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身后一米的位置,是“总理遗训”,在她头上不远处,是中山先生的殷切目光。


       

一个瘦小的女人,危难中撑起了日渐消弭的百年大党。这个晚红的小辣椒,正让台湾索然无味的“大选盛宴”有了呛喉的畅快淋漓。


       

洪秀柱,一个平民的孩子,一步一步,从底层走来,走到公众视野之中,让两岸国人瞠目,让全球华人点赞。


       

一、我没钱,我没势,但我有无畏的勇气和负责任的担当。            


       

她曾是一个普通又普通的台湾底层女子,普通到她年少时品味过什么是“三餐不继”的感觉。她祖籍浙江余姚,1948年出生于中国台湾新北市,算下来,今年已经是67岁的长者。


       

但从她睿智的思维、铿锵的话语、儒雅的举止和靓丽的着装上,我们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位年届七旬的“老奶奶”。她思虑甚远不输海峡两岸的“政治智囊”,她激情如火不输风华正茂的“激扬少年”,她忧国忧民不输资历颇深的“党内大佬”,她无所畏惧不输瞻前顾后的“七尺男儿”。


       

洪秀柱的父亲洪子瑜,曾在大陆任专卖局局长。1946年跟随严家淦从大陆到台湾接收日本投降资产,并出任台湾糖厂副厂长。在国民党“白色恐怖”时期(二二八事件),因为批评国民党的做法,入狱三年。母亲为了生计,四处打工,数度过劳晕厥。


       

父亲出狱后,又因为“政治问题”无法拥有稳定工作,晚年靠着在“立法机构”为老委员代笔赚些生活用度。从小的洪秀柱就过着清贫的生活,甚至在大学期间,都要向同学“借学费”完成学业。“老天爷把我生在这个家庭,是逼我努力,更逼我不能放弃我自己。”洪秀柱后来每谈到往事,总是不禁泪洒衣衫。


       


       

贫苦给了我向上的勇气        


       

就是这样一个贫苦家庭走出的弱女子,她也许如芸芸众生,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但家庭的遭遇和自强不息的性格,让她一次次地与生活抗争,与环境抗争,与命运抗争!


       

大学毕业后,她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看似可以平淡度日的教师职业,却没有抹去她向上的意志。一次校长问她:你怕不怕在众人面前讲话。她答:我最敢讲话。就这样,她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从普通教师到训导主任。


       

在从教的八年时间里,她大胆泼辣,严格育人,她的“小辣椒”绰号也是那时学生和老师叫起来的。台湾艺人许效舜曾经是她的学生,多年后回忆到,那时候的学校里,只有两个声音,一是学校附近偶尔传来的火车声,一是训导主任响亮的大嗓门。洪秀柱有个信条:“绝不让学生带着恨回家”。她有她爱的表达方式,但绝不是姑息和迁就孩子。


       

1989年,洪秀柱的父亲病重,这个深受国民党“白色恐怖”迫害的老人,至死没有得到平反。但他没有把仇恨留给洪秀柱,相反在他晚年的回忆录中,明确写下对她的期待:“将来有机会服务公职,必须尽忠职守,认真负责。”


       

而就在这一年,洪秀柱实现了她人生的第二次跨越——从训导主任到“民意代表”。她想以此解开父亲心中那个永远的“心结”——父亲总以为自己的遭遇影响到孩子的发展,而心怀歉疚。——她想用自己的这次跨越告诉病重的父亲,你的遭遇和我的前途无关。她办到了,只可惜,晚了几天,父亲在她拿到“立委证书”的前几天,已溘然而去。


       


       

大学毕业时的洪秀柱        


       

至此,洪秀柱如久困之骏马,发力狂奔,接连实现了她的人生中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跨越:从“民意代表”到“立法机构副院长”;从“普通党员”到“国民党副主席”;从“普通公民”参选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


       

2015年6月5日,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一个瘦小的身影缓步走向讲台,在她的身后一米,是“总理遗训”,在她头上不远处,是中山先生的殷切目光。她慷慨陈词:“民主不是对抗大陆13亿人民的工具,民主是争取大陆13亿人民民心的凭籍!”


