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去年12月和今年5、6月大盘连续上涨时,新华社、人民日报以及管理层一再抨击“疯牛”,主张“慢牛”,并采取了查两融违规,加快扩容节奏,由每月发一批变成每月发两批,由每月发11家变成每月发48家,由一直发行小盘股变为6月份就发行两只融资超300亿的大盘股。


但是,对于本周每天大跌几百点的“疯熊”,两大官媒及管理层却一声不吭,任凭大盘狂泻,很让人匪夷所思。
        我认为,对“疯牛”固然应当抨击,加以调控,但对“疯熊”,管理层也同样应当抨击,及时出手调控。
        请看本周大盘疯熊是如何肆虐的:上证指数从5176—4476点,暴跌13.53%;深成指从18221—15725点,暴跌13.7%;中小板从18437—15858点,暴跌14%;创业板从4037—3304点,暴跌18.16%。


       无论从四大指数的跌幅看,还是从五周均线和20天线均被击穿看,或是从5100—4800点、4800—4500点两个震荡箱体的箱底皆被轻松击穿来看(大大超出我的预期),或是从这种连续大跌一周、创7年最大周跌幅的“疯熊”走势看,尤其是从各指数动辄跌5%-6.5%,在大跌4天后周五,四大指数还继续暴跌307点、1009点、1039点、189点,均比过去一年牛市中任何一周的“疯牛”走势还非理性得多。即使在世界各国股市中,这样的“疯熊”走势,也只有在金融危机时才出现,实可称得上是一次股灾。


        虽然,这样的“疯熊”走势,有市场获利盘过于丰厚的原因,有融资盘平仓和场外配资盘被强行平仓的原因,有以大摩为代表的外资疯狂地一致唱空做空中国股市的原因,有利空谣言满天飞、蛊惑人心的原因等,但是,我认为,与本周国泰君安等25只新股发行的安排,也不无关系。


        一是国泰君安奉命突击申报上市、快速上会、迅速过会、超大规模发行,给人以管理层搬救兵为股市灭火的印象。
       二是一个月发2只大盘股,同时再加46只中小盘股,圈钱数量过于猛烈,超过了市场对扩容的承受度,也超过了全球任何一国股市的扩容速度。


       三是由以往一周集中2天发新股,变为集中3天发新股,使二级市场顿时失血,严重休克,成交量大幅萎缩。
      可以说,6月份扩容过度是导致大盘“疯熊”的最主要原因。管理层调控失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管理层应该向前期抑制“疯牛”所采取的坚决调控措施那样,尽快拿出抑制“疯熊”的强有力的维护股市稳定的举措,如仍恢复每月集中发一批新股,发行大盘股,就减少其他新股的发行数量。


        须知,每月发20——30家新股,已是全球股市绝无仅有的速度。不能以为市场“不差钱”,就扩容过度,倾盆大雨、一味加码,无视投资者的心理反应,千万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股市刚走走牛,就忘了熊市中一年半都发不出新股的煎熬。即使牛市,人气也可鼓不可泄,一旦扩容过猛跌破人们的心理防线,导致资金大量退场,导致投资者的财富来连续的暴跌中化为乌有,就会浇灭了牛市,再现“牛短熊长”,管理层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了,再想恢复市场牛气则是难上加难!


        现在许多人都在思考:牛市是否已经结束?如果结束了,是否应不计成本地离场,以保存胜利果实?
       我认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牛市终结的四点共性并没有出现,即经济并未过热反而过冷,CPI并未高企反而过低(5月CPI仅1.2%),货币政策未收紧反而将继续放松(降准降息的余地还很大),金融危机前的高点6124点没有收复(全球股市早就收复了),反而还远离28%。由此足以可以否定“牛市终结”论。


       从启动本轮牛市的目的看,除了新股能顺利发行外,政府的绝大多数任务均未实现。如振兴实体经济、推进国资改革、化解地方债务危机、信贷资产证券化、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推出战略新兴板,弥补养老金缺口,股市取代房地产的货币蓄水池功能,实行新股发行注册制、促进居民财富向金融资产转移、以直接融资取代间接融资的主导地位等等,一个都没实现,甚至还没开始。由此可见,“牛市终结”论是完全不懂中国的国情,经过本轮较充分的调整,牛市还将走得更长、更远!


       虽然,近期股市用持续暴跌的方式,将股指打回老家去,重新回到4月23日的位置,将2个月的牛市成果一举吞没。但是,人们不能忽视,这两个月平均日成交量2万亿,共成交80万亿,将50万亿的流通市值换手1.6遍,将实际24万亿流通市值换手了3.3遍,整个市场的平均持股成本均在4500点上方。只要人们认同牛市未结束,一般都不会轻易割肉。联想到前期新华社、人民日报均发文称:“4000点是新的历史起点”,“4000点是合理的,估值只在半山腰”,可以认为,指数快跌比钝刀子割肉的漫长阴跌更干脆,。


       我认为,到了4500点这个位置,将倒逼管理层出护盘政策,人们尽可以坦然些。大不了大盘从4500点第三次“再出发”(5.20是第一次出发,5.28暴跌后是第二次出发)。今媒体开始释放暖意,如证监会严厉查处造谣乱市,养老基金通过公募基金入市被讨论,人民日报又发文《警惕误读曲解政策行为》。此外,市场对月末央行降准的预期增强,6月底国家层面的4个国资改革方案将出台,1万亿新基金开始建仓,长假后巨额打新资金解冻,是自重启IPO后冻结资金第一次获得进场抄底的两不误机会。


        更重要的是,5.28暴跌当晚,新华社文章标题就是:《调整让牛市走得更远,6月行情将是走慢牛》。请注意,5月份收盘4611点,由此可以推断,6月收盘应在此点位置上,长假后股市将回暖,兜一圈后,还是会上去。对今年获利丰厚的投资者来说,完全有这个承受底气。


       目前位置,人们应淡化指数,集中精力研究:下半年股市最大的风口是什么?有哪些上半年未暴炒而本轮暴跌中也被错杀的股?国资改革、军工改革、资产重组个概念中,有哪些下半年能大幅跑赢大盘的黑马?只要能分散布局,抓住一两个、三四个黑马,那么,即使指数再跌一百点,又有何惧?甚至在低指数上,前期买不到的个股,现在放在跌停板上任由你买,实在是机会难得!按照历史经验,在大跌五天后,人们就应克服恐惧,不再恐慌杀跌,不应空仓或轻仓,而应一路抄底,重仓持股。


      今年牛市最大的一场暴雨停止后,凡大胆进场者,定能把握日后丰厚盈利的绝佳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