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

一隻駱駝,辛辛苦苦穿過了沙漠,一隻蒼蠅趴在駱駝背上,一點力氣也不用,也過來了 。蒼蠅譏笑說: “ 駱駝,謝謝你辛苦把我駝過來 。再見!” 駱駝看了一眼蒼蠅說:“ 你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沒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沒有什麼重量,你別把自己看太重,你以為你是誰? ”                                    

英國文學家蕭伯納一日閒著無事,同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子玩耍談天,黃昏來臨時,蕭伯納對小女孩說,回去告訴你媽媽,說是蕭伯納先生和你玩了一下午,沒想到小女孩子馬上就回敬了一句:你也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瑪麗和你玩了一下午 。後來,蕭伯納對他人講,人,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 。

著名表演藝術家英若誠曾講過一個故事 。他生長在一個大家庭中,每次吃飯都是幾十個人坐在大餐廳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發奇想,決定跟大家開個玩笑,吃飯前,他把自己藏在飯廳內一個不被注意的櫃子中,想等到大家遍尋不著時再跳出來 。尷尬的是:大家絲毫沒有註意到他的缺席,酒足飯飽,大家離去,他才蔫蔫地走出來吃了些殘湯剩菜 。從那以後,他就告訴自己:永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則就會大失所望 。

蘇東坡年輕的時候,是個傲氣十足的人 。一日在田間小路上行走,忽然和一個村姑狹路相逢 。村姑挑著一擔泥,兩個互不相讓 。最後村姑提出她出一上聯,若蘇東坡能對上下聯,她就甘心讓路 。村姑的上聯是:一擔重泥擋子路 。蘇東坡一聽,這個上聯可生了得,一時竟想不出下聯 。兩邊在水田裡插秧的農夫大聲笑 。情急之下,蘇東坡竟然大聲回應:兩旁夫子笑顏回 。然後,蘇東坡脫下鞋襪,為村姑讓了路 。

事實上,一個人的輕與重,貴與賤,決不是自己能訂下標準的 。平靜謙和,不事張揚,才是最重的分量 。

俄國文學家列夫托爾斯泰曾被一個貴婦人當作搬運工搬箱子,托爾斯泰十分愉快的完成了這項工作,並且得到了一盧布的報酬,當貴婦人得知這個搬運工是托爾斯泰時,羞得滿臉通紅,想要索回那一盧布,托爾斯泰卻高興的說,不,這是我勞動所得,和稿費同樣重要 。

總統裡根,雖貴為總統,卻能夠把自己 “ 看輕 ” 。一個叫比利的男孩子,身患重病,不久於人世,聽說這個孩子最大的願望是做總統,於是裡根把他請到白宮,讓他坐在橢圓形辦公室裡,親自給這個孩子做助手,幫他處理公務,直到這一天結束 。

大學開學的日子,一個新生攔住了一個看門的大爺,讓他照顧一下箱子 。第二天才發現,這個看門的大爺,竟然是北京大學副校長,著名學者季羨林 。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竟然能夠如此看輕自己,也許,正是他成為當代學人榜樣的原因之一 。

馬俑坑至今已出土清理各種陶俑1000多尊,除跪射俑外,皆有不同程度的損壞,需要人工修復 。而這尊跪射俑是保存最完整的、惟一一尊未經人工修復的 。仔細觀察,就連衣紋、髮絲都還清晰可見 。跪射俑何以能保存得如此完整?這得益於它的低姿態 。兵馬俑坑都是地下道式土木結構建築,當棚頂塌陷、土木俱下時,高大的立姿俑首當其衝,低姿的跪射俑受損害就小一些 。跪射俑作蹲跪姿,右膝、右足、左足三個支點呈等腰三角形支撐著上體,重心在下,增強了穩定性,與兩足站立的立姿俑相比,不容易傾倒、破碎 。因此,在經歷了兩千年的歲月風霜後,它依然能完整地呈現在我們面前 。

被稱為美國人之父的富蘭克林,年輕時曾去拜訪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 。那時他年輕氣盛,挺胸抬頭邁著大步,一進門,他的頭就狠狠地撞在門框上,疼得他一邊不住地用手揉搓,一邊看著比他的身子矮去一大截的門 。出來迎接他的前輩看到他這副樣子,笑笑說: “ 很痛吧!可是,這將是你今天訪問我的最大收穫 。一個人要想平安無事地活在世上,就必須時刻記住:該低頭時就低頭 。這也是我要教你的事情 。”

這個故事真實而簡單,但是它告訴我們,一定要學會認識自己,千萬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很重要,但是離了誰地球都照樣地轉 。一個人可以自信,但不要自大;可以狂放,但決不能狂妄;可以健康長壽,但不可能萬壽無疆;能夠力挽狂瀾,但決不可能再造乾坤 。

不把自己看得太重,其實是一種修養,一種風度,一種高尚的境界,一種達觀的處世姿態,是心態上的一種成熟,是心誌上的一種淡泊 。用這種心態做人,可以使自己更健康,更大度;用這種心態做事,可以使生活更輕鬆,更踏實;用這種心態處世,可以使社會更和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