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业务员,浩宸公司在西平县共招聘了40多人。3年多来,他们从全县4000多户农民手中揽走近2亿元。钱交到了公司,开具“收款证明”的却是这些业务员。从公司拿不回钱的他们,顿时背上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巨债”,终日面对挤破家门的要债村民。

                                                                                                       

                           

涉嫌非法集资被警方立案的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门口的LED广告牌上显示“远离非法集资”的字样。                            

                           

浩宸集团原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                            

                           

武金成向记者展示业务员与公司签订的合同。                            

原标题:4000多户农民被套2亿血汗钱

相关公司已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 公司两名业务员不堪压力先后自杀

今年4月下旬起的10天内,河南西平县两名农民先后自杀,还有一名农民多次试图自杀……他们的共同身份是,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业务员。之所以走上不归路,在他们的家人和其他业务员看来,是因公司称“资金链断裂”,不再偿还从农民手中“借走”的欠款,导致身负数百万元巨债的他们不堪压力无奈自杀。

这样的业务员,浩宸公司在西平县共招聘了40多人。3年多来,他们从全县4000多户农民手中揽走近2亿元。钱交到了公司,开具“收款证明”的却是这些业务员。从公司拿不回钱的他们,顿时背上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巨债”,终日面对挤破家门的要债村民。

目前,西平警方已成立专案组,以涉嫌非法集资对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展开调查,浩宸集团董事长张某某也已被郑州警方监视居住。

案情                            

县政府调拨专款全力侦办案件                            

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是一家民营企业,设在西平县的西平分公司于2011年3月起陆续“上门招聘”了40多名河南西平县农民作为公司业务员,在全县农民之间展开所谓的“吸储业务”。3年多的时间里,40多名业务员在当地向4000多户农民“吸储”总额近2亿元。他们将揽来的钱交到公司,由公司进行“投资”,然后公司每月向投资者发放利息。

3年多来,公司“经营”良好。但去年12月23日,武金成等40多名业务员接到通知称“公司遇到困难,本金取不出来了”。对于公司“出事”的消息,业务员们一开始紧紧“捂着”,他们要求公司签下“还款计划”,公司答应按照额度在两年内还款完毕。但公司仅仅在今年1月还了一次款后,就再无音讯。农民储户开始追着业务员讨钱,两名业务员因不堪压力自杀。

随着事件“升级”,今年4月初,西平县警方对涉嫌非法集资的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展开调查。近日,西平县处非办(打击和处理非法集资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接到报案后,政府非常重视此案,同时感到“压力很大”。该负责人透露,西平县于4月初在省里下发文件之前就已立案调查。浩宸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涉及的不止西平县这家公司,但惟有西平县的受害者几乎都是农民,数量超过4000户。正因为涉及老百姓较多,西平警方抽调20多名警力成立专案组,县政府调拨专款全力侦办此案,每周都通报此案的办案进展,目前已基本完成案情摸排。“浩宸集团董事长张某某已被郑州警方监视居住。”该负责人说,他们希望通过全力追查案子,将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

招聘村内德高望重者为业务员                            

即使时隔将近4年,业务员任德林对当年被“上门招聘”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2011年8月20日下午3点左右,任德林家里来了两名不速之客,他们慕名而来,游说任德林成为他们的业务员。“你就担任我们的储蓄业务员,把村子周边老百姓的钱储蓄到我们那儿去,我们公司是做储蓄业务的”,来人自称是河南浩宸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的副经理。任德林后来知道,两人确实是西平分公司的副经理,其中一人在当地名气很大,曾是西平县信用联社的信贷科长,退休后,进入浩宸集团西平分公司任职。

“我当时没太多想风险的事,那两年西平很多人做这种事,没有出过风险。”任德林说,虽然当时没有答应两人的“上门招聘”,但是见到对方出示的公司所有的证照手续,包括营业执照、融资许可证等后,他有点动心。

一天之后,一辆中巴车将任德林在内的13人一起拉到位于郑州的浩宸集团考察。“办公场所很气派,至少有1500平方米,工作人员很多,在办公桌后埋头忙碌,看着办公场面很正规,公司里面各种证照手续十分齐全。”对公司的第一次印象,任德林记得很清楚。正是这一次“考察”,让任德林放下心来,作出“加入公司”的决定。

和任德林一样,前往考察的13人后来全部成为西平分公司的业务员。其实,他们已是西平分公司招聘的第三批业务员了。第一批10多名业务员于2011年3月就开始开展“业务”了,其中就包括曾做了36年邮政储蓄的村级信贷员武金成。武金成说,他也是被那两个人“上门招聘”到公司的,而且几乎所有业务员都是由他们两人找来的,过程也几乎一致,从上门劝说到前往郑州“考察”。最终,公司在西平县共招聘了40多名业务员,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深受村民的尊重”。                            

