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主持会议者为钟启章。

相关新闻:                        

广东一科级官员负债14亿携家族十几人跑路                        

正科干部失联,一起失联的还有其家族两名亲兄妹、1名堂弟、1名小舅子等11名亲戚。2个多月前,惠州市惠东县金河湾小区多名业主称,他们58户业主付首付后未获房管局备案有着惊人内幕:身为该小区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惠东县政府办副主任、县珠三角产业转移园管委会主任钟启章在3月19日突然失联。钟启章的多名债权人称,其在今年元宵节透露,其对外民间借贷有11.89亿元,欠银行也有2亿元。

惠东县委组织部4月1日对南都记者介绍,3月18日钟启章向县委组织部提出书面辞职,3月25日经县委常委会议讨论决定,已免去钟启章一切行政职务。关于其他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了解中。

失联日向债权人发短信"对不起"                        

"对不起",3月19日9时54分,惠东县黄埠镇一家鞋料店老板谢辉(化名)收到惠东县珠三角产业转移园管委会主任钟启章的短信。此前的连续4个多月内,谢辉夫妇向钟启章催讨955万元借款未果。

在惠东县城平山街道,钟启章的另一债权人收到的致歉短信内容更长。3月19日,钟启章致歉刘戈(化名):"非常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信任,但时至今天我确实没办法兑现还款承诺,我对不起你,公司倒了,工作没了,家人还要受罪,希望能原谅我这个选择,更希望如果不是因为借钱你今天还是我的好大哥,衷心祝愿您能尽快渡过难关。"

"县城里,我们一些借款给他的大都在八九点钟收到这个内容短信,长短不一。"刘戈称,他借款给钟启章1亿多元。此后他迅速致电钟启章,但电话不通。谢辉称,19日多数债权人相互传称钟启章兄弟二人电话不通,至下午他联系钟启章的小舅子,对方起初还接一两个电话,此后电话也不通。有债权人到钟启章兄弟的住宅察看,均无人应门。20日至今该情况仍然继续。

亲兄妹、堂弟、小舅子同时失联                        

谢辉、刘戈等多名债权人介绍,收到短信后他们立即查找钟启章的相关蛛丝马迹,除了获悉钟启章的轿车在东莞樟木头火车站被发现外,他们惊讶地发现,钟启章不仅携自己母亲、妻子、女儿等人离开惠东,还有其亲哥哥钟启文一家、亲妹妹钟素琼、堂弟钟启信一家、小舅子杨顺利等人。

"家族里至少12人一起离开,只剩下他小舅子的老婆在一家银行上班。"刘戈称,这样的彻底跑路让不少债权人无可奈何。"他堂弟的小孩才几个月大。"刘戈介绍。

刘戈称,这样的举家失联原因应该为,钟启章每次向外界借款时,或通过自己的哥哥钟启文担保,或让堂弟钟启信担任实际借款人,其小舅子杨顺利则是协助其打理惠东黄埠奕锋鞋厂的财务。

4月1日,南都记者前往钟启章主要的办公地点惠东县珠三角产业转移园主任办公室,该办公室大门敞开但无人值守。隔壁的一名郑姓副主任称,该办公室已经停用。钟启章辞职后,县里暂未宣布新的人选,钟启章在社会上的债务与其此前公职无关。同事并不知他此前涉足地产开发等行业。

原因:                        

欠下巨债?被股东报案?                        

为何举家失联?多名债权人、惠东金河湾小区多名业主,代理金河湾二期、三期房屋销售的一地产销售公司均向南都记者表示,原因应该为钟启章欠下10多亿元债务,且被借款人及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大股东向警方报案"诈骗".

刘戈描述,去年10月至今年3月,钟启章曾多次约了10名左右主要债权人通报他本人的债务情况。"第一次说债务有6亿多元,第二次说9.3亿元,第三次就说11.89亿元".刘戈称,这些数字均仅是钟启章的民间借贷数额,此外钟还有2亿元银行借款。

上述地产代理公司的赵姓负责人则转述惠州市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的说法称,该公司大股东为一名华裔加拿大人,该大股东近些年常年居住加拿大,他委托了钟启章等人对公司的二期、三期开发进行日常运作。钟启章失联后,大股东报案称公章被私刻。

影响:                        

200多人鞋厂倒闭 正在变卖资产                        

钟启章的多名债权人介绍,钟启章的朋友都知道,他除了是惠州市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小股东、实际负责人外,还在某餐饮公司、某酒吧等拥有较大股份,其同时和他的哥哥钟启文控制了位于黄埠镇的惠东县奕锋鞋业有限公司以及另一家贸易公司。

3月19日,随着钟启章家族12人的失联,惠东县奕锋鞋业有限公司也立即停摆。该公司拥有200多名制鞋工人。

惠东县黄埠镇政府劳资调处小组在3月26日公告介绍,工人工资需要拍卖该厂所有资产来支付,有意竞拍者可以与10名工人代表联系。工人代表则通报,该公司已经变卖设备获得135万元,第一期工资暂按49%比例发放给员工。

"收到大概一半的工资,剩下的也要等剩余设备卖掉了才可能拿到部分。"一名沈姓员工介绍,此前该鞋厂经营红火,"生意很好,谁都没想到老板会跑掉。"

索债无门                        

债权人锁住售楼部                        

鞋厂陷入设备被转卖,在惠东县平山街道的惠东县金河湾一期,惠州市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的售楼部在3月19日也被人上锁。

"当时很多人开着豪车来现场,他们要求公司停止卖房子,直接把门给锁了".代理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的金河湾二期、三期的某地产代理公司负责人赵先生说,大家看着这些索债人强行关门。

3月27日,售楼部仍大门紧闭。落款"金河湾公司员工"的一份通告呼吁,"请擅自在本公司大门上锁的人士知悉:希望您能在24小时内解除门锁,以方便我们上班。否则,我们将自行解除!"

4月1日,与南都记者见面的多名钟启章的债权人向南都记者称,确实是他们锁的,"就是怕他们继续卖房子,我们的借款谁能保障?房子卖得越多,我们借款被偿还的概率越低。"

上述多名债权人称,钟启章曾向他们介绍,金河湾三期的物业尚可以估价2亿元,"他一度答应让债权人来运营楼盘的销售。"他们称,这样的民间借款有较高的利息,但与业主或者银行等其他权益相关人相比,他们担心会被政府不予重视。

                                               

供货商、楼盘代理叫苦不迭                        

代理惠州市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房屋销售业务的一家代理公司赵姓负责人连日来回复业主,他称,相关预收款代理公司如数交给了金河湾置业有限公司。"一方面跟业主解释我们没收钱,一方面又要担心我们的佣金拿不拿得到".赵先生称,该代理公司尚有1000万元左右的相关费用未拿到。

而在惠东黄埠,多家与惠东奕锋鞋业有限公司关联的鞋料店老板称,他们与奕锋鞋业合作都有10年以上,"你50万,他80万,我们供货商也是叫苦不迭。这些原料款不能打了水漂。"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