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被拐进马戏团 躺碎玻璃挨踩沦为赚钱工具

发稿时间:2015-06-19 13:58:45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毛毛向海都记者讲述半年来被拐到逃跑的经历

  13岁的毛毛(化名)回到漳州长泰老家了,那是6月14日,距离他被马戏团拐走正好半年。这半年对他来说,像个噩梦。

  去年12月14日,他被人带上一辆马戏团的车,从此被控制。白天,马戏团老板让他假装孤儿去乞讨,讨钱少了就要打。晚上,他更遭受非人虐待。老板让他躺在仅铺一个米袋的碎玻璃上,踩到他身上,向观众博同情要钱。他的背上至今留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上个月,他和另一个孩子讨钱少了怕挨打,逃到湖南岳阳平江县。在那里,命运有了转机。当地好心人贺未美收留他们,给他们吃住,帮他们疗伤。取得信任后,他终于开口说出被拐的真相,在贺未美的帮助下成功回家。

  【失踪】                

  父亲难抵相思 强迫自己劳累                

  吴长寿记得很清楚,儿子是在去年12月14日失踪的。当时,亲友们找遍了长泰县城,连祖祠的旧棺材都掀开翻找,可毛毛就此好像人间蒸发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毛毛的奶奶回忆,那天是星期日,毛毛跑到她那边讨方便面吃,之后骑自行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她因此旧病复发,两次住院共2个多月。

  亲友们到泉州、厦门、漳州市区、东山等地一路找,看到村庄就下车。吴长寿是个理发师,他无法接受儿子失踪的事实,每天拼命让自己忙碌着。几乎每个晚上,他都要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直到凌晨两三点,眼皮实在支撑不住了,才躺到床上去,日渐消瘦。

  吴长寿的弟弟担心他们夫妻,特意交代晚辈不要在他们面前提起毛毛的事情。

  长泰公安局也通过微信发布寻人启事,一时间微信点击量达2万多,全城很多人关心此事。

  可毛毛依然没有任何音讯。

  【转机】                

  时隔半年来讯 孩子身在湖南                

  一晃半年过去,6月4日,吴长寿接到长泰武安派出所的电话,说毛毛找到了,在湖南岳阳,还给了个电话号码。

  他将信将疑,打了过去。电话那头,哭声传来,这真的是儿子的声音!这是真的!儿子终于找到了!吴长寿吊了半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毛毛的奶奶得知此事,立马拄着拐杖下床,碰到熟人就说孙子找到了。

  6月14日,毛毛被亲戚接回长泰。车还没到,奶奶就精心梳洗,头别榕树叶,为孙子准备火炉,煮好鸡蛋面线和韭菜。毛毛一到家,奶奶就让他小心跳过火炉,看着他吃完亲手煮的面线,这才心宽,奶奶内疚自责的心也终于宽了,孙子终于回家了。

  【讲述】                

  毛毛是怎么找到的,这半年来,他到底去了哪里?在大家关切的询问中,毛毛脱下衣服,背上满是旧伤疤。他说,这些都是玻璃碴扎的。

  被骗进马戏团 沦为赚钱工具                

  失踪那天,一个年轻人让毛毛帮忙找网吧,然后请他吃了砂锅,后来就带他上了一辆马戏团的车。车上有蛇、猴子、大老鼠等,毛毛玩得很开心,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着了,醒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车上除了那个年轻人外,还有马戏团的老板和他的老婆,还有一个比毛毛稍大的小孩。

  离开长泰后,毛毛就被控制住了。白天,老板让他跟另一个孩子出去乞讨,教他在纸上写父死母跑,家有弟妹这些博同情的话,到处要钱。一般情况下,他们能讨到70到150元钱。不过,只要少于80元,晚上回去就要被老板抽打。

  晚上,他们还要表演。老板把啤酒瓶砸碎,铺上一个米袋,强迫毛毛躺上去,然后整个人踩到毛毛身上。老板常常吆喝:“这个小孩的父亲在煤矿上班,煤矿瓦斯爆炸不幸身亡,孩子的母亲带着弟弟妹妹改嫁他人,小孩子的家里还有一位70多岁的奶奶。希望大家看在他这么卖力演出的份上,帮帮他。”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会嘘声一片,说毛毛可怜,然后就掏钱扔进乞讨盆。给10元以上的观众,老板还会送他们佛珠、汽车挂件、小弥勒佛等小饰品。如果表演赚钱多了,老板会口头表扬,偶尔心情好,会给他们一点钱买零食吃。

  讨钱少了逃跑 遇到好人收留                

  经常挨打,还要卖力表演,让毛毛萌生出逃跑的念头。

  上个月的一天,老板让他跟一个稍大的孩子去讨钱,约定傍晚在哪里集合,老板就开着车到农村找表演的场地去了。到了中午肚子饿,他们用讨到的钱买了吃的。买完吃的,毛毛只剩下70元,另一个孩子剩80元,怕钱少了,回去又要挨打,两人计划逃跑。

  他们带着要到的钱坐车到湖南岳阳平江县,很快把要到的钱都花光了,又开始在街上流浪。

  昨天傍晚,海都记者联系到了好心人贺未美。

  那天,他正好去平江县城看望母亲,雨很大。他意外发现毛毛和同伴站在一家超市的玻璃窗下避雨,穿着厚厚的棉衣,与当地天气明显不符,而且还是赤脚。观察了一段时间,两个小孩发现有人注意就跑了,他一路跟了过去。他一度跟丢,后来在一家面包店旁找到了他们。

  贺先生试图跟他们交流,但是他们不大愿意说话。聊了很久,大一点的男孩终于开口,说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他们是两兄弟。贺先生听了心酸,见已到中午,就给他们买了面包吃,又带他们去买了鞋子、袜子和衣服。他想带孩子们回家洗澡、吃饭,但他们死活不愿意,劝了很久才跟他走。当时,毛毛的脚和皮肤有些溃烂,贺先生给他做了消毒护理。

  半个月后,毛毛被贺先生的爱心打动,觉得他是好人,坦白真相,说自己是长泰人,报上家里的具体信息。贺先生要带他去报警,因为马戏团老板曾骗他会被警察抓,他很担心,屡屡拒绝。他跑了4次,贺先生追了4次,最终才带着他去派出所。毛毛这才得以回家。

  【后记】                

  毛毛父亲:望儿子的故事 能给世人警醒                

  前天晚上,吴长寿在附近的积山村看到马戏团表演,跟儿子说的情况一模一样。一个小男孩躺在地板上,身上压着一块大石头。

  他怀疑,这个孩子也跟儿子一样,是被拐带的,“有哪个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这样遭罪”。他特意上前拍了几张照片,如果有人找过来,可以提供线索。

  他告诉海都记者,希望儿子的遭遇能给世人一个警醒。跟儿子一样大小的孩子最好动,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类似的马戏团刚好使孩子感兴趣,把孩子骗走当赚钱工具。

  他希望警方能对这些流动马戏团里孩子的身份进行查证,让他们都能顺利回家,不要在外遭罪。 (海峡都市报记者 曾炳光 杨清竹 实习生 林燕玉 文/图)

原标题:男童被拐进马戏团 躺碎玻璃挨踩沦为赚钱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