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放”字,千般哲理】

有一種養心方法叫“放下”,擅畫者留白,擅樂者留空。何時放下,何時就會獲得一身輕鬆。放下、自在,是禪家的兩重至高境界。

有一種處世方法叫“放棄”,獲得幸福的不二法門是珍惜所擁有的,放棄無法擁有的,重要的是放棄之後就不要悔恨。

有一種方法叫“放置”,放置不是閒置,今天無頭緒,可能明天有條理,因為事緩則圓,事緩就有變。

有一種管理方法叫“放手”,管理不是緊緊抓住,更非事必躬親,而是有條理地調動大家的積極性,捆住了手腳當然就無活力可言。

有一種思考方法叫“放飛”,放飛思緒才會天馬行空。創造源於想像,想像力遠比知識重要。

有一種表達方法叫“放聲”,若不影響他人,不妨放開喉嚨,壓抑是致病的罪魁禍首。需要注意的是,放聲之後應知道何時收聲。

有一種觀察方法叫“放眼”,能放眼時就放眼,高山流水、雲卷雲舒,遠比眼前風景好看得多。

有一種用人方法叫“放心”。

有一種比賽方法叫“放開”。

有一種養生方法叫“放懷”。

放棄是一門藝術,它不是叫你盲目的逃避,而是要你明白痛苦的維繫還不如放棄!學會放棄,在落淚以前轉身離去,留下簡單的背影。將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學會放棄,讓彼此都能有個更輕鬆的開始,遍體鱗傷的愛並不一定就刻骨銘心!愛一個人,就要讓他快樂,讓他幸福,使那份感情更誠摯。如果你做不到,還是放手吧!放棄何嘗不是另一種美麗!

一個放字,千般哲理。運用得好,就會使復雜的生活回歸簡單,紛亂的思緒回歸明晰,浮躁的心境回歸淡然。放,作為生存之態,是畫龍後的點睛,是深刻後的平和。羅梭說:「一個人越是有許多事能夠放得下,他就越富有。提得起常被人稱道,放得下則更令人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