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在美国怎么样?除了她的微博,大多数人无从得知。5月14日,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了凤姐,本意是调查美国纽约美甲沙龙工人的生存境况,但显然凤姐说得远不止这些。

在介绍完自己在纽约美甲业的工作经历后,凤姐谈起了自己对“美国梦”的看法。她说美国梦是自由平等,她到美国就是奔着自由女神去的,但同时她又说自己在工作中受到了严重的种族歧视。

说起离开中国的原因,凤姐说“因为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而我最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我在那里呆不下去。而美国是一个商业帝国,它犹如磁铁一样吸引着我。”但很快在另一个话题中她又对美国社会中的人情坦然接受。罗玉凤说,“韩国老板优先信任及聘用韩国籍美甲师是普遍现象,而且信任他们,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老乡帮老乡嘛。韩裔美甲师是纽约美甲界的一等公民。”

在美国从事了四年美甲,凤姐自认为在美甲店比在中国好,但她没有忘记自己成为华尔街金融家的梦想,如今,凤姐不做美甲了。做什么?她也不愿说。

以下是《纽约时报》文章:                                    

5月初,《纽约时报》推出了深入调查美国纽约、加州多地美甲沙龙工人骇人生存境况的系列报道。时报调查表明,大多为亚裔和拉美等地新移民、拿着自上世纪90年代就几乎未变的极低薪资的美甲师,支撑起了纽约等地自2000年以来美甲沙龙的爆炸式增长;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受到了雇主盘剥,有时甚至遭到打骂,还长期在充满有害化学物质的恶劣环境下工作,许多人自身和下一代的健康受到损害。报道发表后,纽约出台了紧急措施整顿美甲业。

人称“凤姐”的中国网络红人罗玉凤在近年移居纽约后,也成为了纽约美甲师大军中的一员,也应该算是最出名的一个中国人。

罗玉凤现在在微博上有472万余粉丝。她1985年出生在重庆綦江县赶水镇一个农民家庭,当年在嘲笑声和骂声中走红。2009年,她在上海街头发征婚传单。在她的那一系列包括清华北大经济学硕士毕业、东部沿海户籍、有国际视野、过往女友无堕胎史、国家机关雇员不予考虑等严苛的征婚条件被人在网上曝光后,她瞬间成了热点人物。

其后,罗玉凤在公开采访和微博中表现出的对自己外貌和学识的自信令舆论哗然,尤其是她说自己的智商上下三百年无人可匹敌的言论,至今让人津津乐道。与此同时,她的演艺事业则蒸蒸日上——做车模、进行广告代言、参加综艺节目录制和电影选角,她俨然成了明星。多年以来在微博上走红热度不减的罗玉凤对记者说,名气并未给她带来太多收入,她也苦于在媒体报道中,一直被塑造为一个可笑的形象。

“我在中国时,是一个丑陋和反面的形象,”她说。

罗玉凤在采访中说,她在2010年从当时所居的城市上海赴美国纽约,是因为她不适合在中国呆着,且她要去美国追求她成为华尔街金融家的梦想。而她在抵达纽约后的四年中辗转于纽约多家美甲店打工谋生,直至去年底。她在采访中不愿透露自己现在的职业。

她的突然离开引发了中国网友的新一波讥讽,和对她如何解决了美国居留和工作签证问题的种种猜测。2010年11月10日,她在微博上表示美国签证通过。11月28日,她在微博上说,“我到美国了,我要去找奥巴马了。”那条要见美国总统的微博被转发了逾3600次,吸引了4000余条评论——几乎都是对她的人身攻击和对奥巴马表示的同情。

近几年,罗玉凤则时常在微博上谈起做美甲师的甘苦。“我的所有顾客、大部分同事和老板都不知道我曾经的经历。在工作时,我会使用一个化名。所以那段时光我曾经是快乐的,”罗玉凤在采访中谈起她的美甲师经历时说道。

在罗玉凤阅读了时报的系列报道后,记者就此报道和她在纽约美甲业的工作经历与她进行了一次访谈,同时问及了她在美居留工作的签证情况、她赴美并在美甲店打工的原因,及她对“美国梦”的看法。她也解释了韩国人占据美国美甲业顶端、中国福建人在美甲沙龙找工作最不吃香的原因。

以下访谈内容根据记者对罗玉凤的邮件采访和微信补充问答整理编辑而成,未经罗玉凤本人审定。

在纽约美甲店比在中国好                                    

记者:你现在还是在纽约全职做美甲师吗?你做美甲师已有几年?可否介绍一下现在工作美甲店的位置、老板国籍、员工情况?

