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情妇涕泪过堂:

  她45岁,初中毕业,相貌平平,情夫为她求情,她为前夫求情

  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情妇“许小婉”涉嫌行贿一案终于揭开面纱。继陈弘平今年4月受审时还为其情妇“许小婉”(即许秋琳)三度求情后,昨日上午,许秋琳涉嫌行贿一案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许秋琳为了获得揭阳市道路工程项目,先后向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等人总计行贿237万人民币、133万港元。

  许秋琳又名“许小婉”,她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是单位行贿,而不是个人行贿,法庭休庭后将择期宣判。

  庭审陈述阶段,相貌平平的许秋琳声泪俱下自曝身世:“我有六个孩子,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许秋琳当庭为前夫求情。记者了解到,陈弘平在出事后,曾表示愿承担所有责任,请求办案人员不要追究许秋琳,“让她早日回家”,并多次在庭上为她求情。

  新快报记者 胡珊霞

  指控 为获工程,曾用纸箱装200万行贿官员

  许秋琳,1970年出生,初中文化。虽然此前网络上大量流传有关“许小婉”的图片,但现实中的她衣着朴素,相貌平平,在庭上除了多次为其前夫“求情”,还表现出对家人和孩子的惦记。

  2012年10月26日凌晨,许秋琳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公安机关羁押,许秋琳在庭上说她积极配合纪委、公安、检察等机关,“并破获了一些案件”,且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罪行。

  昨日,起诉书指控,2007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许秋琳与吴松光(系许秋琳的前夫,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另案处理)在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与时任揭阳市公路局总工程室主任罗荣辉的帮助下,通过挂靠一些公司,开始承包揭阳市公路局包括省道236线、国道206线、国道324线的大修工程或者改造工程及潮汕机场进场路主体工程等七大项目工程。

  许秋琳为了感谢郑松标及罗荣辉在承揽四大工程过程中及工程建设方面为其提供的方便,伙同其前夫吴松光或单独分四次向郑松标行贿现金共计人民币232万元、100万港元;分三次向罗荣辉行贿现金人民币5万元,33万港元。

  其中行贿最大的一笔为200万元人民币给郑松标,时间为2009年底一天晚上。许秋琳将现金200万元装进一个纸箱准备送给郑松标,由司机吴某负责搬装着钱的纸箱,吴松光开车载着许秋琳、吴某一起去揭阳市公路局。后由吴某搬着该纸箱与许秋琳一起送到郑松标的办公室,交给了郑松标。

  检方认为,被告人许秋琳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共计人民币237万元、133万港元,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辩护 声称行贿为一人所为,前夫毫不知情

  根据现场展示的证据显示,许秋琳与前夫吴松光于1993年登记结婚,2005年离婚,离婚后两人仍然生活在一起。许秋琳称,2007年她作为汕头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揭阳分公司的负责人,开始承建揭阳的一些市政工程,2008年正式注册成立了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前夫吴松光,实际控制人是许秋琳。

  许秋琳对于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包括四次行贿郑松标,三次行贿罗荣辉,总计金额人民币237万元、133万港元均没有异议,但她对检方指控的罪名表达了不同看法。

  “我作为润昕建安公司的负责人,为了企业的经济利益,感谢郑松标、罗荣辉对公司发展的帮助,向他们送去好处费应该是单位受贿,不应该是我个人行贿。”许秋琳在庭审中多次就此辩论说。许秋琳的代理律师也持这种辩护意见,但公诉人回应称,许秋琳行贿开始于公司成立之前,且行贿款中包括了个人财产。

  许秋琳还为前夫吴松光多次在庭上“说情”:“吴松光只是我公司的一名员工,所有行贿的目的他都不知情,即使他参与送出去的钱财都是在我的安排、指示下做的,我觉得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与他无关。” 记者了解到,吴松光也因涉嫌行贿罪仍被羁押。

  陈述 六个小孩“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

  庭审陈述阶段,许秋琳自曝身世:“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许秋琳称,她于2012年10月26日被公安抓走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孩子。“我有六个孩子,最小的才10个月,另一个23个月,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许秋琳说。