公司和业务员们签署借款合同                            

正是这群在村民心目中“德高望重”的人,最终给村民带来了经济损失。

武金成说,当时浩宸公司称,“农民手里的钱与其闲着,不如存款到公司,由公司投资项目,获取利润,再向村民支付1分的月利息”;公司还承诺“储户的钱安全无风险,利息是储户的,风险是公司的”,并出具了一份在银行有4720万元准备金的存款证明。“想到我们有可以让乡亲们受益的路子,我们也很高兴,想方设法发动村民存款。”

武金成说,公司最开始接受的最小一笔数额是3万元,后来变成每笔至少5万元。对业务员来说,如果一人的钱不足5万元,比如只有两三千,他们可以通过多人的钱,来凑足5万元这一“标准线”,再把钱交到公司。

虽然浩宸公司向业务员们宣称的是“存款”,但实际上,只是变相的借款。

记者看到,公司会和业务员签订借款合同,每份合同的第一页,是公司和其他借款企业签下的用款合同,这是为表明“钱款的去向和展示投资情况”,然后才是公司和业务员签下的借款担保合同,约定借款的数额、期限、利息、利息支付方式等内容。不过这其中,也有些“大户”是直接和公司签订合同的,这些“大户”由公司直接支付利息;但如果是多个“小户”凑起来的,就由业务员代收利息,然后按照“小户”的实际存款数额,分发利息。

业务员和公司签署借款担保合同后,和村民签下“收款证明”。也正是这一“收款证明”,成为村民们向业务员讨钱的凭据。业务员也不是义务做事,从中他们可以挣到一份工资收入。工资由每人的业绩决定,比如,业绩超过千万元,每月的工资额达2万元。

探访                            

办公场所已经人去楼空                            

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位于西平县城一幢民宅的底商。6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公司所在地,只见公司门口的LED屏幕上写着“拒绝高息诱惑,远离非法集资”的字样。公司的一面墙上,挂满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等公司资质材料。

“公司有所有的合法手续,门口的屏幕上每天都在提醒我们要远离非法集资,我们从不认为公司是在非法集资。”业务员李春香指着自己的上岗证说,公司给每个业务员都办有上岗证,因为一切都很正规,所以工作以来,业务员们的心里都十分踏实。不过,目前公司仅留有一名年轻女子值守,3名负责人都已被当地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6月10日,按照公司网站和业务员所说的地址,记者找到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CBD商务外环路24号中国人保大厦6层的集团所在地。但是,该办公地点已是人去楼空。门玻璃上的通知显示,浩宸集团全体员工办公地点迁址至广发金融大厦24楼。

记者随后来到集团“新址”,24层F室门口,并无浩宸公司的标识。在到处凌乱地摆放着椅子的大厅内,一名年轻女子坐在前台值班。“公司所有业务从去年底就停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钱。”前台女子说,公司中国人保大厦的办公场所正在变卖,如果有人接盘,或许可以偿还数千万元欠款,“不过因为面积太大,一时半会儿不好出手”。该女子抱怨说,公司目前只有前台和几个财务人员在值班,其他人都不在公司了。“我们都想辞职,但财务人员需要配合警方的调查不能辞职。”

该公司不具备融资资格                            

成立于2009年10月的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备案号:ZD20100090)是一家民营企业。昨天,记者在河南省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公众查询系统中,查询到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的编号为41,领取于2011年8月8日,有效期至2014年8月7日,公司注册资本为1.18亿元。公司业务范围中,兼营“诉讼保全担保,履约担保,符合规定的自有资金投资,融资咨询等中介服务”。

昨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告诉记者,浩宸公司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并不代表它具有融资资格。按照规定,吸收存款等行为,只有银行等有牌照的金融机构才能进行,浩宸这样的公司不能向民众融资。所以,浩宸公司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和融资完全没有关系,但公司打着这一旗号实施了向民众吸储的行为。

在本案中,浩宸公司的行为符合非法集资的“涉众、吸储、承诺回报、无资质”等要件。由非法集资引起的主要责任由公司承担、大股东承担;业务员们是公司犯罪的工具,属于从犯,也要承担次要责任。老百姓应该看到业务员们是被利用的工具,不能因为是和他们签下的“收款证明”,就去向他们要求还款。

影响                            

投资者几乎家家都血本无归                            

“我们只想要回我们的血汗钱。为了这钱,儿子和儿媳妇在闹离婚呢。”家住西平县二郎乡韩桥村的农民张老汉说。

一头白发的张老汉今年70岁了,忙于麦收而被晒得黝黑的脸上写满无奈。2013年下半年,张老汉交给业务员5万元之前,不放心的他还专门到县城里的公司“考察”了一趟,在看到公司所有的证照手续,以及听到公司负责人热情地承诺“风险都是公司”的之后,他放心了。本来想着将儿女们给的养老钱换点利息作为生活费,然而,省吃俭用的老两口也没舍得花利息钱,辛辛苦苦又攒起来交给业务员。现在,他先后两次投入的10万余元血本无归,家里如今连支付割麦机的三四百元都掏不出来。

