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故事文章、笑話裡啟發人生智慧


我是" 物質上的東西我都有,但生命真正的意義不在物質,我是回台灣買靈魂的" 


最近是不是在電視上,看過統一AB優酪乳的廣告呢?是不是對片中那位主角印象深刻呢? 


他是門諾醫院的院長黃勝雄醫師,八年前在美國匹茲堡大學任教、醫病。 

黃勝雄是享譽美國的腦神經外科權威,是白宮的座上客,也曾是雷根總統隨行的指定醫師,被認為是 Doctor's doctor(許多醫生的腦神經外科醫生)的他,一年要服務五千位病人、動三百六十個手術,他的年薪超過百萬美元,住家占地四甲。 


1990年門諾醫院前院長薄柔纜醫師退休回美國,薄醫師因長年吃阿斯匹靈有耳鳴與重聽的毛病。


雖然如此,他依然無悔為交通不便、醫療不發達的花蓮,奉獻前後將近40年之久,退休後,連住家都沒有。這種捨己為人的情懷,更教黃勝雄相當佩服。 


1991年薄院長在洛城接受台美基金會的台灣奉獻獎時,他呼籲:「我為台灣奉獻了這一生,我盼望台灣人,尤其是台灣的醫生,也能像我一樣為自己的同胞,尤其是弱小無助的、需要人照顧的花蓮百姓服務,很可惜! 


台灣的醫生好像覺得到花蓮很遠,到美國比較近,沒有人要去花蓮,倒是很多人跑美國來。」 


這一番話,讓黃勝雄醫師決定放棄在美國的一切,回到花蓮服務。他離開美國時,美國政界、醫界共有四百人來送他,州長、議長都來了,當地的人如此地不捨。


他告訴他們,在花蓮,他有更多的病人在等他,這是上帝託付他的地方,他要回來。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黃勝雄從前院長薄柔纜的手中,接下了院長的棒子,至今已經將近八年了。 


黃勝雄他堅持自己開車,即使為了偏遠山區的巡迴醫療,他仍然自己駕著吉普車開二、三小時上山下海。門諾董事會體念他的辛勞,幾次想為黃勝雄請司機,卻老被拒絕。


他說:「門諾還需要社會的支持,如果我可以請司機、買好車,我們就不要捐款了。」黃勝雄以耐心、愛心對待每一個病人,他總是花三、四十分鐘看診一名病人。


認識的人擔心他的身體能否承受過度的勞累,六十三歲的他,總以一貫的笑容回說:「沒關係,我很健康!」 


黃勝雄擔任門諾院長的薪水,月薪三十萬元,不但比一般醫院的院長薪水少,甚至不及過去在美國薪水的十分之一,但他還把其中的二十萬元捐回醫院,自己住在員工宿舍過著簡樸的生活。 


一般人無法擁有的,他得到了;一般人放不下的,他卻捨得。 


黃勝雄說:「我有大房子、很好的車,物質上的東西我都有,但生命真正的意義不在物質,我是回台灣買靈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