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 半山芭!(Pudu) 
       


       

1992年7月14日,一個10歲大的小孩從敢敢野到晚上接近9點才回家。        


       

那時豎立在半山芭的洋樓,多是屬於戰前建築物,每座高約3層,沒有電梯,隻有一條小小的梯級開在大樓旁,向上伸延,將居民送到他們居住的每一層樓去。        


       

由於建在樓旁,而不見天日,即使在光天化日,這一條連繫著各層居民的樓梯,也顯得陰森昏暗。       


       

然而,到了夜晚,每層一箋六十火的燈泡,明明滅滅,照得整層大樓也鬼 影幢幢,陰氣森森起來,彷彿隨時隨地,都會有鬼影撲出來擇人而噬。        


       

這些樓梯,為了節省空間,故而是以“之”字形的方式來建造的。       


       

也就是說,從底層上到一樓,是直通的,可是從一樓到二樓,由於空間不足的關係,是向後伸延的,所以上樓的人,從這裡到二樓,都必須轉過身子來,才可以繼續向上攀。        


       

也就因為如此,所以從一樓開始,空間更為鬱悶,視線更為黑暗。        


       

簡直就黑暗到像是為孤鬼惡鬼所設的溫床。        


       

所以,除了拍拖熱戀中的男女,因為迫不及待想要見面而不怕鬼不怕黑的,很少人會於夜晚時分在樓梯上上下下,無他;怕撞鬼是也!        


       

年幼好玩的小丘當然不會想到這些。他會回來,       

也是因為玩了一整天,體力消耗過渡,肚子餓到前咕咕叫,前心貼後心了。       


       

那一天,當他如常蹦蹦跳跳的攀上樓梯時,他心中想著的,隻是要如何編造一個謊言才可以讓他安全地逃脫外婆的藤條。       


       

 “我當時隻顧著想如果外婆不相信我編造的謊言,而舉起鞭子要打我時,我要怎麼樣才可以擋住她的鞭子……”       

他家是住在3樓的,當他一路想一路拾級而上時,一切都毫無異狀。        


       

可是,一上到二樓……        

“突然覺得背後很冷,有一股冷風,不停不停的吹來,冷到叫人入心入肺的那種……”       

本來空氣應該是很鬱悶的,可是此時此刻居然會有寒風綣來,小丘便自然而然地回頭去看。       

 不論他如何睜大眼睛,唯窮極雙目,卻隻能看見在身後,有一抹極淡極淡的灰色影子,隨著他的轉頭,一閃而消失在樓梯角的黑暗之處。        


       

“咄!死貓,嚇我一跳!”       

由於所住的地帶,十分接近小販中心,覓食的流浪貓狗是到處可見,於是,他理所當然地將灰影跟貓狗聯想在一起。       


       

想通了,原本那股冷風所帶來的陰寒感便彷彿消失了,小丘聳聳肩,繼續向上攀爬。        

可是,相隔不到一秒       

…… 呼……        

背後又傳來了一陣陣的冷風,       


       

這時,直直對準小丘的頸部和耳朵吹來,直叫他冷得渾身毛骨悚然,       

感覺中,就像是有甚麼人在對著他的頭頸吹來的。       


       

 “嘩!這風好厲害,竟然可以從樓下吹到上來?”       

小丘當年畢竟年級小,思想也不及成人般的迂迴曲折,他的直覺是,此風竟會轉彎,當真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        


       

“我還記得,其實那股風是跟著我的。       

從2樓到3樓,它都一直貼在我的身後。       

隻是當時年級小,沒有去想那麼多,所以也不害怕。       

如果年紀再大一點,可能就會怕得屎滾尿流了。”       

 當下的他,也沒有細想,繼續攀到3樓去。        


       

結果那天晚上,由於回得真的太遲了,外婆動了真怒,竟然鎖上了門,不論他在門外如何哭叫求饒,木門和鐵柵,還是拴得緊緊的,一點開門的意思也沒有。        


       

“你有毛有翼了,可以飛啦,不必去讀書,更加不必回家啦!       

