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條英機是二戰時期被遠東軍事法庭判定的甲級戰犯,是抗日戰爭中屠戮中國的頭號殺手!最後被判以“絞首刑”。在上絞刑架後,他淚流滿面。可他並不是在懺悔,而是遺憾自己自殺未遂!                                

                               

原來,東條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想到將被作為戰爭罪犯押上法庭,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命嗚呼。他選擇了自殺。在那段日子里,他天天槍不離身,並讓保健醫生在他的心髒部位畫了個圓圈,以保證子彈能擊中心髒。1945年9月11日下午4時,東條英機將子彈射向了自己的胸部。使他遺憾的是,這一槍擦心髒而過。                                

                                   東條英機的重大罪狀之一,就是在東南亞推行一條殘害戰俘的野蠻政策。1942年在巴丹,對被俘人員搞了一次死亡行軍,結果使大批戰俘死亡。更為惡劣的是,在泰國和緬甸,僅強製修築泰緬鐵路。1942年11月至1943年10月間,這一暴行中,戰俘“像蒼蠅一般大批死去”,415公里的鐵路,死亡戰俘1.2萬人,被稱作“死亡的鐵路”。這樁暴行,是在東條英機直接授意下發生的。                                

                                   東條英機在遠東軍事法庭受審                                

                                   東條英機最終未能逃脫正義的審判。在施以絞刑後,東條的屍體被火化,骨灰由美軍軍艦拋進波濤洶湧的太平洋。                                

                                   步著東條的後塵,有“滿洲勞倫斯”之稱的土肥原賢二被送上了絞刑架。此刻,這個個子矮小、留著一撮仁丹胡子的日本間諜頭子面如土色。他曾多次揚言,稱他自己如何如何不怕死,可真當死神向他招手之時,他的雙腿還是在發抖……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臨,正義的絞索勒住了土肥原的脖子。也許是身不由己的掙紮,土肥原喉嚨里發出一陣難聽的呻吟,雙腿使勁蹬了幾下,然後,就無可奈何地直了雙腿。                                

                               

將板垣征四郎押進來?”隨著監刑官的命令,被盟軍司令部列為首批甲級戰犯的板垣被兩名憲兵推到了絞刑架前。                                

                                   日本投降後,板垣征四郎一直在擔心自己的命運。為了躲避死神,他決定脫逃。他在這些年里,已經搜刮了價值百萬美元以上的黃金和稀世珍寶,足夠他揮霍到死。                                

                                   他決定向英軍指揮官史密斯行賄,把一件價值30萬美元的黃金“椰子”飾品奉送。沒想到史密斯表面上答應考慮考慮,實際上連夜給中國政府發報,詢問為何至今沒有逮捕板垣。                                

                                   蔣介石接到史密斯電報,感到這是一個失誤,怎麼把這個欠下中國人民累累血債的家夥給忘掉了,立即命令有關方面整理了一份板垣對中國犯下戰爭罪行的材料,指派專人飛赴東京,向盟軍總部提出逮捕板垣的要求。                                

                                   1948年12月23日淩晨零點2分,板垣被吊上絞架,零點32分30秒宣布死亡。                                

                                   下一個被押上絞刑架的是南京大屠殺的主犯鬆井石根。面無人色的他被兩名憲兵扶在行刑前坐的靠椅上。絞索套上了他的脖子,他的喘氣立時粗起來。兩分十一秒後,鬆井石根終於斷氣。                                

                                   額頭上冒著虛汗被押上刑場的日本前內閣首相、外相廣田弘毅顯得十分蒼老。對國際軍事法庭的死刑判決,他無話可說。                                

                               

                                   廣田是發動“七·七”事變、全面進行侵華戰爭的主謀者之一。他配合日本的軍事進攻,為占領全中國,進行了積極的外交活動。廣田提出的所謂和平談判,實質上是滅亡中國的另一種手段。                                

                                   廣田的雙腿在顫抖著。踏板開啟了,顫抖的廣田落入無盡的黑暗之中,他的腿像放了血的雞似的,死命蹬了幾下,就咽了氣。                                

                               

這是一張大部分中國人都見過的照片,日本軍官向井和野田,在日軍攻占南京前後,舉行殺人比賽,號稱“百人斬”,其罪行刊登在《東京日日新聞》上。本組圖來源:山東畫報出版社《老照片》                                

                               

圖為1946年12月31日,南京雨花台刑場,日軍戰犯鶴丸光吉被槍決的瞬間。鶴丸光吉為較早遭到槍決的日軍戰犯,罪名為虐殺無辜的平民百姓。                                

                               

上海軍事法庭1946年4月開庭審判,共審判日本戰犯116人,其中判處死刑14人。圖為1947年6月17日,在上海軍事法庭被判死刑的侵華日軍江陰憲兵隊軍曹下田次郎和常熟憲兵隊隊長米村春喜,在遊街示眾後被押赴刑場。                                

                               

1947年4月26日上午,穀壽夫最後一次受審。檢察官交給他3封家書,給予紙筆,讓其複信。穀壽夫回完信後,寫下了給妻子的最後遺言:“身葬異域,魂返清鄉。”圖為1947年4月26日,穀壽夫在臨刑前寫家書。                                

                               

1947年12月18日。日軍戰犯向井敏明、野田岩和田中軍吉(由左至右),在南京戰犯法庭接受公審,距南京大屠殺剛好十年。                                

                               

1948年1月28日。向井、野田、田中三人被判處死刑。右圖為戰犯在收拾遺物準備押至刑場。

                               

1948年1月28日。下車後,三戰犯被準許抽最後一隻煙。三人狂吸不止並不斷的交談,以鎮定恐慌的心里。

                               

向井、野田、田中吸完煙後,被憲兵推往法場。他們步履蹣跚、彎腰俯首完全不見當年殺人時之所謂“英勇”。

                               

行刑之前一霎那,三名殺人魔頭舉起手臂高呼軍國主義口號。隨後行刑槍手向他們後腦開槍,三人隨即倒地斃命。                                

                               

                                   多行不義必自斃!十年來遭其殺害的中國人的冤魂終得安息。                                

                               

1947年3月27日。日軍戰犯--華南最高指揮官田中久一中將被判處死刑。                                

                               

                                   1947年3月27日,田中久一被槍決時的情景。                                

                               

1947年6月11日。日軍戰犯號稱“嘉山之虎”的鬆本潔被判處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