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非常渴,喝同一口水時,一個用黃金杯,一個用陶土杯。
前者覺得自己富貴,後者認為自己貧賤;前者得到虛榮的滿足,
後者陷入無謂的煩惱。
他們都忘了,自己需要的是「水」,而不是「盛水的杯」。
生活亦如此,快樂源於知足,煩惱生自欲望。
活得是否快樂幸福,取決於心態,而不是虛榮和不必要的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