你這麼本事,就自己去找吃的,不必再回來了,外婆沒有本事養你!”       


       

外婆的聲音,比平常高了八度,明顯的透著怒氣。        

“鳴鳴鳴……外婆開門啦…我下次不敢了啦!!”        

“鳴鳴鳴……開門啦……”       


       

邊說,還邊伸出小手,碰碰碰的敲打著木門。       

 小丘本來就又餓又累了,本以為三言兩語就可以騙得外婆不必藤條伺候,真的沒有想到不但吃了閉門羹,而且看樣子外婆還打算餓他一個晚上,       


       

這一下,他可是驚得手軟腳軟了,不由得放聲哭了起來。        

鳴鳴鳴鳴……       

鳴鳴鳴鳴……        


       

外婆講到做到,小丘一直在屋外叫門叫到晚上1點多,她真的不開門就不開門。       

 終於,小丘叫得累了,又饑又渴的他倦極,軟倒在屋外鐵柵一角。        


       

“現在回想起來,我其實是在半夢半醒之中,還沒有完全睡著的。”        


       

在他昏昏欲睡之時,他彷彿看見,自己的跟前,多了好多好多對腳,這些腳,清一色套著布鞋,分別隻是在於,套上黑色布鞋的,腳丫子好大,而鞋面繡著花的腳子,卻又小又腫,算算長度,最多也不過隻有3、4吋而己。        


       

當時的小丘,並不知道這就是中國最著名的“纏足”;少數從中國大陸飄洋過海到南洋來找丈夫的大家閏秀,都有一雙這樣的小腳。        


       

這些腳子,密密麻麻的,圍在小丘的跟前。       


       

 小丘循著鞋子……腿子……慢慢的……慢慢的……看上去……       


       

 一張張了無人氣的臉,木然地瞪著小丘。        


       

小丘發覺這些老公公老婆婆的身上,不住地透著寒氣,叫他冷得不住打寒顫。        


       

“嗯…咦……你們……”       

還來不及出聲,老公公老婆婆們已經緩緩的,緩緩的俯下身來,用暗暗發出幽光的眼睛,向小丘的頭臉逼進。        


       

這些老人家,統統穿著古怪的衣裳,衣大褲寬,衣襟上釘著一個個的布鈕,十分明顯是現代人早就摒棄了的唐衫。       

小丘這時突然覺得害怕起來,怕得不敢再出聲。他呼地一聲將頭俯下來,不敢與這群奇怪的老人家對看,心中怦怦碰碰的狂跳起來。       


       

 他心中越害怕,就越是想看這批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他低著頭,偷偷地望兩邊望,發覺有更多更多的灰影,正從1樓走上來……密密麻麻的灰影,讓他心中浮起無限的懼意……        


       

這時的他睡意早就煙消雲散了,取代之的,除了忐忑不安還有濃濃的懼意。       


       

這些有的清晰有些朦朧的灰影,到底是誰呢?        


       

雖然沒有抬起頭來,可是他知道,頭頂上有無數對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又饑又渴又怕,扁著嘴巴,用髒髒的小手不住搓揉著眼皮,他真的想要哭出來了。       


       

 一顆白色的、杯狀的糕點,突然被遞到他的眼前。       

小丘又驚又喜,抬頭一望,還是一張張臉青唇白,木無表情的臉,可是其中一名老婆婆的手上,卻放著一顆香噴噴的糕點。       


       

 小丘不由深深地嗅著那香氣,漸漸的,一份飽足感從肚皮上升起。全身也變得暖烘烘的,不再像先前那麼寒冷了。       


       

 突然,卡啦的一聲,本來緊緊閉著的木門被拉開了,陰暗的2樓走廊突地變得光明起來,外婆的尖銳聲量也隨即響起:“夭壽仔哦,你不是又跑到那裡去野了罷?快點回來呀!       

