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到题目并没有想错,我想要儿子,所以在有了女儿三年后,我就让老婆生了二胎。可是等到儿子真正的出生后的现在,我却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的快乐,那种非要不可的心,没有因为儿子的出现变得释然,相反更多的却是内疚、反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周前……

老婆要生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儿子,我们在孩子7个月大的时候就已经通过B超了解到这一事实。父母和岳母一家高兴的在手术室外徘徊,周围的亲亲戚戚也在群里发消息祝贺。我坐在走廊外,本来也是激动得手脚无措的。

我在网路社群里回著消息,因为同学的打趣笑了几声,我在微信里正准备说话,然后被我父亲的怒气声掩盖了,我听到他在骂我的女儿,好像是因为她想上厕所,没人抽出手帮她,所以她尿了裤子,然后父亲让正在哭泣的她闭嘴,这些已经是思空见惯的事情了,每次都要在家里上演好多次。

电话来了,是我在北京最好的哥们,我因为兴奋而口若悬河的说话声,在看到我对面离我三米远的女儿停了下来。

她站在那里,矮矮的,小小的,怯弱的看着我,才痛哭过的眼睛还包着眼泪,因为我的注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开始摆弄手里捏著的小陀螺,那种劣质的塑料的5角钱一个的小玩具,都忘记陪着她玩这个小玩具的时候是多久之前,我记得我在之前不小心踩烂了她另外几个颜色的小玩具,她又哭又闹了好一阵子。我忘记了我那时有没有哄她,只记得我妈没耐心的呵止她说她哭声太大让我老婆心烦,因为当时我老婆在养著胎一家人都很小心。可一个3岁的孩子懂什么,她只知道她心爱的玩具没有了,她怎么能不伤心的大哭一场。

可是很奇怪,我刚不是还很高兴吗,我还在等着我的老婆她在里面准备生产,也许不到一个小时,我的儿子就会被推出来,那不是我盼望很久的结果,怎么我突然有种很难受的感觉。

女儿那么伤心那么无助的想得到人的安慰,她还是个心智不全的小孩,她此生最信任的人,一个是躺在手术台的母亲,一个就是她眼前的父亲,可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我收了线,小心的招手让她过来,她一瞬间半点犹豫都没有的跑过来扑进我的怀里,还在抬头看我的表情。看见我对着她笑,她也笑了。我仔细的看她,真的好瘦啊,像一把小骨头,头发也乱乱的,没有妈妈的照顾,穿着满是脏渍的小背心,一根小肩带还因为她太瘦滑到手臂去了,因为尿湿被奶奶脱了裤子,光着两条腿,整个就像一个小乞丐。

我妈以前总在我面前说她,说她闹,淘气。可我现在抱着她,她安安静静,一只小手死死的包住我的大姆指。我就这样静下心来想到了很多自己没有注意过的事情。老婆怀了孩子后,因为有段时间动了胎气,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在床上渡过。而我的女儿在这段时间却不允许经常探视自己的妈妈,就因为她们自认为的孩子太小,太闹。而没有妻子的照顾,我重男轻女的父母又何尝善待过我的女儿,我听到她们嘴里的我的女儿,总是闹,总是闹,很闹,很淘气。所以该打,然后她经常挨打,她哭,所以上班累了一天回家休息的我也觉得很烦,因为她好闹。我经常从房间里走出来暴怒的责骂她,事情就这么循环下去,我的女儿又因为我的漠视,受了多少委屈。

明明她这么乖,我这么抱着她,她安静的缩在我的怀里摆弄自己的玩具。我说,爸爸陪你玩好不好,她兴奋的把心爱的玩具递给我,我们两父女趴在医院走廊冰冷的磁砖上开始摆弄她的小陀螺。玩具缺了一个角,怎么也转不了几圈,可她那么兴高采烈的看着,发自内心的快乐,也许并不是因为这样的游戏有多么好玩,只是因为我愿意陪她玩了。而这些又是她盼望了多久的事情?我说,等爸爸回了家,给你买一整版这种玩具,红的绿的蓝的,什么颜色的都有,就算坏了也没关系,你只要来告诉爸爸,我就会重新再买给你。她还是笑,眼睛看着我是想像不到的依赖和快乐。

9月的天,本来已经下凉,而且又是傍晚。我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只是想给她,哪怕多一点的温暖。母亲走过来,开始数落她,恶狠狠的样子,彷佛她做了天大的错事。

我抱着她,一直沉默的坐着,坐到我的妻子都已经被推了出来。

一切都像是意料之内的场景,父母跑过去第一时间询问孩子,然后肆无忌惮的笑着,我抱着女儿跟在他们的身后。那一瞬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决定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