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聽說日本光本村有個叫馬句的人是家駒的再生,他唱了那首在日本並不流行的《海闊天空》日文版。我聽到了,那正是他……」昨天,看到一篇《黃家駒被歹人陷害沒死:失憶後整容隱居日本?》的文章,不管是不是「真的」,這個故事卻也值得一讀。

12年前,一個歌壇英才由於受到香港演藝圈黑道的迫害,被迫……

12年後的今天,某位當年參與迫害行動的黑道中人曝出內幕——家駒當年並沒有死,隻是身受重傷後被轉移到日本鄉下。5年前,在日本北海道一個華人開的歌廳裡就出現了一個跛腳的歌手,自稱馬句,專唱日文歌,聲線與家駒極相似。誰也沒有料到,這個人有可能就是黃家駒……

家駒被黑道陷害
 
據說黃家駒和BEYOND赴日發展的原因之一是家駒對當時香港樂壇的現狀十分不滿,著名的《俾面派對》就是表現家駒對香港樂壇的感受——不明白為什麼玩音樂的要常去參加一些「俾面派對」(宣傳和遊戲節目),被人當小醜玩?所以寄望成熟的日本市場能充分表現自己激昂的音樂。

正是由於家駒的直言,得罪了圈中的諸多人物,於是有人搬出黑道來對付家駒!其實這種事情在香港也是司空見慣的啦!

黑道出手這是家駒始料不及的。為了達到既可置家駒於死地,又不露任何痕跡,黑道收買日本電視台的人員,故意在安全設置方面布下陷阱。其實日本方面已發生過不少類似「意外」,而且好幾宗都同樣發生在富士電視台,1985年苦柿隊成員藥丸裕英於五尺高台上跌下,右手腕骨折斷,1988年本本雅弘拍《希望擁抱你》劇集受傷,右手手腕縫了十四針,而1991年藝人Hiromi亦曾被煙花燒傷。據事後調查,這幾個人都是因為情性太過耿直,得罪了圈中人,終致出現「意外」。

家駒發生意外後,日本警方曾懷疑電視台方面有與黑道勾結共導此劇的嫌疑,於是要求有關人士到警署錄口供協助調查。據瞭解,調查中的確發現了諸多疑點,但後來黑道又通過進一步的活動,調查中途無故停止,胡亂下了一個結論。當時最大的疑點就是,據現場勘察,被家駒衝破的那塊擋板,竟然是一塊用於電影拍攝的道具木板,其硬度與泡沫塑料無異……
忠勇歌迷出手相救
 
事實上,家駒尚活人間,這一點連其他BEYOND三子都不知情,一切都在極度的秘密之中進行。也多虧了黑道之中同樣也有BEYOND的忠誠歌迷,於是由他們上演了一出「調包計」,但因此也犧牲了一位BEYOND迷,如果沒有他的捨身取義,也就沒有家駒的脫身。對家駒實施迫害的黑道之中,有兩人正是BEYOND的鐵桿迷。為救出家駒,其中一人自願做家駒的「替屍」,這真是世間少有的俠義豪情……

18年前,一個越南的貧民偷渡來到香港,由於得不到當地政府的認可成了無名戶。該人在越南名叫阮忠元,隻比家駒小一歲。來到香港,為了生存,忠厚善良又老實的阮忠元竟然迫不得已加入黑道。雖然身在江湖黑道,阮忠元依然在反覆多次聽了家駒的歌之後成為忠誠的歌迷,在諸多的家駒名曲中,阮尤其中意那一首《誰伴我闖蕩》……

1993年初,阮忠元所在的組織接了一單「生意」——就是要……(難過,不忍下筆)聽說自己的組織要對自己的偶像下手,阮該是一種多麼難過的心情,為了拯救自己的偶像,於是阮忠元進行了一系列的計畫與努力,首先,給家駒的BP機留言台留言,提醒家駒的日本之行。關於這一環節,在家駒事發後,家強也證實當時收到了一則莫名的留言,內容是:「表哥,日本的天氣很糟糕,暫不要過來!……」當然,這是阮出於保護自己的需要,不敢過於明白指出而發出的留言,可惜的是,沒有引起家駒的注意,以為是誰發錯了號碼。

