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為什麼不快樂

2015年06月17日15:21  時尚專欄  作者: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我有話說(98,565人參與)                                                                                                            

   風尚標 李筱懿 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上周,我在上海做新書《美女都是狠角色》分享會,互動環節一位讀者提問:為什麼我很難感到快樂?

  我覺得這是個比較私人的話題,於是請工作人員悄悄邀請她私下交流。

  散場一見面,我們倆都笑起來,她說我看上去有點呆萌,我說她也不像個不隨和的人啊,怎麼就這麼難開心呢。

  氣氛一輕鬆,話題就聊開了。

  我請她告訴我三件能讓她開心的事,她歪著頭眨著眼很努力地想了好一會,說:“老公調回上海工作,兒子成績進入前5名,自己能瘦10斤。”

  我樂起來:“你這哪是快樂的事,你這簡直都是年度願景,甚至三年規劃啊,讓你快樂成本太高。”

  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是呀,說出來我才覺得要求高。老公已經在外地工作一年,至少還要兩年才能調回上海;兒子現在成績是班里15名,距離前5名還有挺大的距離;我自己呢,體重常年120斤,要瘦下來也不容易。”

  我說:“能讓你快樂的這三件事,除了瘦10斤或許能由你自己獨立完成,老公的工作和兒子的成績都不是你個人能左右,它需要老公、兒子甚至老公的上司、兒子的老師等等很多其他人的配合,達成的難度非常大。”

  她點點頭很無奈地認同:所以,我不快樂。

                       

  這些年,我見過的不快樂的女人們,不開心的原因大多是兩類:

  一類是把“樂”點定得很高,而自己的世界又太小,在“小世界”里找到“大快樂”,當然是一件難度很大的事情;

  第二類是“快樂”的外因太多內因太少,個人的快樂卻需要很多人配合,憑借一己之力完不成的事兒,自然難辦。

  我常常想,我們為什麼要把快樂的起點定在那麼高的位置呢?在市中心有好的學區房,在郊區還有一棟空氣清新綠化豐富的度假屋;拎著大牌的包大人,里面各種金融卡的面值不會讓自己心慌氣短;嫁個至少年薪40萬還體健貌端父母通情達理的男人。

  如果我們快樂的基點如此高大,確實很難high起來,因為大多數女人的世界往往很小,小到隻有愛情+工作之類少少的幾件事,不旅行,沒愛好,很少讀書,很少與他人交流,活在自我封閉的世界里,卻按照社會通用的價值觀要求自己,覺得這輩子沒有個好工作好歸宿好男人簡直就是生活的失敗。

  這麼“大”的快樂需要在更“大”的世界里才找得到,而我們又自動關閉了通往“大”世界的很多路徑,怎麼能樂嗬起來呢?

                       

  假如換個思路,把自己的眼界和心胸活得開闊點,在“大世界”里找點“小樂子”,就要容易得多。

  我曾經看過一篇陳文茜的訪談,她說,女人一定要向男人學習,把自己的世界活得很大很大,取得成功後更要學會忘記成功,把快樂活得很小很小。她說“我從成名那天開始,就一定要讓自己學習當個平凡人。我星期六去菜場買菜,我的裝扮,我的態度,也沒有讓別人覺得像個明星,到後來別人就習慣了,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一個真正的明星,卻把快樂的起點擺得很低,逛個街買次菜,插盆花弄根草,喝杯茶看場電影都能樂得笑出聲,這樣的快樂遍地都有,還怕難找嗎?這樣的開心俯拾皆是,還怕自己高興不起來嗎?

  在大世界里發現某種小確幸並不困難,陳文茜於是成為豁達開心的女人。

                       

  把自己的世界和視野擴大再擴大,豐富再豐富,我們的生活才會有很多的支點,不會因為缺少某一項支撐倒塌,而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們花費一生的時間去完善。

  比如,盡管少年時代我們用了大量時間讀書,但絕不代表以後的光陰不需要閱讀和進步;盡管在青春期我們常常思考自己是誰,未來要過怎樣的生活,但並不意味著而立之後就不再需要向自己提問,隨便跟著日子往前滑著走;盡管在成年的初期我們沉浸在某場心馳神往的愛情中,並因此走向婚姻,但並不代表往後的時間里不需要愛和溝通。

  女人在任何年齡段,在愛情、工作、家庭之外,依舊能夠堅持對社會的了解、對友情的培育、對自我的探尋和對思考的要求,她的世界就會因為豐盈而有趣得多。

  我曾經問過一位喜歡跑馬拉鬆的姑娘,這麼枯燥的運動為什麼讓她樂此不疲?她說:因為要學會一個人的快樂。

  她羽毛球打得不錯,馬拉鬆和瑜伽段位更高,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拍檔陪她打球,她就獨自穿上跑鞋,或者拿出地墊,安靜地奔跑和舒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熱鬧的生活必須留住很多人,安寧的世界卻隻需要一個人平靜的內心,靠別人給的歡騰,和自己源於內心的喜悅,前者要看他人的臉色和意願,後者卻在自身能力許可之內,這樣的快樂,或許得來更簡單。

                       

  而每一個快樂的成年人,不是生活中值得高興的事情比其他人多,而是懂得自我調節,降低快樂的門檻,降低別人配合的難度。

  長久不快樂,人的“快樂基因”會逐漸消失,不自覺嘴角下垂眉間紋深邃,長出苦大仇深的樣子,而這副面孔又會嚇退很多原本能帶給我們愉悅的人,惡性循環之後,我們就成為一座不開心的孤島。

  不要成為生活中那個難以取悅的人。

  臨別,我親愛的讀者打算路過街角的時候買束花,再帶點牛角包做明天的早餐,兒子周一的校服也要整整齊齊疊好放在床頭。

  世界很大,快樂很小。

  願我們每一個人,都越來越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