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說佛門空空,凡人難以一窺它的真面貌。
       

佛說紅塵深似海,蒼生難度。        

其實佛門無門,你我都在其中。        

       

我尋著千年的印記,將你刻畫成,心底那抹最豔麗的朱砂。        

感受著靈魂的悸動,婉約了一世的追尋。        

那一世。我,跋山涉水而來。你,與紅塵中靜靜的守候。        

       

佛前,你靜立一旁,我黯然神傷。        

佛微微一笑:緣已散,可還執迷。        

       

你凝視片刻,終是無語。        

佛一揮手,早已沒有了你的身影。        

這一世,我終沒能握住那的手。        

       

緣來緣散,你早已經是我心頭那抹最豔麗的朱砂,        

融入骨血,嵌入靈魂。        

菩提千年,我終是不悟,你始終是我紅塵中最美的緣。        

佛微微一笑,“何必執念”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我再次將你容顏深藏,期許來生,再續那份未盡的繾綣情深。        

那時,我會守候在蓮花盛開的地方,等你歸來。        

哪怕,你不在愛我,哪怕,隻能遠遠的看你一眼。        

我,亦不悔。        

       

隻是我對你的愛覆水難收,不可自製!        

這是我追尋了千年的腳步,這是我執著了千年的殘缺。        

       

相逢,與那座千年古廟中。        

你,青絲繞肩,款款而來。        

我,一眼千年,迷醉半生。        

是約定,是守護,抑或是不悔的深情。        

       

煙花易冷,勾勒不出我思念你的輪廓。        

與你,我或許終是過客,過客般的開始,過客般的結束。        

與我,你是我紅塵中最美麗的邂逅。        

你是我靜候千年,癡心不悔的緣。        

       

這一世,靜聽梵音聲聲。緣來緣散,將你刻骨銘心。        

菩提千年,你是我紅塵中最美的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