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罹難,借助他人身軀,「華人女鬼」上警局報案!她希望借助他人身軀,找到家屬,把她領回安葬,以免淪為孤魂野鬼﹗                    

更不可思議的是,報案人(女鬼)口口聲聲是因自尋短見被撞死,與人無尤,要求警方不可對付肇禍司機。                    

這起活生生的現代聊齋版本,是發生在此間拉美士一個巫裔家庭,被華裔女鬼上身者為卡達山裔少婦安娜(廿四歲),她前後遭女鬼附身兩次,其中一次更「帶」著女鬼上警局報案。                    

這名自稱為來自怡保的「女鬼」,是於2007年9月6日早上六時許在拉美士丁能路,被一輛十八輪的巨無霸撞倒,復遭車輪輾過,頭顱破碎、面目全非,警方也因死者身上沒有任何證件,無法辨認死者的身份。                    

2007年9月9日上午,女鬼突然上身到卡達山裔少婦身上,自稱名叫CHONG MING,現年十七歲,住在怡保,在麻坡讀書,請幫忙向家人聯絡。                    

這項突如其來的演變,把安娜給嚇壞了,幸好住在安娜鄰家的一名巫裔男子略懂巫術,在他的協助下將女鬼驅走;在這之前,女鬼曾在紙張塗寫名字、年齡以及住址,同時也寫下數句「請幫忙我」的句子。                    

安娜原以為女鬼已被驅走,沒想到當晚又被「看上」,女鬼又上其身軀,並要求一名會講華語的人士前來協助「她」,並以馬來話、英語以及從來沒有講過的華語和福建話說出要求,尋找一輛汽車和一條項鍊。                    

她還說:「我並非是意外被撞死,我是自尋短見的,請不要責怪肇禍司機,錯不在於他,幫我找出家人。」                    

「女鬼」的要求,眾人無法為她完成,結果鬧上警局,卡達山裔少婦惟有「帶著」女鬼,在丈夫和鄰人的陪同下,到拉美士警局報案。                    

消息說,拉美士警方已將上述「報案」以特別個案處理,警方也跟著「女鬼」報案時所提供的線索,北上怡保查訪,但並沒查訪出「女鬼」的家屬和住址。                    

講身世‧數家人 兩個靈魂共一體                    

雖被「女鬼」上身,但少婦還有少許知覺,但處於半昏迷狀態。                    

被女鬼上身的安娜(廿四歲)指出,當女鬼上其身,並不是霸佔她的頭腦,就好像兩個靈魂共用身體般,當「她」上身時,她還有少少知覺,但都處於半昏迷狀態。                    

安娜指出,女鬼聲稱自己身裁高挑,但身形略胖,只希望通過上身可以找到家人前來認領遺體。                    

「自稱為車禍死者的女鬼,遭遇車禍的事發地點正好是上班途中,既是前往昔加末丁能的道路,我親眼看到死者死狀,頭顱破裂,死狀駭人,真是慘不忍睹。」                    

來自沙巴的安娜是卡達山裔,和丈夫育有五名孩子,分別為二女三男,一家大小住在事發地點兩百公尺處的拉美士胡姬花園雙層廉價屋。                    

但由於發生此鬼上身事件後,一家人目前暫時搬至丈夫的老家,以免再次惹「鬼」上身。                    

腦袋已碎難回想.感激路人置桶保全屍                    

「女鬼」聲言是自殺,車禍不是羅厘司機的錯。                    

「我是自殺的,羅厘司機根本來不及煞車,不要責怪他,是我要去撞他。」                    

「可以幫我找家人嗎?我的腦袋已被輾碎,沒有頭部,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求求你們救救我。」                    

附身少婦身上的「女鬼」向眾人深表感謝,因她「遭遇」車禍當天,有人在她屍體附近放了三個桶,才不至於讓其它的轎車輾過,她還用華語說聲「謝謝」。                    

撞倒這名「女鬼」的羅厘司機王先生受訪時說,事發當天,當羅厘途經事發地點時,突有一名女子從左路旁衝出大道,他馬上擺動駕駛盤,但眼前的女子並沒閃避,反而沖著羅厘的去向而來,似乎有意要撞羅厘。                    

