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我从小有一个梦想。
  
  乙:说来听听。
  
  甲:我要成为一个武功盖世的人。我要行侠仗义,管尽天下不平事。还有就是把隔壁的二狗蛋每天都打一顿,谁让他一天到晚有事没事就让我给他写作业,还每天都抢劫我的零花钱看我不把他打出屎来。
  
  乙:嗨!就这理想呀也大不那里去。
  
  甲:还有呢,等我武功练成了。我上街拿一水枪,里面灌上尿,看谁不顺眼,就滋他一脸。看哪家馆子好,进去就吃,还不给钱,要是不同意,我就掏水枪。看哪家有好玩的,就玩谁家。
  
  乙:你这也不是行侠仗义大侠气概呀!完全一个小混混的形象呀。这理想能实现吗?
  
  甲:每次你看这真正牛逼的谁是大侠气概,你看古惑仔牛逼的不也是陈浩南黑社会的,虽然说在梦想成功的道路上是坎坷的,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会努力前行的直至成功。
  
  乙:怎么个努力法?出过家?
  
  甲:出家?出了家,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
  
  乙:这倒是你的心里话,那你都练过些什么功?
  
  甲:我练过铁砂掌、迷踪拳、一指禅,气功,醉拳,七十二变,蝴蝶流星剑。小李飞刀,吃过不少亏呀!但我是个有毅力的人。
  
  乙:看不出来呀!先来说说你都吃过哪些亏?.
  
  甲:为了练醉拳,一天,我偷偷把二狗他爹的酒偷了一瓶全喝了。
  
  乙:都喝高了吧!
  
  甲:喝高到没有就是喝的人咬狗去了。
  
  乙:得了看这样练醉拳是没戏了。
  
  甲:最丢人的是练《葵花宝典》。葵花宝典里的功夫可厉害呀!当我得到这本秘籍的时候,我的双手都抖的筛子一样。兴奋的我两天都没睡觉。
  
  乙:还有秘籍,你怎么得到的?
  
  甲:这个说来,真的是机缘巧合。
  
  乙:怎么要饭的卖给你的。
  
  甲:不是,是在我家的狗窝里发现的。这本秘籍是个手抄本,共五六页。第一页上写着几个大字《葵花宝典》,第二页上就写八个大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后面几页是几个小人儿在那儿比划。
  
  乙:练这个可要小心。你练了吗?
  
  甲:当时没练,看不懂,“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这自宫是啥意思呀!
  
  乙:这你算问对人了,我知道,就是自己把自己给阉了。在明朝的时候,人们吃不上饭,有些人想进宫当太监,想当太监的人太多了,竞争太激烈,有的怕选不上,就自己把自己先阉了,手术成功了再去应聘,竞聘成功的机会就大多了。人们把这种手术叫“自宫”。公务员难考,在明朝的时候比现在难多了。
  
  甲:呦!看不出来,你还挺渊博的吗?听说你也考过公务员而且是当上大总管了。
  
  乙:没有,我可舍不得。
  
  甲:那要是手术成功了,但又没被选上,那可怎么办?起码也得算个工伤吧。不然这哑巴亏吃的有点大呀。
  
  乙:没那么一说,选不上的该干吗干吗去。还是说你的事吧!你看不懂怎么练呀!
  
  甲:问别人呗,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乙:闹心你小时没有度娘要是你小时候有度娘就这事不轻松解决。
  
  甲:在我正犯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人见多识广,自封“全球通”。如果这老爷子还活着都可以告移动侵权。
  
  乙;你问他了吗?
  
  甲:问了,你没见他那样,捋着胡须,“你个孩子家问这个干吗?,我说:“我在一本书上看的,不知道意思,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我想你一定知道,才问你吗,”
  
  乙:全球通怎么说?
  
  甲:你算是问对人了,跟你的口气一样,这个“自宫”吗?就是自已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我又问:“关多长时间呢?怎么着也得俩天俩宿吧。”
  
  乙:这不是胡说吗?
  