       

二、我个子虽小,但是各位从来没有看过驼背的我。            


       

洪秀柱不高,不到160公分,带着薄框眼睛,更像一位儒雅的教师。在前不久录制竞选歌曲MV的时候,她和年轻人一起脱下鞋子,取义“我从大地来,赤脚走天下”之意,也有“光脚不怕穿鞋”之意反讽台湾最富竞选人蔡英文。她脱鞋的时候自我调侃道,一脱鞋我矮了半截啊。


       


       

录制竞选歌曲MV        


       

就是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子,却有着“小宇宙”的能量,看到不顺眼,她立即发声,从不姑息。——这也许是延续了她做训导主任的脾气。


       

2012年,孔子第79代传人,孔子第79代嫡孙、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的长孙孔垂长访问大陆,大陆方面安排省级台办接待,引起她的强烈不满。她在微博里写到:衍圣公是一种文化的标志,他到大陆的礼遇远不及在国外,这是对谁的侮辱?今天,如何面对孔子后裔和儒学,是大陆必须考虑的问题。


       

不止是对大陆直言不讳。对国民党,身为副主席的她也不掩家丑。2015年6月5日的参选报告中,她直言:“中国国民党是不是只想守着偏安一隅的现状,变成一只在温水中沉迷的青蛙?!”


       

她也对台湾地区现任领导人马英九有过精准的评价,在一次媒体专访中,她说,“马先生是个老实人,但这个老实人沟通无方,也许是他说话的方式吧,最后都沟而不通。”


       

同时她规劝新任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知所借鉴。”要从马英九身上吸取教训,加强与党内人士的良效沟通。


       

而对即将的对手,民进党的蔡英文女士,她就更毫不留情地大招全开:“我看不懂她的表述,她是在维持什么现状?民进党一天到晚的说台湾共识,台湾共识又是什么共识?法理台独你们不敢做,用分离主义的思想,用逃的论述和骗的手段,来骗选票!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再到蔡英文,到底哪句是真话?真正的话?”


       

字字切中要害,句句直刺心肺。这就是呛人的红辣椒!洪秀柱不仅敢说,还敢做。经历了去年国民党地方选举的惨败,到今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领表开始前,竟然没有一个“A咖(大佬)”级人物出来参选,“小辣椒”终于冲冠一怒,但不是为红颜,这次是红颜为江山。


       

于此同时,让我们看看,国民党的A咖们都在想些什么,忙些什么?


       

马英九,65岁。以“三不(不统不独不武)”口号登上大位的“老实人”,连任两届,但始终不敢在两岸关系上有所突破,在胡连会奠定的两岸交流沟通的大平台上,虽然做了一些具体实践,但最终被民进党牵着鼻子走了八年,最后政绩平平,招致2014国民党地方选举的惨败。


       

朱立伦,55岁。马英九引咎辞去党主席后匆忙当选。但瞻前顾后,少有担当,2016大选领表阶段就表示不参选。2015年5月到大陆一行,虽与大大见面,但回去后依旧以“怕为家人惹来麻烦”的可笑理由,坚决不参选。


       

吴敦义,67岁。现任马英九的副手,台湾地区少有的“学者型”政客,有人脉,有阅历,博学精辩,精明强干,但因为经常“祸从口出”被冠以“白贼”(闽南话爱说谎的人)的帽子,又因是马的副手,一损俱损。前瞻仕途到此为止,剩下的时间可以专心做学问去了。


       

王金平,74岁。现任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此公任职“立法机构”40年,做了16年的“院长”。江湖人称“万应公”。圆融贯通,左右逢源。在台湾蓝绿阵营都很吃得开。也有人指斥他为“蓝皮绿骨”,是当今国民党第一大叛徒。2013年9月,因“台湾水门事件”引发其与国民党(马英九)的直接对抗。虽最终保住国民党籍和“立院院长”职务,但元气大伤,民望日下,已无力问鼎大位。


       

在国民党内男人们集体“不行”的时刻,2016选举还是如期而至。国民党内不选的不选,看戏的看戏,怯阵的怯阵,一场无人可选的危机降临到国民党头上。


       

可叹啊,一个百年大党,昔日是何等风光!


