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劇照 (豆瓣/圖)        



           

今年以來,筆者身邊已經有第三個女孩被分手了。本是談婚論嫁的時候,可男友卻選擇了條件比自己好很多的人。在愛情里,窮女孩被甩,似乎並不僅僅是個案,而是某種普遍性的現象。
           

           
不妨從趙薇執導的電影《致青春》說起。男主角陳孝正本來是個乖乖的窮學生,一心想努力學習,出人頭地,壓根沒打算在大學談戀愛。可硬是被鄭微軟磨硬泡追到了。兩人正你儂我儂熱戀時,陳孝正卻拋棄了鄭微,他準備出國留學去了。
           

           
嚴格意義上講,鄭微家境尚屬小康,算不上窮女孩。但貧窮也可以是相對的。電影中,與鄭微一起“競爭”陳孝正的,還有另一個人:校長的女兒曾毓。鄭微的“窮”,是相對曾毓而言的,一方面是家境不如曾毓富裕,更重要的是,曾毓因校長的女兒這一身份,掌握並分配著諸多稀缺資源——比如出國留學名額,而陳孝正出國留學正與她有關。
           

           
面對鄭微痛苦的質問和心碎的挽留時,陳孝正堅持與鄭微分手,他說:“我的人生是一棟隻能建造一次的大樓,所以我錯不起,哪怕一厘米誤差也不行……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你首先要愛自己。”
           

           
直白點說,鄭微被甩,是因為“窮”,是因為在陳孝正看來,她對自己一心想打造的大樓不僅沒有什麼幫助,還可能拖累自己。《致青春》這樣的敘述方法遭到了主流媒體的批評。一篇發表於《人民日報》上的評論指出,現在不少青春片“把成長的代價等同於放棄愛情、夢想等一切美好的事物”,是因為獨生子女一代是“溫室里的花朵”,一旦走向社會,面對壓力便承受不了,叫苦連天,這反映了一代人的成長局限。

           
可事實上,陳孝正是否是近十年來才有的人物?陳孝正的選擇,是否隻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藝術虛構?
           

           
並非如此。比如,在路遙最具文學成就的中篇小說《人生》里,高加林可謂是陳孝正的前傳。要知道,《人生》發表於1982年,而高加林也一直被視為反映時代的“典型人物”而被批評家們反複闡釋。
           

           
與陳孝正一樣,高加林也是一個野心勃勃的青年,心比天高,始終認為自己“有文化、有知識”,應該離開農村,到更廣闊的天地去。
           

           
高加林也與鄉下窮姑娘巧珍戀愛了。兩人一確認關系,高加林就後悔了:“一種懊悔的情緒突然湧上他的心頭。他後悔自己感情太衝動,似乎匆忙地犯了一個錯誤。他感到這樣一來,自己大概就要當農民了。”“他甚至覺得他匆忙地和一個沒文化的農村姑娘發生這樣的事,簡直是一種墮落和消沉的表現;等於承認自己要一輩子甘心當農民了。”
           

           
在小說里,與巧珍一同“競爭”高加林的,還有黃亞萍。與巧珍隻是個沒有文化的農村姑娘不同,黃亞萍的父親是縣武裝部長和縣委常委。高加林心想,與窮姑娘在一起,就意味著他一生要被綁在小縣城上,但與黃亞萍在一起,自己很可能就平步青雲了。
           

           
因此,即便高加林心中愛的是巧珍,他還是拋棄了她。高加林這樣說服自己:“為了遠大的前途,必須做出犧牲!有時對自己也要殘酷一些!”
           

           
“對自己也要殘酷一些”,與陳孝正的“人首先要愛自己”,簡直就是一體兩面,陳孝正活脫脫的翻版高加林。
           

           
從高加林到陳孝正,這是一個不絕如縷的人物譜系,是每個時代都有的“典型人物”。在蘇有朋執導的《左耳》里,張漾雖然愛著黎吧啦,可還是與富家女蔣皎藕斷絲連。為啥?張漾對黎吧啦說:“我的人生錯不起。”
           

           
總而言之,這是高加林們的思維方式和選擇:窮姑娘,是可以愛的,但卻不適合在一起。人們常將高加林們冠以“負心漢”之稱加以指責。話雖如此,但他們是否有什麼難言之隱?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他們窮怕了。因為窮,就意味著被欺負,高加林們都對此有過刻骨銘心的痛苦體驗。
           

           
就像高加林,本來在學校安安穩穩地當代課老師。可高明樓仗著自己是大隊書記,硬是將高加林拉下來,讓自己高中剛畢業的兒子頂上去,高加林隻得重新當農民。路遙這樣剖析:“我們當今的現實生活中有馬占勝和高明樓這樣的人。他們為了個人的利益,有時毫不顧忌地給這些徘徊在生活十字路口的人當頭一棒,使他們對生活更加悲觀。”
           

           
因此,窮姑娘常被拋棄,這不僅僅是愛情問題、道德問題,實際上還是個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當財富和權力具備非法攫取各種資源和利益的強大能力,當一無所有的窮人常常意味著被侮辱被損害,必然催生出無數的精致利己主義者,他們對財富和權力趨之若鶩,甚至無所不用其極,這是自私自利,何嚐不是一種無奈的自我保護?有錢有權的“高富帥”“白富美”自是非常搶手,窮女孩和窮男孩往往就是被拋棄的下場。
           

           
強者通吃一切,在這樣的機製下,愛情便成為一種利益抉擇。在我們這個時代,還會有源源不斷的高加林和陳孝正,還會也有無數心碎的鄭微和巧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