  记者了解到,2007年初,时任揭阳市长的陈弘平结识了许秋琳。许秋琳在与陈弘平认识之前已生育4个小孩,并已离婚,成为陈弘平的情妇后又与他生育了两个孩子。许秋琳被相关部门带走时,许与陈最小的孩子只有10个月大。

  许秋琳还说,自己在被抓以后律师告诉她外公两次急救住院,她都不能尽孝,今年外公因她去世,她感到非常悲伤。她请求法庭从轻或减轻判决,出去后为揭阳经济发展做出新贡献。

  据悉,当天旁听席上有许秋琳的家属及孩子,她向法庭请求对孩子说几句话,得到了法官允许。

  公诉人也认同了被告人许秋琳认罪态度好,有自首和提供他人犯罪线索的立功情节,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建议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

  链接

  揭阳三官员佛山受审均未宣判

  陈弘平多次为情人求情

  今年4月21日,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他被指控收受贿赂共计1.253亿元人民币、1720万港元。对于受贿的1.253亿元人民币、1720万港元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基本上都借给了许秋琳。

  据悉,陈弘平指示揭阳市原副市长郑松标等人为许秋琳在揭阳从事地产投资开绿灯、搞暗箱操作。明知许秋琳已涉嫌行贿,陈弘平被组织调查期间仍多次表示愿承担所有责任,请求办案人员不要追究她,“让她早日回家”。

  陈弘平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仍然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支柱企业。”

  郑松标首笔贿款收了百万

  今年6月12日,被视为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左膀右臂的原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在佛山中院受审,他被指控收受许秋琳行贿232万元人民币、100万港元。他在受审时辩称受贿是领导安排,原领导陈弘平成为其整个庭审中的“挡箭牌”。庭审结束后,法庭表示将择日宣判。

  郑松标谈第一次受贿称,2007年七八月的一天,他在茶庄里收受许秋琳送的茶叶盒,后来发现内有100万港元,马上打电话叫许秋琳拿回这些钱,后来陈弘平主动打来了电话,叫他不要“搞来搞去那么麻烦”,最终他才迫于无奈收下了这些钱。

  罗荣辉3次收许秋琳好处费

  今年1月15日,原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副科长、总工程室主任罗荣辉在佛山中院受审,他被指控涉嫌受贿,先后3次收受许秋琳送上的好处费5万元人民币、33万港元。

  新闻加点料

  传说中的“许小婉”是何许人也?

  许小婉是谁?

  万庆良落马后,网络上关于许小婉的传言激增,传言中,许小婉是万庆良和另一位揭阳落马高官陈弘平共用情妇,分别为两人育子,其本人能量巨大,并涉嫌借当地工程谋取巨额财富。

  传言版本不一,但"情妇"之说是所有版本共通之处。那么在揭阳当地,许小婉是否真有其人?她又是否真有传言中的巨大能量?

  服装店"传奇老板娘"

  网上搜索"许小婉",第一个结果就是关于"情妇合伙人许小婉"的博文。

  文章介绍,许小婉今年29岁,从事"高官情人"这个职业已有8年的"工龄",并直接导致广东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的落马。类似传奇故事的文笔之外,作者甚至配上了一张"许小婉"照片,一时引来无数转载。

  但经记者核实,文章内容漏洞百出:多名接触过许小婉的受访者称,许生于1970年,并非29岁,也未上过大学;作为广东揭阳人,她从未和罗荫国有任何交集。而文章中的照片,则是演员赵子惠,只不过是在其出演的电视剧《国家行动》中的角色名叫许小婉。

  在揭阳,"许小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名人,任何市民都能说出一些关于她的传闻逸事。

  流传最广的说法称,许小婉幼时父母离异,在揭阳县炮台镇的外公家长大。当时,揭阳还是汕头市治下的一个县城。之后,许曾在揭阳一家宾馆当服务员,由于收入微薄,她回到炮台镇,经营一家服装店,出售几十元到一百元不等的低端服饰。

