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在中原地區的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有一對年過半百的老夫婦,老漢叫常有根,是個本本份份的庄稼人;老太太的名字沒幾個人知道,村裡人只管她叫有根老婆。


有根老漢祖上人丁香火不旺,到了他爹那輩,就只有他這麼一個獨苗。成親之後,本指望多添男丁,延續香火,可老兩口子都快六十了也沒有養過一男半女,眼看這有根老漢就要成斷根老漢了。




突然有一天,有根老婆從地里回來后便說自己不舒服,還一個勁的乾嘔。有根老漢把村裡的赤腳醫生找過來一檢查,他老婆居然是有喜了。


得到這個消息,有根老婆高興的跟什麼似的,每天樂樂呵呵的給未出世的孩子做著小衣服,縫虎頭鞋,可有根老漢在一旁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原來幾年前有根老漢看著自己都這麼大歲數了,知道想要孩子是沒有希望了,便沒再和老婆同過房。村裡也有人議論他老婆,他也不去計較,心說老太婆都這麼大的年紀了,早過了生育的年齡,別說是我的種,誰的種她也懷不上啊。


眼看著自己老婆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起來,有根老漢越想越覺的蹊蹺,就勸老婆去醫院看看,是不是害了什麼病了。可他老婆說什麼也不去,說就是懷上了,肚子里的娃還動呢。


轉眼十個月過去了,到了臨盆的這一天。有根老婆在屋裡炕上疼的直叫喚,兩個接生婆出出進進的忙活著,有根老漢蹲在院子里,一口接一口的抽著煙捲,臉上絲毫沒有即將要當父親的喜悅。


大 約只過了一個多小時,就聽見接生婆尖著嗓子喊了一聲:「媽呀!」緊接著又是幾聲東西摔碎的聲音。有根老漢知道是出事了,趕緊的跑進屋,見他老婆癟著肚子, 躺在炕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兩個接生婆有一個趴在炕沿上,看樣子是暈了過去,另一個也倒在牆角,嚇的渾身篩糠,哆哩哆嗦的望著炕下邊的血盆子。老漢拿眼一 看,頓時嚇了一跳,只見那盆裡邊竟趴著一條半米來長的身上還帶著血絲的白蛇。


消息傳出,村裡頓時就炸了營。眾人議論 紛紛,說什麼的都有。有的說有根老漢進山套狐狸,衝撞了狐仙,狐仙發怒讓他老婆生了個蛇妖;也有說他老婆本來就是個蛇精,修鍊到了歲數便產下了後代;村長 兒子在外地混過幾年,自認為見多識廣,在大喇叭里胡說八道,說這種情況城裡頭也有,叫返祖現象。


有根老婆受不了打 擊,沒兩天就咽了氣。村長指著那條白蛇對有根老漢說,這東西留著不吉利,還是趕緊的把它弄死。有根老漢剛給老伴辦完了後事,望著牆角里凍的縮成一團的白 蛇,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心想它怎麼說也是老伴懷了十個月生下來的,也算是我的半個孩兒了,讓我把它弄死,我咋能下的了這個手啊。


第二天,有根老漢便背了鋪蓋,抱著那條白蛇,跑到深山裡搭了個窩棚。從此就住在那把蛇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給養了起來,每天給它喂水喂飯,還給它起了個名字,叫白孩兒。


後來,村裡的人覺的這事不吉利,便都從此閉口不提;這個村子又是地處群山之中,水電、公路都不通,消息也傳不出去。於是,這件事就這麼的給瞞了下來。


時間一晃十幾年過去了,省里有人在這片山裡開發了旅遊區,寬寬的公路一直修到村口,許多城裡的男男女女紛紛背著包跑到這裡來旅遊。村裡的人們也都沾了旅遊區的光,靠賣土特產、紀念品之類的東西發了家。


可是好景不長,旅遊區剛剛火了沒幾個月便傳出有一批遊客在山裡失蹤的消息。公安局和旅遊區辦公室組織了好幾撥人進山去找也沒找到。後來有幾個進山露營的大學生跑到旅遊區辦公室,說他們在山裡遇到一條白色的大蟒蛇,足有二十多米長,跟水缸一樣粗。


