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大亮,桌上四個女人卻都沒有停的意思,麻將聲依舊在嘩啦嘩啦響。

門猛地被踹開,一個面色鐵青、手持菜刀的男人沖了進來。他抓住一個女人的頭發,呼呼兩刀,活生生將兩只胳膊砍了下來。女人倒在地上,身體痛苦地扭曲著,口裏發著駭人的呻吟。血,如同泉水般噴湧。

男人也不說話,把刀重重一扔,轉身恨恨地走了。

其他三個女人被嚇傻了,呆呆地坐在桌前,身體呈不同角度後仰,驚恐的表情凝固在臉上。過了半晌,才有一個女人回過神來,尖呼著沖出門去。

公安局的人很快來到了現場,並且根據報案人員提供的線索,很順利地找到了行兇的男人。男人似乎根本沒有逃跑的意思,他呆坐在屋裏,面色依舊鐵青。在男人面前的是一個鐵盆,盆中裝著一個三四月大小的嬰兒,光著身子泡在水中,卻是皮開肉綻,早已死去多時,看情形竟好象是被活活煮的。

男人叫楊小龍,大華木材廠的工人,剛剛上完夜班回來。被砍掉胳膊的女人是楊小龍的老婆,名叫馬春蘭,下崗工人。

楊小龍被帶走了,可他從始到終都保持沈默,不講一句話;馬春蘭在醫院搶救,到公安人員離開時還沒有醒過來。

公安人員找來了報案者,也就是後來沖出房間的那個女人,這個女人叫李成秀,無業人員。據李成秀講,昨天晚飯後沒事幹,想起前天打麻將輸了錢,欲找人趕本,可找了一大圈,還是三差一,這時她想到了前天同在一張桌上輸了錢的馬春蘭。

電話打過去後,馬春蘭很快過來了,於是四個人湊一塊,一直打到清晨。這不,還沒散場,便見楊小龍持著把大菜刀沖了進來,手起刀落,竟把馬春蘭兩只胳膊給砍了。

李成秀講完這番話,好象還心有余悸,小聲地嘀咕道:“就算不讓老婆打麻將,也不至於這樣啊。”

“馬春蘭經常打麻將嗎?以前他們夫婦有沒有為此事爭吵過?”公安人員問。

“很久以前不打的,後來她下崗了,在家呆著沒事,就常出來打牌,再後來生孩子了,老公不讓她出來打,她也就打得少了,至於爭吵,想來是有的,但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李成秀仔細地回憶,但的確就知道這些。

三天後,馬春蘭脫離了生命危險;七天後,馬春蘭狀況比較穩定了。這時,公安人員與她進行了一次簡單對話。

“你知道你老公為什麽砍你嗎?”
“他不喜歡我打麻將。”
“事發前夜,你打麻將之前在什麽地方,在幹什麽事?”
“那天……那天,啊!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啊!”馬春蘭剛開始回憶,卻突然大聲叫喊起來:“快救我的兒子,快去救我的兒子。”
“什麽情況,請告訴我們。”

馬春蘭卻突然一下子暈了過去。
馬春蘭醒來後第一句話就是:“快救我的兒子,我兒子還在爐子上。”



公安人員非常奇怪:“你兒子為什麽會在爐子上呢?”

馬春蘭一邊把頭往床板上撞,一邊痛哭起來:“沒有用了,肯定沒有用了,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啊!”

公安人員看她情緒太過激動,便停止了問話。

下午,公安人員再次問話時,終於搞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那天吃過晚飯,馬春蘭把兒子放在盆中洗澡,正洗著,突然電話響起,一個以前的同事找她問點事。她急急地說完,掛了電話又過來給兒子洗,感覺水好象有點涼了,於是順手將盆子連同兒子一起放在爐子上,本想順手把兒子提起來,待水熱熱再洗。可盆子剛放上去,電話又響了,李成秀在電話那頭說是三差一,讓她趕快過去。馬春蘭白天裏正在想著找機會趕本,這下聽說那邊三差一,救場如救火啊,丟下電話就跑了,卻不想兒子還在爐上。後來想是爐中的蜂窩煤燃盡自己熄了,可盆中的兒子卻已被燉得不堪入目。

得知兒子早已死去的消息,馬春蘭當晚,從醫院的六樓縱身跳下,當場摔死了。楊小龍因故意傷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一場麻將,毀了一個家,搭進兩條人命,不知道能否為那些還仍然在麻將桌上拼搏的人們,帶來些許警示呢?






麻将怡情玩一下好了,不要沉迷赌博,最终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