  在炮台镇,受访者证实许小婉确实曾在此经营服装店铺,而今这家店已改名叫雅意服饰。老板娘称,这个店面并不是从许小婉手上承租的,但确有听说她曾是这里的老板。

  周边眼镜店和小商店的老板也证实,他们都曾见过许小婉在此开店,并称其店面产权目前挂在她外公的名下。

  坊间称,2003年,通过熟人介绍,许小婉认识了揭阳的一名黄姓官员,从此开始具备"官场资源"。

  当地一名企业家证实,他曾多次陪该黄姓官员前往服装店和许小婉见面。

  另外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企业家称,他曾在当年,为了疏通关系,单独拜访了许小婉,因年代久远他已记不清谈话细节,但记得许说起官场事很有底气,"不是个简单的服装店老板娘"。

  此后,关于许小婉的故事再一次陷入传说之中,传说中许小婉通过官场朋友介绍,认识了时任揭阳市委书记的万庆良和副书记的陈弘平。关于这一点,坊间传得沸沸扬扬,但揭阳官场对此讳莫如深。

  豪华别墅女主人

  2004年,揭阳市委、市政府作出引资30亿元建设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的决定。工程项目共106个,涵盖防洪、交通、绿化、环保、文化等项目,主要内容是榕城及渔湖堤围(44.92公里),沿堤围道路及绿化带(39.8公里),市区主干道整修改造等项目。

  传言称,从那时起,许小婉开始涉足基建项目,通过介入转包谋取巨大利益。之后,许小婉在渔湖镇包下五百亩地,转租收利。

  可以证实的是,许小婉确实在这个时间段开始暴富,展现出远超过一个服装店老板的财富。

  一名曾经和许小婉打过交道的房屋中介称,2006年左右,许小婉通过他一口气出租了数套房产。在他的印象里,许小婉"很轻浮。"

  同一时期,在揭阳市榕城区的江滨花园别墅区,许购买了一栋面积约480多平米的别墅。据了解,这套别墅,可卖到1000多万。

  目前,江滨花园别墅区共有48套别墅,面积从500平米到1000平米不等,别墅均为3层,院内可停放3辆轿车。

  据住在这里的居民林建明称,许小婉的家,就在该别墅区的B17号。小区物业的相关人员也证实,该栋别墅正是许小婉居住过的地方。

  B17号别墅外墙贴满灰黑色瓷砖,各个方向都安装了监控。从紧锁的大门望进去,可以看到绘有竹子图案的影壁。林建明2008年搬进该小区,那时,许小婉的别墅正在装修,她时常过来监工,在大约1年多后,装修才完工。

  小区居民告诉林建明,许小婉刚搬进来时,曾拜访周围邻居,敬上中华香烟。但在大家的印象里,许小婉说话比较霸道,"经常说杀这个人、杀那个人的。"

  虽然不常见到许小婉,但林建明对许家的保姆印象深刻,"大约三四十岁,一米六左右的个头,瘦瘦的,从广州来此打工,负责照顾许的起居。"

  在林看来,许小婉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从未看到大量车辆出入的情况,偶尔进出的车辆,也没有豪华轿车。小区物业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常常有一些车辆刻意停在小区周围,然后步行进入B17号别墅。

  有传言称,许小婉曾以20.5万的价格拍得"粤V18888"的车牌,配其座驾奔驰。

  记者检索发现,2008年3月,揭阳市第二次小汽车号牌拍卖会在揭东金叶大酒店举行,会上,"粤V18888"以20.5万元的高价拍出。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当时拍下车牌者登记用名叫许秋琳,车牌的登记车辆为一辆灰色奔驰。

  情色传闻

  江滨花园物业的知情人称,许小婉和其老公共育有两男一女,而他曾见看到许小婉带着5个小孩在别墅居住。在传言中,许小婉曾为万和陈各生了一个私生子(据新快报最新报道,许小婉为陈生了两个孩子)。

  2012年12月,官方通报称,陈弘平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物业和邻居称,从那之后,再没见过许小婉。

  据了解,B17号别墅目前在物业登记的户主姓名是吴家福。自从2012年10月起,户主一直未交每月500元的物业费,上门催缴也无人在家。

  林建明说,这几日,别墅曾在晚上亮灯,有人开车载人到别墅里打扫卫生。小区的保安也证实,这几天曾看到亮灯的情况,"可能过几天又会有人住进来了。"

  目前,受理陈弘平案件的佛山市检察院尚未对外公布详细案情。或许,只有详细案情公布之日,许小婉是否涉案才会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