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來鄭州四天了,就吃兩頓飯,好不容易賣了幾千塊錢呀!”昨日淩晨,鄭州市城東路與鳳凰路路口,夜宿街頭的通許縣農民李長安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的包不見了,包里有他賣菜四天掙來的將近3000塊錢和一部“不值錢”的手機。

  得知老李的遭遇後,不斷有好心人解囊相助,鄭州一位民警給他送來了回家的路費。昨日下午,一個開奔馳車的小夥子還專門給老李送來了5000元現金和兩個熱燒餅,希望老李能早點回家。

  四天隻吃兩頓飯賣菜掙了三千塊        

  昨日淩晨4時許,鄭州市城東路與鳳凰路交叉口的東南角,51歲的李長安跪在馬路上,痛哭不止。在他身旁,停著一輛破舊的農用拖拉機,車鬥內有一床破舊的被子,幾袋洋蔥和大蒜。

  李長安是開封通許縣人,幾年前出過車禍,左肩受傷,干不了重活,老伴兒又常年患病,離不開藥。為維持生計,李長安在老家包了4畝菜地,一半種西瓜,一半種蔬菜,一家人的生活來源全部仰賴於此。

  “老伴兒不讓我跑恁遠,我覺得在鄭州賣得快,堅持要來”,李長安邊哭邊說,6月19日早上,他不顧老伴兒勸阻,把3000斤洋蔥和大蒜裝上農用拖拉機,又帶了十多個燒餅,一路不停地開了6個多小時來到鄭州。為了省錢,李長安晚上就睡在車里,餓了就啃燒餅充饑。“來了四天,總共就吃了兩頓飯,哪兒也不敢去”。

  四天下來,李長安的洋蔥和大蒜總共賣了將近3000塊錢,眼瞅著車上的菜隻剩下一點,馬上就能回家了,李長安緊張的心情稍一放寬,沒想到就出了事兒。

  剛眯了一個鍾頭三千塊不見了        

  “頭兩天晚上我都不敢睡,硬是熬了一夜。”李長安說,前天晚上,因為怕丟錢,又不舍得住賓館,他連著兩個晚上都沒咋休息。昨日淩晨,他實在困得不行了,就躺在車鬥里,準備眯一會兒。睡覺之前,他把錢和自己的一部破手機都裝到一個包里,墊到身下,讓它“硌”著自己,這樣心里多少有點兒底。

  極度困倦的李長安硌著包,一覺就睡到了昨日淩晨4時許。睡夢中李長安翻了一下身,驚醒了。“我突然感覺底下不硌了,一摸,東西沒了。”

  3000塊錢,幾乎是今年兩畝菜地一大半的收入。發現包被偷了,李長安立刻情緒失控,跪在地上,邊哭邊自責,哭聲驚醒了周圍的一些商戶,大家都趕來勸解,有好心人替李長安報了警,東明路派出所的民警也趕來調查。

  昨日早晨,有些好心人得知李長安已身無分文後,給老李買來早餐,讓他先墊肚子。隨後,李長安將車上僅剩的一點洋蔥賤賣了,收了20塊錢,準備留著吃午飯,可吃完午飯後,又該怎麼辦?回家嗎?李長安不知道。

  記者注意到,事發路口有監控攝像頭,東明路派出所的民警也已經調取了附近的監控,正在調查。 不斷有人解囊相助有小夥開奔馳送來五千塊

  昨日上午,不少路過的市民知道李長安的遭遇後,紛紛解囊相助。有位姑娘給了老李50元錢,讓他先去吃飯。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分局的一位民警得知他的遭遇後,也送來了130塊錢,讓他回家用。

  昨日下午5時30分許,記者接到附近群眾打來電話,稱剛剛有人給老李送來了5000塊錢。記者隨即與李長安聯系,證實了此事。

  李長安說,大概5點左右,有一個小夥子路過,問他是不是丟錢了,他說是。過了大約半個小時,還是那個小夥子,開了一輛白色的奔馳轎車,到他跟前停下,手中提著一個白色的紙袋,走到跟前將紙袋遞給他,口中說“趕緊回家吧”,說完就上車離開了。

  李長安打開紙袋,里面有5000塊錢和兩個熱燒餅。“前後不到二十秒,他下來把錢一給我就走了,連一句話都沒有多說。”李長安隻在小夥子開車離開後,記下了他的車牌號,是豫AD66B7。

  這位好心又低調的帥小夥是誰呢?如果您認識這位豫AD66B7的車主,請您撥打大河報熱線96211告訴我們。

  丟錢時,李長安哭得稀里嘩啦,現在有人給他送錢來,電話中的李長安又哭了。他說,人家給他送了5000塊錢,他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