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大全 (3).jpg


對方父母給你五百萬讓你離開他們的子女,這種情況下怎麼應付?    

「這可是我一生的摯愛啊,得加錢。」    


一個女同事喜歡看恐怖電影,一次跟她媽晚上回家,在電梯裡想像著恐懼的場景突然神經質的問了一句,「媽,如果我的頭突然掉了,你會怕麼?」。    

她媽說,「你真以為我是你媽?」    


雙十一後,女朋友拿著刀大喊要剁手,我趕緊安慰她:「親愛的,錢沒了還可以賺,手沒了就真的沒了,你放心買我掏錢!」。

.

.

.

.

她這才滿意的把刀從我手上拿開。    


中午食堂的蛋花湯咸了,我對大廚說,「你這湯咸了。」    

大廚:「你放一會再喝吧。」    

「什麼意思?」    

大廚抽了口煙,望著窗外,淡淡的說:「時間能沖淡一切。」    

女同事喝著卻說剛剛好,我納悶,問大廚為什麼,他掐滅煙頭說,因為女人是水做的。    


鍾愛在這樣寂寥落雪的夜晚,不開電視,關上窗子,不聽音樂,手機消音,讓一切安靜下來。然後沉浸在昏黃的燈光下,幽幽點燃一支煙,溫暖而平和的、默默而用心的,拿只杯子扣在牆上聆聽隔壁年輕夫妻的一舉一動。    


打電話跟朋友借錢:「我出車禍了,急需一筆錢周轉。」    

朋友忙問:「踏馬的肇事司機是誰?什麼車?」 「我老婆,購物車。」    


一天,女友萌萌的對我說,不找男朋友還真不知道膝蓋能掰到胸上。    

禁止大便.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