       

黄花岗前,多少精英年少,舍生取义。
武昌城下,多少仁人志士,血荐轩辕。
北伐路上,多少热血男儿,慷慨悲歌。
台儿庄里,多少长刀滴血,手刃雠寇。


       

沦落到今天,面对一个选举,国民党竟然要唱一出“空城计”!难怪民进党哈哈大笑,2016,蔡英文躺着都能赢。


       

国民党没汉子了吗!不,还有最后一位,女汉子!


       

三、坚持九二共识,实现一中同表,和平之路要向前再迈一大步!            


       

洪秀柱说:我没有别的,只有满腔热血、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一身的胆识勇气,奉献给大家、奉献给人民!


       


       

卡通画里,她是武林高手        


       

海峡两岸在2005年连战访问大陆,实现历史性的“胡连会”后,结束了长达近六十年的人为阻隔。开始在经贸、金融、文化、教育、旅游等各方面展开密切合作。但洪秀柱认为,这远远不够,中华民族不能再继续割裂下去,要实现两岸的永久和平,必须敢于探索“政治深水区”。

这是一个女人的政治宣言,她如当选,必将成为闪耀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耀眼人物。


       

看看洪秀柱从政20多年来的所作所为吧:


       

2001年6月20日,国民党中常会上,怒斥李登辉对国民党“不忠、不仁、不义”,是“党内毒瘤”,提议立即开除其党籍。


2002年3月17日,主导召开“立法机构教育文化委员会”,直斥公职人员家属不应参与开办学校,利益回避。


2002年10月21日,主导开展关怀弱势群体的“心灵飨宴”系列活动,关注社会弱势群体。


2003年2月10日,举办记者会,呼吁公职人员退出媒体经营,确保媒体超然运作。


2008年8月14日,召开记者会,出示瑞士检方存证信函,揭露“陈水扁家族弊案”,并最终将之绳之以法。


2012年4月,批评大陆慢待孔子嫡传79代孙,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的长孙孔垂长,呼吁大陆重视儒家文化。


2015年5月,正式参选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提出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推动两岸“一中同表”的政治理念。


       

辣椒很呛人,但是很提味,辣椒是配菜,也能入大餐!


       

在洪秀柱的眼中,台湾内部不能再因为蓝绿之争这么沉沦下去,国民党应当理直气壮地回击民进党的“台独”逆流。民主不是与大陆13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而是争取13亿人民民心的凭籍。台湾和大陆不能这么只谈经济不谈政治,两岸的政治家要勇敢翻开两岸命运共同体的新篇章。

这是何等的魄力、勇气和担当!


       

让我们一起重温2012年6月17日,第四届海峡两岸论坛大会上,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洪秀柱的内心告白:


       


       

儒雅与智慧的小辣椒        


       

“无情的战火将同一个民族的人民撕裂,好不容易两岸从敌对到和解,从破冰到春暖花开,如今我们更能剪烛西窗、把酒言欢、携手共进,在许多领域开展了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


       

今天不但台湾掀起“大陆热”,大陆也掀起了“台湾风”。这都是因为两岸拥有共同的记忆、血缘和历史,海峡两岸有割不断的文化脐带,也有诉说不完的悲欢离合故事。如今随着时间抹平伤痕,未来浮现的是两岸更美好的憧憬。


       

两岸同胞,不管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之下,都要从我们的“心”做起,互相容忍谅解,追求和平,两岸的施政都要以和为贵、以人为本,才能为子孙开启一个更繁荣富庶、永续发展的新世纪!”