  甲:回去后,我选了个星期天,说我要发奋读书,我的屋谁也不许进。让我娘给我撂了五张饼,炒了10个鸡蛋。开始了自宫。把我娘激动的泪都出来了。马上就跟隔壁的二蛋他娘说“我家儿子,学好了,不跟你家二狗蛋玩了。这不在家都学习一整天没出门了,就为这个隔壁的二狗蛋无缘无故的挨了他娘一顿胖揍,后来我知道了心理乐的都开森林了。
  
  乙:这事闹的。
  
  甲:你是不知道,二狗蛋他娘打二狗蛋那可热闹了,二狗蛋哭的那个欢,山崩地裂的。我经常见。我一看到他娘要打他,我就赶紧走,不敢看。
  
  乙:怎么场面血腥不敢看.
  
  甲:不是我怕我心里的笑憋不住笑出声来。
  
  乙:你让我怎么说你可好。
  
  甲:言归正传,自从我成功“自宫”之后,我整个人都变了,昂首挺胸,气宇轩昂。看女生的眼神都变了。就像伊丽莎白到非洲难民营看望难民那种眼神。在学校里,别人快迟到了,就赶紧跑,我不,我迈着方子步,不急不慢的走。老师说我,我也不急,只是对他微微一笑。大师就要有大师的范儿。
  
  乙:这就开始牛气上了。
  
  甲:可不是,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哪。
  
  乙:出什么大事了?
  
  甲:那天二蛋问我,我觉得你变化挺大的,吃错药了吧。
  
  乙:你告诉他你练习绝世武功。
  
  甲:我跟二狗蛋说,你别告诉别人。我在练《葵花宝典》,我已成功“自宫”。我马上要成为武林高手了。要不说二狗蛋可气呢,到了第二天,我知道我火了。就连小卖部的老头都知道我“自宫”了。更可气的是他们还都知道了“自宫”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上个厕所都一群人跟着。女生看我的眼神都这样(憋着笑),老师看见是我,都不看我脸了
  
  乙:那是看你那说明白.
  
  甲:说什么我就不说自己猜去吧。
  
  乙:那你不是完蛋了。
  
  甲:这件事对我打击太大了。回家里饭都不想吃了,我娘见我不高兴,说“给你炒俩鸡蛋吧”。我说:不,炒八个吧。后来我才发现,我这脸皮厚还真是一个特长。这事儿要是搁别人身上我都觉得骚的慌,可搁我身上了,也就是那么回事。
  
  乙:你这是终于说了一回实话。
  
  甲: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再也不相信什么武林秘籍了,要想占得住脚,必须要广结朋友,朋友多了才不受欺侮,只要是朋友的事,不管对与不对,无条件的上你看古惑仔里面的山鸡浩南就是朋友两人联合多牛逼都牛逼透了。
  
  乙:古惑仔害人不浅呀!
  
  甲:虽然我广交朋友可是,打架的时候还是谁也不愿意叫我。
  
  乙:为什么呢?
  
  甲:你看我这个头,站在人群后面,人家根本看不到我,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没多大区别,
  
  乙:那你站前面不就行了。
  
  甲:也不行,开打的时候,人家第一个打的就是我,有时好几个同时就都选中我了。还总是这样。很多次,不管胜了还是败了,我都是那个被打最惨的。我的头大,不只天生的,还有后天因素在里面。
  
  乙:那你是在一次完蛋了。
  
  甲:不过说来也不都是讨厌我的也有愿意和我做朋友的,比如张贱人他就愿意和我做朋友而且打架还叫我,晚饭6点在城西大桥下会战。
  
  乙:你去了吗?
  
  甲:去了。我回家穿上运动鞋,骑着我爸刚给我买的自行车,雄纠纠、气昂昂的就杀过去了。眼看就要到城西大桥了,前面是个急转弯,我一个漂亮的漂移就拐过去了。拐是拐过去了,可出大事了。
  
  乙:怎么了,摔着了?
  