家駒入院,昏迷六天,其實就在第六天的時候家駒已有明顯好轉,這一點家強都可以證明。但有誰知道,好轉對於家駒而言,也就意味著將很快要再次遭受補充的襲擊。處於關鍵時刻,阮忠元作出了他一生之中最後的也是最偉大的一個決定,並立即實行,通過他的打點和他另一位鐵哥們的努力,家駒很快被轉移。接著,按照忠元的遺命,那位鐵哥們將忠元用鐵鎚打死,以作為家駒的替身。同時,家駒被秘密轉往日本鄉下,這一點當時沒有第三人知道,瞭解真相的僅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獻身的阮忠元,甚至參與秘密運送的人,都不明白真相。

是誰幹的,說實在的我不敢說出來!說出來也解決不了問題!有空我會再接著披露一些可以披露的情況!

為救家駒提前整容
                           家駒從有意到日本發展,及至真正成行中間有三個多月的時間,而阮忠元在這期間,為了能夠在必要的時候為自己的偶像捐軀,進行了相關的準備,其中,最重要的準備就是易容。本來阮、黃兩人年齡相仿,身材相當,隻是在臉型上有點差別。籍貫為廣東台山的家駒與來自越南的阮忠元都具有南方人的特徵,所以在易容的時候並不困難。據說,在家駒入院期間,家強就曾見到過電台的工作人員之中有一人與家駒長相極為相似,其實那就是阮忠元。
另一方面,家駒入院之後,為便於治療將頭髮全部剃光,這樣一來,長相其實給人的視覺又有了很大的改變。還有,家駒入院後,整個的頭部都處於腫痛狀態,臉型也因此有所改變。有了這幾個變化,從而讓阮的替代行動得以順利進行。於是人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阮忠元當作家駒。而家駒在被秘密送往日本鄉下之後,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才逐漸恢復,但由於頭部受傷,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失憶。幾年前,坊間就有人傳說家駒在日本成了植物人,其實不是這麼回事,失憶倒是真的。

就在家駒逐漸恢復記憶的時候,當時配合阮忠元救下家駒的那位仁兄再一次偷偷來到日本,秘密與家駒見面,將整個事件的真相向家駒說明,一併向家駒出示了阮忠元的最後遺言,雪白的一張白布打開,隻見中間有咬指血書幾個字:「答應我,為了安全不要再出來!阮絕筆血書……」

家駒隱居在日本
 
沒有人會同意家駒做縮頭烏龜,家駒本身也不是這樣的人,但這是一個捨命相救的人的要求,何況家駒的再次不慎出現,有可能殃及自己的恩人在越南的家屬……懷著對恩人遺言的尊重,家駒一隱居就是7年。其間雖也三次到過越南,兩次回到香港,但每一次都不以真面目示人,更不與熟識的人見面,隻在暗地裡關注著自己的朋友和親人們。

1996年3月香港紅石勘體育館BEYOND96』演唱會,家駒就曾回來觀看過。當時演唱會臨近結束時,家強曾說到:說真的?熏我真的不習慣3個人站在台上面的……PAUL跟著說:家強,想想,4個人呀,我們,他也在!!!你感覺不到他在這裡嗎?隱身觀眾中的家駒聞聽此言,差一點就衝上台去與家強他們相認……

我調查了許久現在總算有了點眉目,我一度聽說日本光本村有個叫馬句的人是家駒的再生,他唱了那首在日本並不流行的《海闊天空》日文版。我聽到了,那正是他。當我呼喊出「BEYOND,家駒」時,他的眼神裡有了一絲哀傷。他很快就不唱了,我追到後台大叫KOMA我知道是你,他很快離去,當時後台的人拉住我,此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