辦公室的負責人聽了這件事,心想搞不好以前那幾個失蹤的人就是讓它給吃了,要不到現在怎麼連屍首都找不找?眼見著旅遊區的效益越來越差,要是不把這個禍害除了,恐怕以後就沒人敢來這旅遊了。於是當下便組織了一批人,進山打蛇。


打 蛇隊在山裡轉悠了十幾天,卻連個蛇毛也沒看著。有天晚上在老鄉家借宿的時候,那家主人偶然間跟他們說起了十幾年前有根老婆生了條白蛇,有根老漢又帶著蛇跑 到山裡的事。隊里管事的人急忙問那有根老漢現在在哪,主人說就住在前邊這座山的山坳里,那邊野果子多,野物多,人在那能活。


沒兩天,接到報告的旅遊區辦公室就派人找到了有根老漢住的窩棚,把白蛇的事跟他一說。




老漢起初不信,說我那白孩兒雖然是個畜生,但它只吃林子里的野物,從來就沒有傷過人。來人說你不信也得信,那人不是讓你養的蛇吃了還能是讓耗子拖了?既然它能吃野物就也能吃人。你養出來的禍害,你就得負責把它弄死,要不然你就得吃官司,給那幾個人償命。


有 根老漢一聽要償命,心裡就害了怕,只好去山裡找他的白孩兒。白孩兒看到了有根老漢,非常高興,立刻從暗處游出來盤著有根老漢跟他親熱。老漢看到白孩兒,眼 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一屁股坐在地上罵道:「我帶著你在山裡躲了十幾年,到底還是沒能把你的命給保住;你這個畜生咋也自己作死,山裡野物這麼多就不夠你吃 的?你咋個還吃起人來了,現在外邊的人要你償命吶。」


白孩兒像是聽懂了老漢的話,甩了甩頭,用尾巴在他腿上一勾,把帶他到了一處峭壁前。峭壁上有個山洞,洞口只是一道窄窄的裂縫,非常隱蔽,要不是白孩兒領路,一般人還真難發現。


山 洞裡邊很大,地上散落著許多金銀首飾。有根老漢看了一眼地上的東西,心說這可能是被白孩兒吃掉的人身上帶的,消化不了就吐在了這裡。想不到自己養大的白蛇 竟做出了這樣的事,也著實的該死,便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孩兒啊,你做的孽太重了,我下不了手,你還是自己尋個了斷吧。」白孩兒聽他說完,低下頭不動了, 似乎顯的很委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白孩兒抬起頭,蹭了蹭有根老漢的臉,慢慢的爬到峭壁邊,把頭猛的甩在石壁上,撞了個稀爛


有 根老漢抱著死去的白孩兒哭了好一陣,就找地方挖了個坑把它給埋了。回到家后,想起了那些首飾,便通知了旅遊區的人去拿。旅遊區的人按老漢說的地點找到了那 個山洞,一看裡邊的東西,大吃一驚。那些首飾根本不是現代的東西,都是有了年頭的古物,便立刻通知了當地的考古部門。考古專家們過來一看,果然是一個古代 富貴人家的墓葬,便組織發掘,從裡邊出土了不少的陪葬品。最後還從一個被落石堵住的墓道中掏出來幾具現代人的屍體,公安局的人過來一查,正是以前在山裡失 蹤的那批人,一個都不少。原來那些人都是偽裝成遊客的盜墓賊,聽說了這裡有古墓,便跑來這裡摸金。結果金沒摸到,反被塌下來的石頭堵住了墓道口,給悶死在 了裡邊。


有根老漢聽說了這事,悔的一口氣沒上來,生生的就給憋死了。


後來有個研究動物的學者想把白蛇的屍體帶回去做成標本。可把那個蛇墳挖開后一看,裡邊除了一堆枯黃的蛇皮外什麼東西也沒有。那個學者向一個路過的老太太打聽。那老太太就跟他說,有根老漢死的那天,晚上刮大風,她親眼看到白孩兒從土裡爬出來,褪下了蛇皮變成龍飛走了。


這樣的話學者當然不會相信,可村裡的好多人也都說他們在那天晚上確實看見有一道白光從那個墳里飛出來,真真的就是個龍形!


看完后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哭,至少我哭了!好感人!我真誠的祝福白孩兒從土裡爬出來,褪下了蛇皮變成龍飛走了!真心的祝福!讓更多人知道這件真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