不要惹得我生氣,就真的不要你了!”       

 原來是外婆見好半響都沒有聽見小丘的哭聲,擔心他被拐走或是又跑到那裡去玩了,忙開門讓他回家。       


       

 “外婆,你看,有老婆婆請我吃糕哦!”       

眼前大放光明,小丘的心中也踏實了,他飛快地撲進門去,用手指著背後的老人家們,忙著向外婆報告。        

“那裡有甚麼人?”       


       

外婆朝外瞧了瞧,隨即皺著眉頭,不滿地瞪著小丘。       

“有啦,很多老公公和老婆婆呢!”       


       

小丘指著站在門外,木然地瞪著外婆的老人家們。       

“他們還請我吃糕咧!咦,糕呢?”       


       

 小丘一直不明白,為甚麼好端端的那糕自外婆出現之後就沒有了。        

“死仔包,你又說大話了,看我打你不!”       


       

可是外婆卻視這群人於無睹,邊罵,邊舉起手來朝小丘的背上打去,打得他嘩的一聲哭起來,百思不解,明明大家都站在門前嘛,外婆竟然眼大不見山開甚麼玩笑?!       


       

 後來,還有很多很多次,小丘在陪外婆上下樓梯時,都可以看到,這些熟悉的老人家,一個接一個地貼著樓梯口,有的排排站,有的排排坐,木然表情地瞪著每一個上下樓梯的人。       


       

 小丘看得很清楚,當有的人跌倒時,有的人趁著樓梯走廊的暗處談情說愛時,這些除了他以外別人看不見的老人家,都會趨向前去,彷彿很關心,又好像很好奇般,用他們死魚一樣沒有表情的眼睛,瞪著事主。       


       

 當然在後來,小丘年齡漸長之後,他就明白了當晚老人家們請他吃的,是人家用來拜祭孤魂的白色發糕。       


       

而那些旁人看不到的老人,就是多年以來,死在這些舊樓內的老人家。        


       

它們捨不得家人,陰魂不息,也就一直盤踞在舊樓之中。       


       

 當晚,它們見小丘饑寒交集,便集體出現,向他提供溫情。       


       

 所以說,人間最大的猛鬼區之一,就是舊樓。        


       

可是,住在舊樓的朋友不需害怕,因為它們沒有惡意。        


       

如果不信也沒有關係,歡迎你去找座舊樓,在樓梯間坐上一晚半夜,看看你能不能感受到,有甚麼靈體跟你一起渡過長夜漫漫……
       


       


       

後話       

       

每個人,都不能避免有夜歸的經驗。 獨自回家當然不是甚麼可怕的事,可是,如果你的家,是那種3層高,沒有電梯,樓梯級開在大樓旁邊,夜晚隻剩一箋六十火的燈泡照明的舊式大樓,那麼,你也許就要加倍小心了。       


       

 家,對很多人來說,是最安全的避風港。       


       

 所以,每逢七月鬼節,人人都深居簡出,一廂情願地以為,如果不出夜街,少在街上閒逛,那麼見鬼遇鬼和撞鬼的機率,就會大為減少,人身安全,也就得以保障。 殊不知,這樣的想法是自欺欺人。       


       

 《異界》早期在《正信分析》這個環節中有跟大家談到說,鬼魂,屬於六道之一,跟人一樣,是生存在另一個空間的眾生,它們無所不在,無孔不入。       


       

所以,不論在何時何地,都有可能會遇到和撞到鬼。        


       

可是,如果,我是說如果,真的讓你一個不小心見了鬼,也許,並不是一件太糟糕的事,因為前人所說的,運滯和人衰才會見鬼,並不一定是對的。        


       

有些人,就是因為見了鬼,才會轉衰為盛,鴻運當頭,財源廣進。       

(就像真人鬼事《廣東義山遇鬼記》的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