來越體貼了。        


       

       


       

愛她,那就用心地陪陪她,不要多,十分鍾就夠了。女人要的並不多,一個愛她,心里有她的老公,回來能和她說說關於他在外面的一切,僅此而已!不過分吧。男人們,你們有幾個真正關心過你的女人啊?不要等她的心涼了,才說愛她。把心掏給了你,你卻假裝沒看見,因為你不喜歡,有的人把你的心給掏了,你卻假裝不疼,因為你愛!        


       

為了你,她拒絕了所有的人,回過頭來卻被你冷落!        

如果有一天你能到我心里去,你一定會哭,        

因為那里面裝的全是你;        

如果有一天我能到你心里去,我也會哭,        

因為那里面全是你對我的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