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狱警得知自己分别管的两名罪犯原来也是一对父子,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改造,父子狱警寻思着让父子罪犯趁着父亲节在狱中见个面。

                       

■老孙亲手缝制了一个“男儿当自强”的小牌匾送给儿子。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在狱警李世军、李强父子的帮助下,孙氏父子在狱中得以会面。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原标题:父亲节前夕,韶关武江监狱,一对父子狱警,一对父子囚犯——

两对父子“上演”一场人生亲情戏

都说父爱如山,然而山在远处高大,“家”却在近处温暖。这是高墙里的两对特殊父子,一对是父子狱警,一对是父子罪犯,同样浓烈的父子情,却阴差阳错划出了完全相反的人生轨迹……偶然的机会,父子狱警得知自己分别管的两名罪犯原来也是一对父子,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改造,父子狱警寻思着让父子罪犯趁着父亲节在狱中见个面。于是,昨日在韶关武江监狱,上演了一场近在咫尺的久别重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母爱可能更容易体会,但父爱是在关键时刻让你有切身体会的。”

现场                        

这是近三年来第一次见面说话                        

两个大男人一言不发,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一见到儿子,老孙禁不住热泪盈眶。两个大男人,一言不发地走近,紧紧地抱在一起。良久,老孙才舍得放开,站在儿子面前的他,身形明显瘦小很多,他低着头,不停地拭泪,听着儿子絮絮的交代,反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收到了最好的父亲节礼物                        

老孙并不知道什么是父亲节。这次是入监一年多以来和儿子的第一次会面,让他第一次知道了父亲节,这个节日的意义莫过于此。儿子并没有准备礼物,但对于老孙来说,能见到儿子就是最好的礼物。

上一次这样面对面,说说话,已是三年前,当时的小孙总是爸爸长爸爸短,这次,他竟然忘了喊“爸爸”,老孙为此还伤心了一阵。

老孙,48岁,安徽人在东莞。小孙,22岁,跟着父母在东莞长大。2012年,从事发廊色情生意的孙家三口和其舅舅一家四口,在扫黄行动中先后被抓。其后,相继因组织卖淫罪入狱。孙母获刑11年,在省女子监狱服刑。孙父也就是老孙,获刑8年,于2013年底来到武江监狱服刑;两个多月后,小孙获刑4年,也来到了武江监狱。

老孙原没想到,儿子会和自己来到一个监狱服刑。那是2014年1月份,老孙进来已经两个多月了,那天他身体不舒服,来到监区医疗室拿药,一声“爸爸”让他又惊又喜。儿子在自己的监区冲凉,从窗口远远看到了爸爸的身影,他说,此前在板报上看到过爸爸的名字,也是很惊讶。

“都快3年没说过话,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因为监狱的管理规定,父子俩身处不同的监区不能交流,最多见面的时候也就是在放工或集体活动时,擦肩而过,眼神交汇……但对于老孙来说,已是满足。

希望儿子出狱后走上正路                        

尽管不能见面不能说话,但老孙还是想办法,省吃俭用,在监狱里的小卖部买下零食,托管教干警捎给儿子。小孙深知它们来之不易,“这都是爸爸的心意,他怕我无聊啊,我都很喜欢。”在他看来,这些东西虽然普通,但这已经是爸爸能给的最好了。

儿子走后,老孙仍是不断地抹眼泪,双眼通红。如果能顺利减刑的话,今年10月儿子就能出狱了,对他来说,既高兴又担心,儿子一个人在外面熬得住吗?会不会交上坏朋友? 临见面的前一晚,老孙连夜赶工做了一幅金色的布牌,上面用红线绣着“男儿当自强”几个大字。他希望儿子一个人在外面更坚强更努力,不要再走弯路。

“你和妈妈好好保重,我出去之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照顾家人,找个正经的职业,你们放心。”这是小孙说的最多的话。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小孙觉得自己一夜长大了,“到这个年纪不可能再靠父母了,父母早晚会老的,不可能一直照顾我……”小孙想好了,出去自己可以去酒店或者网络公司求职,自己曾有过工作经历。

父子AB面                        

A                        

这位父亲,给了儿子建议和选择的空间                        

今年26岁的李强是典型的子承父业。爷爷和爸爸都是狱警,而他,也在一年多前,成为了一名狱警。李强是独子,此前在广州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广州工作,可是想到要照顾父母,他便回到了韶关。

虽然在同一所监狱,但父子俩见面的机会却并不多。狱警经常要三班倒,逢年过节必然加班,经常是老爸李世军刚下夜班,他又去上夜班了,两个人连周末都很少碰头,一家人聚齐就更难得了,“还是上学的时候一家人出去玩的机会多。”

李强比小孙大三岁,两个人平时也聊得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强得知自己和父亲各自监管了一对父子,也就是老孙和小孙。他会向父亲打听老孙的情况,给小孙打打亲情牌,有意无意地透露一些老孙在监狱里的情况,帮助其改造。父亲总会提醒李强,不要让犯人忘掉亲情,那是每个人心底最容易波动的一根弦。正因如此,在家里很少谈论工作的父子俩,寻思着让老孙和小孙趁着父亲节在狱中见个面。

与小孙相比,李强觉得自己很幸运,父亲是个在外人看来比较沉默的人,对于他的工作,也并没有以前辈的身份来说教。高考时,李强考得并不理想,父亲给他建议,要不直接去上大学,要不复读一年再争取一次。最终,李强选择了复读。至今,他都非常感谢父亲所给予的选择空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母爱可能更容易体会,但父爱是在关键时刻让你有切身体会的。”

B                        

这位父亲,将儿子带在身边却连累了他                        

因为读书不行,初中毕业之后的小孙就开始出来工作,先后在酒店、士多店、理发店都打过工,但因为觉得工作太辛苦,而拿到的钱太少,最后选择回到了父母身边帮忙“经营生意”。

那之后,靠着组织卖淫,小孙开上了本田汽车,用着时下最时尚的苹果手机、苹果电脑,那段日子他过的特别舒心,不过,好景不长。

“我没怪过别人,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小孙说。

然而,老孙却从没停止过怪自己。因为不放心,他从小就把儿子带在身边,想看着他,儿子不太爱学习,加上中考失利,本想让他跟着自己找份工作好好做事,没想到最后是大人犯了错误牵连了孩子,老孙至今自责不已。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