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很平常的一天,潮湧記的侍應接到打進茶餐廳裡的電話,需要加底蛋飯、牛河粉等食物,說要送到大埔田西邊的喜秀花園別墅一個單位,點了大概四個 人的份額,於是夥計做完打包就騎上車提著外賣籃子趕往喜秀花園。到了電話中留的位址後,夥計按了門鈴,等了許久不見人來開門,又是敲門又是大聲叫「送外 賣~」,不久,門開了一個很小的縫,把錢從門縫裡遞出來,叫夥計把外賣放在門口就可以了,夥計覺得很奇怪,但是照做了,於是就回了潮湧記餐廳。


晚上關門後老闆算帳時,在盤點一天賺的錢時,突然數到錢盒裡有一疊陰私紙(冥幣),當時以為是夥計或徒弟的惡作劇,就把下屬都叫過來問,當 時沒人知道怎麼回 事,而且據後來的夥計跟警察講,就是把錢偷走了也不會放冥幣在錢箱裡,誰也不會幹這種缺德的事。於是當時就不了了之了。

第 二天,茶餐廳關 門後老闆數錢又在錢箱裡發現一疊冥幣,叫來下屬和侍應,原來當天白天有人又接到送餐電話,點了一些粉和飯,是同一個單位,同前一天一樣,讓夥計把外賣放在 門口,把錢從門縫下塞出來,老闆很生氣同時覺得很不對勁,跟夥計們要求,如果還接到這個單位的電話訂外賣,等他來親自送過去。

果然不出 所 料,第三天,餐廳又接到外賣電話,要求送牛肉粉、叉燒飯等,於是這次老闆親自送過去,同樣是到了門口,敲門後,有人把錢塞出來,老闆想趁機看一下裡面什麼 樣子或是什麼人在塞錢,但是完全看不到,不過想想就隨便了,只要錢看清楚就OK了,老闆親自數錢驗明真偽,都是真正的港幣,於是放下外賣帶著錢回潮湧記 了。

回到潮湧記茶餐廳後,老闆特意把錢放在錢箱的一個單獨隔斷裡,晚上盤點數錢時,就發現別的錢都沒有問題,只有單獨放的那些錢成了冥幣,而這些錢就是自己從喜秀花園送外賣後帶回來的。老闆頓時通體冰涼,心生寒顫,於是恐慌之中向警方報了警。

警 方接到報警電話後,迅速派警員偵查喜秀花園此單位,但是拍門叫開都沒人答應,按門鈴也是壞的,於是破門而入,進入之後赫然發現四具屍體,橫臥在地板上,並 且立刻就可以判斷屍體已經停放多日,死亡時間很久了。警方立刻封鎖現場,進行調查,而詢問此單位旁邊的鄰居們時,得到很多鄰居反饋的資訊竟然是,完全不知 道隔壁有人死亡,因為最近幾天一直在聽到裡面有人打麻雀,雖然沒有聽到說話的聲音但是洗牌的聲音卻是很容易聽清楚的,特別是夜晚安靜的時候,洗牌的聲音很 大。

警方於是解剖屍體進行物證和技術分析,發現死亡時間超過1周,而不可思議之事件讓法醫都瞠目結舌,在四個死者的胃中,發現有消化程 度 不超過1-2天的新鮮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燒等,在法醫解剖歷史中,這是從來不可能出現的。根據現代西方醫學和解剖學理論,食物進入體內後,人體死 亡,食物會停止消化,但是根據質譜分析和胃酸等發酵細菌的成分結構可以判定食物的正確攝入時間,而「他們」在潮湧記茶餐廳訂的外賣正是這些。

如果說這個技術結果還不夠震撼的話,在警方從茶餐廳取回的物證──冥幣上,又發現了除了送外賣的夥計和老闆的指紋外,還有其中兩名死者的指紋,別無其他。這些科學的解釋結果和事實又對應不上,如果說沒有古怪的話,也說不過去。
附 近村落也有人專門請大師過來看,大師發現此單位門面朝東北,氣衝鬼門關,陰氣極重,死亡之時又是衝煞之時,四個絕魂都沒離開屍魄,以為自己還在人間,繼續 生活訂餐吃飯打牌,只到警察衝進房屋,破了氣衝之場,才得以脫離困頓。而他們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為燒炭產生一氧化碳導致四人在打麻雀後睡覺時中毒死亡。 在歷史記錄中,新界北冬季最低氣溫在有些年裡,降到歷史平均最低氣溫0-2攝氏度。

隨后此事件被各大報紙報導,媒體採訪警方發言人時,警方也給出了科學的分析結果,而正是這些結果,媒體自己也會分析此案件為靈異事件,官方沒有否認此事,所以整件事情報道後,政府就算默認了。而此事成為全港第一件亦是唯一沒有被政府隱瞞的靈異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