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跳水救人也許是偶然,但11次偶然連接起來,就凝聚成人生的“必然”。他20多年11次跳水救人,給予了7人第二次生命,他就是乾縣王村供電所的一位普通電工亓(qí)元博。

       

  在近日公布的5~6月陝西好人榜上,51歲的他榜上有名。

  “離我就這麼近,可沒能救了他們”

  農曆四月初十,是乾縣王村鎮王呂村的廟會。1989年的這天中午,廟會上忽然傳來一聲呐喊,“有3個學生掉到水里了。”剛結婚4個月,正在逛廟會的亓元博聽到後,大步跑到水庫邊,順著岸邊堆放衣服的地方“撲通”跳入水里。

 已看不見溺水學生的水面恢複平靜,亓元博在水里亂摸。在冰冷刺骨的水里,亓元博的腿腳變得不聽使喚,“就一心想著把他們救上來。”亓元博和隨後趕來的村民,一同將3個學生救出水面。因溺水時間太長,未能挽回那3個孩子的生命。

  “救上來以後,3個孩子一個緊緊抓著另一個。”時隔26年,將孩子救上來後的狀態,亓元博記憶猶新,溺亡的孩子均上初中,身高最低都有一米六七,“可惜了,這麼大的孩子一時就沒了。”

  直到現在亓元博仍然感到內疚,“離我就這麼近,可沒能救了他們。”

  這是年僅24歲的亓元博第一次救人。

  “跳水救人,這是人的一種本能”

  在王呂村北邊有一座水庫,距離亓元博家近1公里,從小在水庫邊遊泳的他,練了一身好水性。跳水救人,用亓元博的話說,“這是人的一種本能。”

  亓元博說,2012年5月的一天,他下班回家走到村口時,一名十四五歲的男孩向他求救,稱一名男孩掉入水里。他迅速跑到水庫下水救人。因溺水時間較長,溺水男孩救上時已停止呼吸。經詢問才知,叫他的救人這名男孩玩水時不慎溺水,另一名男孩經過時跳入水中將落水者頂上了岸,自己卻沉了下去。“那個娃才十來歲,這麼小都知道救人……”

  至今,讓亓元博不能忘懷的是2011年臘月,一名16歲的少年小馬和弟弟到村旁水庫冰面玩耍時,不料冰面破裂,哥哥掉進冰窟窿,而弟弟在拉哥哥時也掉進水里。這一幕被周圍的孩子看到後,用樹枝將弟弟拉上來後,哥哥已不見蹤影。直到第二年正月十三四,亓元博和熟悉水性的村民才將孩子打撈上來。

  看到水庫有嬉水孩子他都會勸離

  近日公布的5~6月陝西好人榜是這樣描述亓元博:他是乾縣供電分公司王村供電所電工,從1989年起,他在家門口的水庫中先後救人11次,救出了7條生命。

  自從那以後,他就覺得救人是件義不容辭的事,由於家在水庫旁,在干農活時或者經過水庫時候,隻要看見有人在水庫邊沉思、發呆,久久不離開,他就偷偷注意他們,防止他們輕生。當隻要有人掉入水庫中,不管數九寒天或者酷暑盛夏,他都會毫不猶豫下水救人,有人問他,這麼多年,你救人圖什麼?他說“啥也不圖,圖的是心安”。

  “罵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亓元博笑著說,一些在嬉水的孩子,勸離後一邊走一邊罵他,但他認為隻要安全離開就行了。

  “有的人說我愛出風頭。”多次跳水救人過程中,周圍的一些聲音讓他哭笑不得,亓元博稱,他想到萬一出事,家人痛心疾首的樣子,自己受點委屈不算什麼。“我就是圖個安心,會用一生來救人。”

  華商報記者 薛望

  >>旁人眼中的他

  妻子:溺水者死亡 丈夫會內疚自責

  “人常說水火無情,還是很擔心。”亓元博的妻子王秋莉稱,一開始她還阻擋丈夫,但他堅持下水救人。如果救上來的溺水者死亡,丈夫晚上會內疚自責地睡不著覺。她時常安慰丈夫,“咱盡力了。”

    “不叫兒子下水,心里過意不去,讓他下水又擔心安全。”有一次,母親暢秀芹擔心亓元博救人出現意外,跑到救人的水庫查看,但她看了一半就回家了,“不看還能好點,看了更擔心”。

村民:他就是活雷鋒

  亓元博11次跳水救人,王呂村村民一點也不意外。“小夥本身就是熱心人。”村民亓宏傑稱,每次發生溺水事件,好多村民都去了,到現場後亓元博總是第一個跳下去。“這和他的性格分不開,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他還會去做。”在亓宏傑看來,亓元博就是活雷鋒。

  同事:帶動了身邊人做好事

  “救一次人容易,救11次就不容易了。”在乾縣供電分公司王村供電所,同事王明會稱,1989年亓元博第一次救人時,他正在所里值班,有村民來交電費時,“說我們電工跳水正在救人。”他忙完後騎車趕到現場,家屬正要向亓元博感謝,但都被婉拒。

  閑聊中,王明會得知亓元博多次救人,他特意寫了一份材料遞給乾縣供電分公司,“這樣的人寥寥無幾,我很佩服。”王明會稱,亓元博也帶動了身邊更多的人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