罗玉凤:直到去年12月份,我一直在指甲店做指甲。我做指甲的店位于曼哈顿23街,老板是韩国人,七个员工中五个韩国人,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事是中国人。我之前在布鲁克林做过一家韩国店,老板是韩国人,员工全是中国人。我在纽约做了四年美甲师。

记者:那么,当时为什么决定去美国?

罗玉凤:我到美国,是因为在中国实在呆不下去了。我离开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而我最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我在那里呆不下去。而美国是一个商业帝国,它犹如磁铁一样吸引着我。我喜欢商业。

而且在中国,连辛苦的工作也找不到。在美国,只要愿意工作,就能找得到工作,我很满足。我到美国,是因为我梦想有一天进入华尔街工作,成为一名金融家。我到美国来,是冲着自由女神像去的。

记者:去美国和你当时在中国国内受到的舆论压力有关吗?

罗玉凤:这个没有关系。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中国人骂我的原因是什么,你觉得我适合中国吗?

记者:当时到美国后,为何选择做美甲行业而非其他行业?

罗玉凤:我需要留在纽约,这里有更多机会,而留在纽约只能在指甲店工作。而后来我继续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工作间隙,我可以把手机拿出来,背诵我之前存在里面的英语单词。如果从事其他工作,比如餐馆服务生,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记者:为什么留在纽约只能在指甲店工作?能否再稍加解释?

罗玉凤:这么说吧,我在中国时从事过更多压力非常大、收入非常低,而且更受歧视的工作,所以我觉得能在指甲店工作不错了。

记者:在国内做过什么你所说的“压力非常大、收入非常低,而且更受歧视的工作”?能否举个例子?

罗玉凤:比如家乐福收银员。

绿卡难拿,“黑工”遍布                                    

记者:你做美甲师时一周工作几天?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收入大概是多少?底薪小费分别是多少?

罗玉凤:我大概在美甲业做了两年半时间,才能进入曼哈顿,找到可以休息两天的工作。(我在曼哈顿的美甲店工作时)每天工作10小时,从早上11点到晚上9点。平均每天收入100块(美元,约合620元人民币——编注),底薪65,小费每天有40块左右,不过每天只做五六个客人,每个客人平均给我8块钱小费。工作比较轻松。

我刚工作前两年,一直在布鲁克林黑人区工作,一周工作六天,一天工作12小时,没有底薪,但是每做一个客人有8元的提成。一天做10个客人有80块钱的提成。再加小费啥的,一天有100块钱,忙的店有120块钱,就是比较累。老板和客人的脾气都不太好。优点是可以随意聊天,每天都像逛菜市场,比较自在。缺点是工作时间长,很累,工作环境差。大多数处于黑人区的指甲店经过简单装修就开张了,环境脏乱差,心情不好。不过手上没有客人的话,聊天看报纸都可以。老板不会管。

记者:你当时以何种签证留在美国?现在用的是哪种签证居留工作呢?

罗玉凤:我2010年以旅游签证赴美,目前没有绿卡,但有临时居留身份、工卡和工作许可。(罗玉凤婉拒了在采访中透露更具体的签证信息。——编注)

记者:你在美甲店工作的时候,美甲师同事大多是在美合法居留、合法工作的吗?

罗玉凤:我的美甲同事大多是偷渡来的福建人。他们中大部分没有绿卡,约不到三分之一有合法居留身份,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有指甲执照。

记者:刚刚入职的美甲师很多都被老板收取了“培训费”,并无偿工作了一段时间。你是否遇到了此种情况?

罗玉凤:刚入职的时候,我交了100美金的学费,在指甲店呆了半个月没有收入,但是没有付出劳动,没有做过客人,只在自己手指上涂指甲油练习。后来我朋友说要赚钱,就要离开我学工的店,去其他地方找工作,然后我就走了。虽然我常常被指甲店拒之门外,但最终在一家位于布鲁克林黑人区的指甲店找到工作。

记者:在你从事美甲行业的过程中,有无像时报采访的纽约美甲工那样被克扣小费、被老板视频监控、被辱骂、挨打的经历?

罗玉凤:克扣小费的情况有,但是我觉得收入跟我付出的劳动相比,对比不是很强烈我就不会去问老板要。在华人开的指甲店被辱骂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我经常换工作。但是在韩国人开的指甲店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挨打的经历没有。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