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解除我們父母對人販子的恐慌

2015年06月24日9:43  新聞專欄  作者:曾雅嫻  我有話說(89,419人參與)                                                                                                                誰來解除我們父母對人販子的恐慌                        

  文/新浪專欄 觀察家 曾雅嫻

  人販子再次成為輿論焦點。一夜之間,刷遍了朋友圈,登上了各大網媒的首頁,部分紙媒版面也開始調整版面……又一場關於人販子生死的輿論大戰正在上演。

  不記得這是”人販子“話題第幾次為互聯網媒體的點擊率服務了。而站在正反兩方位置上的,依然是”用轉發判處人販子死刑“的普通民眾和高舉”法的精神“大旗的專家學者們。

  我們不去談在這場大討論中哪家媒體獲得的點擊率最高,哪家商業機構又在幕後獲利。這些與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無關。我們能做到的,是讓這每一次的社會大討論更有其社會的進步意義一些。

  那麼,回到我們的主題:販賣兒童的人販子該死嗎?

  我的回答是:該。

  隻有人販子死了,中國之“法的精神”就活了。

  我們每一個家庭都有孩子,而從普羅大眾最樸實的情感出發,人販子不死,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姊妹就永遠處在無盡的危險當中。這一點,任何法學專家學者都不必多言。你們拿著”法學放大鏡“來界定我們樸素情感的舉動本身,就極其荒誕。

  民眾的恐慌來自現實生活的反映。盡管我們政府曆年來對販賣人口的犯罪采取高壓態勢,對這類犯罪的處罰也不能算是不嚴,但由於利益驅使、犯罪成本低等原因,針對婦女兒童的拐賣犯罪案件屢禁不止。甚至在個別時期,引起了一些小範圍的社會恐慌。而近年來,一次次關於人販子死刑的熱議,更說明民眾在這一關系到家庭基本安全問題上的巨大隱憂。

  以上種種,都說明我們的法製保障,距離人民群眾的心理預期還有很大的距離。

  這樣的表述並非誇大其詞。

  在2014年《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說明中,我們看到了同樣的表達--目前我們的立法領域面臨著一些突出問題,比如,立法質量需要進一步提高,有的法律法規全面反映客觀規律和人民意願不夠,解決實際問題有效性不足,針對性、可操作性不強;立法效率需要進一步提高。

  這似乎說的就包括我們今天在討論的拐賣兒童問題。

  讓我們再來對照一下具體的法律條文。

  根據《刑法》的規定,犯拐賣兒童罪的,處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並處沒收財產:(一)拐賣兒童集團的首要分子;(二)拐賣兒童3人以上的;(三)以出賣為目的,使用暴力、脅迫或者麻醉方法綁架兒童的;(四)以出賣為目的,偷盜幼兒的;(五)造成被拐賣的兒童或者其親屬重傷、死亡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六)將兒童賣往境外的。

  我們可以注意到,我國刑法對於此類犯罪的5年的起點刑並不低,但從10年到死刑中間還有20年、無期、死緩三個處罰層級,彈性過大,確實不易參照執行。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這樣的現象:一方面的確看到了因販賣婦女兒童被判處死刑的案例,而另一方面,仍會有擔心自己孩子扭臉就會被人拐走的恐慌。

  那麼,誰來解除我們的恐慌?

  呼籲取消死刑的人們嗎?或許當他的孩子被人販子拐走後,他還會誓死捍衛人販子“生的權利”?

  高舉“法的精神”大旗的法學家們嗎?別再和我掰扯人販子該不該死,我作為一位普通民眾首先表達的是情感,不是法律條文,如果可以,請拿出你的智慧來,別再讓因為孩子被拐而恐慌;

  媒體朋友嗎?如果可以,讓這場討論更有建設性一些。別再用“販賣兒童者一律死刑”這樣的文字遊戲,來竄改我們樸素的情感。

  法律工作者,可不可以針對民眾更關心的問題,加快修訂現行法律實施中的問題,為司法機關提供更鋒利的“法律之劍”,為我們的孩子提供強有力的保障。

  關於“法的精神”,在我的理解里,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法”首先都應該是為”善“服務的,而不是為“惡”提供保障。所有參與此話題討論的人們,哪怕我們的討論能夠減少一起罪惡的發生,都是有益的探討,都是民心所向。而所有國家去投入和健全兒童福利的前提必須是,人販子必須死刑,嚴懲人販子,這是一種讓民眾對政府信任,安心生活的保障體系。

  讓我們一起期待這一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