  甲:摔到没摔着,自行车刹住了以后,我定睛一看,一大群人在我跟前儿呢,年龄和我差不多,有的手里还拿着棍子。可他妈的我一个都不认识。
  
  乙:这不是进了人家的队伍吗?
  
  甲:回答正确给你加十分,我的头立马就大了。
  
  乙:还回答正确怎么我跟你这玩幸运52呢?
  
  甲:他们领头的过来了,问“干什么的?”我突然灵机一动,说了一句话。他们立马态度就好了起来?
  
  乙:你怎么说的?
  
  甲:我说:“唉?不是说要打张贱人吗?”
  
  乙:他们怎么说?
  
  甲:领头的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是,在这儿等着吧,怎么出这么多汗呀!“这不是着急,骑的快了点。”
  
  乙:这机制的要是放到抗日的时候整个一个狗腿子特务。
  
  甲::别说风凉话,你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吗?我大模大样的把自行车停下,找了个人少的地儿赶紧蹲下。听着别人在那说说笑笑,我他妈的吭都不敢吭一声。
  
  乙:是该少说句话,万一再让人给认出来你是对方的人,麻烦可就大了。
  
  甲:为了防止他们跟我没话找话,我的鼻涕都流到嘴里了,我也不擦一下。
  
  乙:这是装傻,还是要恶心死人家。真敢下本呀!
  
  甲:两种考了都有吧!哎哟,我算知道啥是度日如年了。我们在那儿等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除了一个过路的老头,再一个人也没见着。
  
  乙:这张贱人是放对方的鸽子了看来。
  
  甲:等我回到家,我整个人都软啦。我躺在床上,越想越气呀,这他妈叫什么事呀?第二天我早早的去了学校,我等着张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他。上午他没去上学。说是吃席去了。下午,我又老早的去了学校,到了学校,二狗蛋就凑过来了。
  
  乙;他过来干吗?
  
  甲:二狗蛋说“张贱人听说你要揍他,不敢来了。”我又问“你怎么知道?”二狗蛋说:“我们刚才在河里洗澡呢,他还跟我说,“昨天他妈包羊肉馅饺子,吃饭吃的晚了就没去。”他现在还在那儿呢。
  
  乙:这二蛋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甲:我一听,抄了根棍子就奔那去了。
  
  乙:找着了吗?
  
  甲:找着了,洗澡的人还挺多的。张小贱先看见我了,撒丫子就跑,我就紧追。一气追出20多里去。
  
  乙:你可真舍得力气。
  
  甲:后来,我俩都没劲儿了。我停下,他就停下,我一追,他就接着跑。
  
  乙:那这什么时候是个完呢?
  
  甲:路边有一卖冰棍的老太太,旁边放一马扎,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在马扎上一坐。老太太说话了:“孩子,你跟他就是有再大的仇,也先让他穿上衣服吧!”
  
  乙:啊,他还光着呢!
  
  甲:他衣服还在河边呢
  
  乙:幸亏当时是你们年纪小,不然,像你们这种追法,还不让人误会呀!不嫌骚的慌啊!
  
  甲:张贱人贱对老太太说:“奶奶,你给我拿个塑料袋,先让我挡一下吧!”
  
  乙:他这是要拿着塑料袋捂着跑?
  
  甲:他把塑料袋弄俩眼儿,给套头上了。这样让人看见,那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不是?
  
  乙:从这件事情上我立马总结出来了打架地形很重要。
  
  甲:后来我追呀追呀追结果我,我打的这个人你也认识。
  
  乙:我也认识什么意思?
  
  甲:我打的就是你。
  
  乙:你瞎说怎么可能?
  
  甲:我调查了你的司机也叫张贱人,这人就是我打的这个人打他不就等于打你。
  
  乙:去你蛋的吧!
  
  甲:去你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