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你有滿滿的心事,蓮你有滿滿的思念,你也有滿懷的憂傷。

讓我想想,蓮的心事——

蓮,你一定有很美妙的心事,而且,不願與別人分享,只有自己偷偷的笑。否則,你為什麼有含苞待放的花朵,常常遮住了蜻蜓初吻的秀眉與半邊的臉龐。你是那樣的溫文儒雅,又是那樣的卻卻生生,又是那樣的羞羞答答。

蓮,你一定有甜蜜的心事,而且,幸福無比。否則,你的花為什麼會開的如此絢爛;如此多姿;如此獨占鰲頭,亭亭玉立又是那樣的芳香四溢。濃妝豔抹,在水一方。

蓮,你一定會有思念,而且,思念的是那樣的徹骨,否則,你的身姿怎會挺立污泥中,是那樣的不染一塵;否則,你的花瓣與花葉不會在晨霧中那樣閃閃的碧色,晶瑩剔透。微風之後,抖落了一地的是,顆顆圓圓的晶瑩淚珠。那淚珠裡含有的是期盼與等待,那正是難耐的相思的具體表現。

蓮,你一定會有憂傷, 否則,你不會有低頭的苦澀;你的花瓣不會有半開半合的憂鬱;你的花瓣也不會有鬱鬱寡歡的脫落;也不會有淒淒楚楚的萎蔫。是呀,人們都知道你的美,你的嬌,你的超凡脫俗,誰人知道你的憂傷。

蓮,你矜持那份儒雅的清高,獨享那一池幽靜碧泓的倩影。讓那素水微波,漫過亭亭玉立的枝腰。在楚楚動人的葉脈中留下時光的唇吻;留下歲月的沉澱。

是誰丟了一石投在池中,激起的漣漪層層三千縷,驚起蓮的心事重重;是誰一雙深情的回眸,便種下心碎的蓮子,從那時起,蓮就無日無夜的期盼著,期盼著;懷著幽深幽深的情愫而等待著,等待著,等待那千年一遇的佳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