       

唯情动,方吐肺腑之言。


       

四、我没有失败,无论选举最后是什么结果,我都是胜利者。            


       

2015年5月16日,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摄制现场,“小辣椒”特意穿了件桃红色的外套,配上她一贯钟爱的珍珠耳饰,显得雍容、淡定、儒雅、年轻。


       

“从宣布参选的那一天,我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各种冷嘲热讽,说我自不量力,台面上数来数去,从来没有数到过我。人脉不如人家,钱脉金流差的太多太多,你有什么条件来参与这场竞争?我常想,人脉钱脉是不是选举的唯一条件呢?2008年,奥巴马的人脉钱脉比希拉里相去甚远,但他赢了。如果把人心唤醒起来,那个力量是沛然莫之能御的。”


       

说起人脉和钱脉,洪秀柱岂止是没有,甚至还是负资产。当她宣布用自己的积蓄,不动用国民党一分钱参加选举之后,非但民进党不屑一顾,连国民党内也有不同的声音。大佬们用惯用的思维和标准去打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辣椒”,甚至抬出了“防砖机制”去杯葛。


       

防砖机制顾名思义,就是防砖留玉。要求报名参选者在取得联署签名支持后,还需要获得30%以上民调的支持,方可成为国民党建议提名的“候选人”。如果不能通过30%的民调,则国民党将启动征召机制,指定“候选人”参加选举。此举一出,舆论哗然,纷纷指责国民党内部设限,抗洪防洪。


       

很多人,包括国民党内部人士,均不看好洪秀柱在尚未开始拉票之前,就要获得30%的民调支持。觉得这分明是有意刁难。更有大佬放出话来,等待党内的临时征召。对于种种杂音,洪秀柱展现了她一贯的儒雅微笑,她对大家说,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我们目标是什么?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你们——只有胜利!


       

2015年6月14日(今天)上午10点,国民党秘书长李四川举行记者会,拆开三家民调机构的密封资料,当场宣布,洪秀柱以46.2%的民调支持率,跨越“防砖门槛”。


       


       


       

在互联网+大数据的时代,有些事情还就是这么有趣。你看好的大公司大企业,它就倒闭了。你不看好的小企业小生意,一夜之间就做大了上市了。说到底,王侯将相真的可以没种,草根民女也可以瞬间俘获万千拥趸的心。当无人看好的洪秀柱在拿到46%的民调支持率后,那些振振有词的“专家们”闭嘴了,那些冷眼旁观的“大佬们”傻眼了,那些鼓吹台湾不想和大陆统一的“水军们”消停了,甚至连刚刚“面试”归来的“空心菜”也蔫巴了。
       


       

在凤凰卫视的专访中,吴小莉曾抛出了一个善意的问题,“如果这个选举没有最终达到彼岸……”还没等吴小莉说完,洪秀柱马上截住她的问话。


       

“我还是赢,我赢在帮助中国国民党理清了策略和方向,第二个赢在我如果不成,在公职时间结束之后,我回家了,我将重新找回这么多年我喜欢却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比如音乐比如旅游,我自己心爱的国乐,都已经生疏了,荒废了……我有信心,只要做得好,我们没有输的道理。我们会赢!”


       

67岁,当众多这个年龄的大妈们想着今晚是跳《小苹果》还是《民族风》的时候,一位铁娘子独自上路,去寻找一个政党100年前的光荣与梦想。


       

她以一个瘦小的身躯,独撑起一座将倾的大厦,她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如僧侣般忘我地祈愿海峡和平之海风。在她的背后,是中山先生期许的目光。


       

她以清晰的两岸政策论述,指明台湾终将与大陆合为“命运共同体”(大大原话),已成民进党的竞选“天敌”。如果她代表国民党出战,“小辣椒爆炒空心菜”定当别有一番滋味。


       

滩险浪急,方显中流砥柱,望东南,一柱擎天!


       

吾尝闻,大勇于夫子,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