还有很多村民的心理和张老汉一样,希望通过手里的钱,换点利息作为孩子的奶粉钱或者日常开销等。家住西平县谭店乡和张村的一名女村民抱着外孙女十分发愁,她家好不容易攒下的17万元都交给了业务员,本来这钱是要给在城里工作的孩子买房做首付的,想着买房之前存进浩宸公司可以给外孙女换点“奶粉钱”,可是现在不知道何时才能要回钱来。

业务员们告诉记者,西平县把钱“存”到浩宸公司的4000多户人,除“大户”外,还有很多是两三千元的“小户”,这些“小户”是些年届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将自己辛辛苦苦攒鸡蛋卖来的钱,或者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交到了业务员手中。对这样的老人而言,钱打了水漂,意味着他们的天塌了。正因为此,他们不顾年老不遗余力地找自己的业务员要钱,“不给钱,就死在你家里”。

对于自己怎么放心将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养老钱交到业务员手中的原因,张老汉说了一句话“就是贪呗”。

业务员两名业务员先后自杀                            

4月24日,57岁的李改跳井自杀。5月3日,63岁的张德喜上吊自杀。此前,张德喜曾于4月10日喝农药自杀,但被家人发现得以抢救生还。两个月来,70多岁的任德林屡次试图自杀,时哭时笑,子女只能寸步不离地将他“看管”起来。一个月前,邵远(化名)精神失常,终日胡言乱语,在村里恍惚游走。他们都是河南西平县农民,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的业务员。

对于李改等人走上绝路或者试图自杀或者精神失常,他们的家人以及其他业务员都认为和公司资金链断裂有关。

“自从公司出事,我爸就没精神了,天天睡不着觉,走路腿都抬不起来,但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劝他去医院检查身体。”张德喜的儿子小张说,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是家里的顶梁柱,在村里做了一辈子的会计,受人尊重,“钱没了”让他觉得实在对不住老少爷们儿,其中有些都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一辈子的老朋友。小张还说,父亲第一次喝农药自杀后,公司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传了开来。于是,要钱的村民几乎踏破他家的门槛。“每天要钱的人从院子里排到院子外,家无宁日。”小张本来在家附近开着一家小超市养家,这下店也开不成了,只好转让出去。

不仅是张德喜家,其他所有业务员的家里都陷入这样的窘境。

李改自杀后,要债的人每天上李家堵门,有人带着汽油上门,有人要喝农药死在他家里,还有人提刀去找他已经77岁的老母亲……“我不知道怎么办,这段时间,我瘦了30多斤。”李改的妻子拿出公司和李改签下的22份借款合同说。这22份合同对应的是83户农民,总额大约255万元。

武金成的身上随时揣着遗书,他说:“我也不想死,如果我死了,家里患过癌症休养着的老婆也只有死路一条。但是事情解决不好的话,我怎么活?”武金成说,事发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从他家骑走了价值2万元的老年代步车;麦收的时候,他都不用动手,因为“有人收走了”。武金成说,他的业绩是269万元,涉及52户,“我们这群业务员,一辈子在村里受人尊敬,没想到老了老了,却出了这样对不住乡亲们的事”。

对话                            

“这些钱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我们几辈子都还不清”                            

京华时报:你们怎么做到让那么多人把钱交到你们手里的?

武金成:老百姓是相信我们这些人的,在村子里我们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谁敢把钱搁到我们手里?还有,公司出事之前,老百姓确实也获得了收益。

京华时报: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风险问题?

武金成:我们看过公司资料,也去实地考察过,觉得公司很正规,所以很放心。公司说“找的都是有利于农民致富的好项目,见效快、回报高而且零风险”,对于风险问题,公司明明确确地表示“风险是公司的”,还专门给我们出示了一份公司准备金的银行证明,让我们放心。

京华时报:在资金的流向上你们和公司有什么约定吗?

武金成:有约定。考虑到这几年房地产市场的风险,担心收不回钱,公司做出了不将钱投资到房地产项目的承诺。

京华时报:公司出事后那份准备金呢?

武金成:去年12月底,公司说要支付还款,就把那4720万元准备金取了出来。但只用了其中一部分,其他钱不知道公司用到哪里去了。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公司会出现目前这样的状况?

武金成:从没有想过。

京华时报:现在你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武金成: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些两三千元的小额储户,别看他们数额不大,可大部分是年龄七八十岁的人,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可是我们现在实在没钱还给他们,自己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不知道怎么办。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要不回来钱怎么办?

武金成:我们要让公司还钱。这些钱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不还,是我们坏良心,但让我们自己还,我们几辈子都还不清。

京华时报:现在你们的希望是什么?

武金成:张德喜、李改先后自杀,公司都没人出面过问。我们希望相关执法部门,依法办事,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将事情解决。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