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來,每隔21天,王純平都要獻一次血小板,家中43本捐血光榮證,每一本都記錄著一次到三次不等的捐血經歷。捐血,是他現在能救兒子的惟一途徑。18年前,王純平的兒子患上了再生障礙性貧血,妻子也離開了這個原本就不富裕的家,3年前,為了拯救和他相依為命的兒子,王純平選擇了用自己的血給兒子「續命」。憑藉一個捐血證,就可報銷兒子一次輸血時的一半費用,用王純平的話說:「我是為了還兒子的血債。」(圖/文華商晨報掌中瀋陽客戶端記者馬龍丹)

                 

       

兒子王宇患病時只有12歲,他獨自帶著兒子走上了尋醫治病的路,幾年間,王純平去過哈爾濱、長春、阜新。家裡的經濟條件每況愈下,親戚朋友都借遍了,為維持生計,王純平扛沙子、運石板;親戚接濟了一台舊摩托,除了可以帶著兒子去醫院,還能去車站拉腳。2010年,靠輸血維持生命的王宇病情不斷惡化,輸血的頻率也越來越快,從一個月一輸變成了每15天就要去一次,每次費用都要2000元。為了給兒子「續命」,王純平想到了捐血。

 

       

王純平父子倆相依為命。

 

       

臨近輸血的日子,在屋內簡單的走動都會讓王宇氣喘吁吁,王純平數著兒子的心跳估算著輸血的日子。

 

       

王宇的下頜長了個粉瘤,體內血小板太少,他根本不能動手術。

 

       

越是靠近輸血的日子,王宇的身體就越虛弱,父親王純平幫他擦臉,他需要扶著父親才能站穩。

 

       

王純平現在唯一能幹的、也是不得不干的體力活,就是背著兒子下樓,去輸血。

 

       

王純平忙前忙後,剛剛從血庫取來兩袋血紅細胞,分別是200cc和400cc,分別來自兩名捐獻者。

 

       

剛剛從血庫取出的血袋溫度很低,王純平用手捂著,想讓兒子盡快輸上血。他把血包放在自己胸前,在他看來,這就是兒子的命。

 

       

「兒子輸血前我就去獻,獻一次可抵上他一半的輸血費。」王純平稱,靠他捐血,抵了兒子5萬多的輸血錢。」早上9點鐘出發,王純平一直忙到下午1點,兒子終於輸上血了。

 

       

等待輸血的時候王宇很難受,父親幫他調整床的角度,他說蜷著好受一些。

 

       

看著兒子輸上了血,王純平終於可以踏實坐會兒,他靜靜地握著兒子的手默默陪伴。

 

       

輸血的時間很長,王宇將輸血的手搭在爸爸捐血的手臂上,睡了。

 

       

王純平現在也能看懂一些血液報告,這次化驗,王宇的數據並不樂觀,血小板數值只有3。

 

       

輸血之後,王宇可以下樓慢走,老爸拉著兒子的手慢慢走。

 

       

王宇的手背和王純平的手臂上全是針眼,是長時間輸血和捐血留下的「老繭」。

 

       

剛剛輸完血的幾天,王宇還比較有精神,可以坐著看書,老爸王純平總是出神。

 

       

鄰居家送來寄養的小狗淘淘給王宇枯燥的生活帶來了小小的樂趣。

 

       

中藥味很濃不好吃,為了治病,王宇吃了兩年了。

 

       

為了節省費用,王純平按照藥方自己在家給兒子做中藥。藥丸在冰箱裡存放,王宇每天吃三次,每次一丸。

 

       

王純平把中藥分成一小份一小份,再用保鮮膜包起來。這些藥丸夠王宇吃一個月的。

 

       

爺倆攤開手掌,王宇的慘白顯而易見。

 

       

從2013年元月至今,王純平共無償捐捐血小板48次,捐血只能獻到60歲,王純平還有5年,五年之後的日子,他不敢想。王純平稱,在他眼裡,5年是個期限,和時間賽跑,與命運爭奪,是他作為一個父親還能用自己的辦法拯救兒子的五年,是他最想留住、最想放慢拉長的五年,是他最後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