「我不能確定這名女子是否要自殺,但很肯定的是,她無意閃開羅厘,並雙手放在頭上被撞倒。」                    

一名神料店東主鄭文生指出,眼看無人替女鬼超渡,他們便於星期日晚上十一時,在事發地點做法事,燒冥紙給她,希望可以替女鬼做點事情。                    

見無頭鬼‧撒黃薑粉 「回電6066」亂畫符                    

上身卡達山裔少婦身驅的「女鬼」,竟是一隻無頭「鬼」﹗                    

卡達山少婦第一次被「女鬼」上身,是發生在星期六清晨四時四十五分,當時兩夫婦坐在客廳無法入眠,突然安娜身體失控,並開始語無倫次,還要求要尋找隔壁鄰居阿曼巴迪(四十六歲),因為相信阿曼可以協助「她」。                    

兩人較後向阿曼求救,當阿曼開門時,只看到門前的安娜一直在哭泣,其丈夫雙手抱著她進屋。                    

安娜進了屋子時,阿曼頓時大嚇一跳,因為他看到安娜身上附著一名「無頭」的鬼,對於稍有研究巫術的他來說,他還是首次遇到類似的鬼,雙腳不停地在發抖,自己也不曉得該如何解決。                    

在施法前,阿曼準備籐帳和黃薑水以應付這隻鬼魂,這些都是對付馬來鬼魂必備的法事,但當他叫安娜走出屋外時,他看到安娜的雙手下垂,心知「無頭鬼」並不是馬來鬼魂,於是便叫安娜雙手抬起,並向她撒黃薑粉和米。                    

他們進入屋子後,安娜拿著杖便開始講話,但沒人明白她所說的語言。過一陣子後,她才開始用馬來語說「救命救命」,但在場的阿曼和其丈夫表示,她的語音很明顯地是帶有華語腔的馬來語。                    

安娜在「女鬼」的驅使下,要求寫字,他們便拿來一張白紙墊在報紙上,讓她寫字,只見她在白紙上寫「請回電6066」,然後亂畫符。                    

可能女鬼嫌白紙不足以讓她寫字,她便一手把白紙丟掉,並在報紙上寫字。                    

阿曼表示,當女鬼寫下6066的號碼時,他才放下心頭大石,因為在他們的靈界說法,該號碼代表善鬼,並不會害凡人。                    

男友變心曾墮胎.兩件事情未辦妥                    

少婦被「女鬼」上身後,一直哭泣著,眼神非常怪異﹗                    

卡達山少婦被「女鬼」上身,轟動整拉美士地區,公眾紛紛前來湊熱鬧,並希望能夠協助女鬼一了心願。                    

其中一名較大膽的鄰居林振萬(六十五歲),便向安娜探問到底她發生了甚麼事。                    

林振萬當時也擔當翻譯員,他說,「女鬼」上了安娜身軀時,安娜只是一直哭泣著,而且眼神也非常怪異,自己也被嚇著。                    

他指出,女鬼一再重複自己的身世是CHONG MING,還有兩件事情還沒辦妥,希望眾人協助她尋找男友的轎車和項鍊。                    

他說,「女鬼」自言有個要好的男友,但他已離她而去,她也曾為他而拿掉孩子。                    

「她自言是自殺的,被撞死的事情並不是羅厘司機的錯,事發現場找不到鞋子,因她是從屋子跑出來。」                    

「她是知道羅厘司機根本就來不及煞車,才沖出馬路。」                    

林振萬說,「女鬼」也透露男友的轎車號碼和項鍊收藏的地點,但當公眾前往尋找時,並沒找到轎車和項鍊。由於心有不甘,「女鬼」才決定報警。                    

同時「女鬼」也聲稱自己擁有十一名兄弟姊妹,本身排第五,其中一名七歲的弟弟叫KIM MING,父親已逝世,母親住在怡保 JLN CHERAS,現暫住在吉隆坡,以照顧剛生產的姐姐。                    

女鬼是華人, 留字求母原諒                    

女鬼上身少婦身體,親筆留字向媽媽說聲對不起,再也見不到她了﹗                    

女鬼是在一張馬來報紙上,以英文寫自己名叫HONG MENG,來自JLN CHERAS IPOH PERAK。                    

她同時也寫到男友名字叫CHONG BENG,並深愛他(I LOVE U)、更寫下男友電話號碼為:013-47XXXXXX。                    

她還寫著GO BACK SCHOOL、PLEASE HELP ME、I WANT SCHOOL、 PLEASE HELP ME、HONG WANT SCHOOL。(我要回學校,請救救我,我要回學校)                    

報 紙的另一頁寫著:PLEASE HELP ME、I WANT SEE MY MAMA、I WANT SAY I AM SORRY、THANKSFOR MAMA BUT SHE CAN’T SEE ME NOT AGAIN、THANKYOU!”,(請救救我、我要見媽媽,我想說對不起、謝謝媽媽但她永遠再也見不到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