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婚姻是被很多人羨慕的,何況我們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偶然發現老婆出軌後,我很痛苦,但還是給了她很多機會,無奈老婆卻沒感覺,兩人最終還是走到了離婚的地步。

網友傾訴:        

  我結婚7年多了,婚後第二年就有了可愛的兒子。我跟妻子很恩愛,結婚以來從沒紅過臉。我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妻子在一家廣告公司上班,是一位部門主管,雖然在外應酬很多,但我很理解她。我相信她的人品,更相信我們之間深厚的感情基礎,從來都沒想到我們的婚姻會出現問題。

  有一天,處理完公事,想想好久沒與妻子一起在外面吃飯了,就到一家特色菜館預訂了座位,然後,開車去接她。

  到她單位後,我把車停在馬路對面,坐在車裡等她下班,想給她一個驚喜。就在這時,一輛奔馳轎車在我前面停了下來,不經意一瞟,突然發現我妻子從車上下來了,一名帥氣的中年也走了出來。

  他彷彿有什麼事要交代,在妻子耳邊說著什麼,說完還拍了拍妻子臀部。妻子嗔怒著打了他兩下,那人笑著回到車裡調過頭開走了。妻子站在那裡,目送著遠去的車影轉身進了單位。我當時心裡一沉,劃過一種不祥的感覺。

  接下來的日子我特別留意妻子的行踪,一有時間就開車到她單位,悄悄地溜到她辦公室瞄上一眼再匆忙離去,並不去驚擾她。每每看到她伏案工作的樣子,我感到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心裡的石頭也就慢慢地放了下來。

  有一天,又發現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那天,由於晚上睡得太遲,早上我們倆都睡過了頭。她洗漱好後連妝都沒來得及化就匆忙下樓走了。就在我給兒子穿好衣服準備送他上學時,卻聽到“嗡嗡”的響聲。低頭一看,原來是妻子走得太匆忙,忘記拿手機了。我拿起一看卻是一部新的手機。她什麼時候又多了一部手機呢?

  她既然有兩部手機,為什麼不把另外一個號碼告訴我呢?打開手機一看,所有的已接、已撥、未接來電全是與“田辛”在通話,猛然想到“田辛”的讀音正好是“甜心”,腦子裡的血“嗡”地一下就湧了上來。

  正在這時,我聽到樓道裡響起了熟悉的腳步聲,連忙把手機放回原處,然後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拉著兒子準備下樓。我們剛走出門,妻子就慌慌張張上來說手機忘拿了。我說幫她去拿時,她神色慌亂地拉住了我:“不用,不用,你們快走吧,別讓兒子遲到了。”直覺告訴我,她與“田辛”之間必定有什麼秘密。

  那段時間,每天深夜等她睡著的時候,我都會悄悄地起床,打開手機查看她的通話。果不其然,他們每天都在聯繫,最多的時候一天打了15個電話,而且有次通話時間竟達兩個多小時。我的猜測終於得到了證實。有一次,可能是她疏忽了,竟有一則短信忘了刪除,我打開一看,血又一次湧了上來,“親愛的,我越來越愛你了,真想把你含在嘴裡吃掉……”

  當我拿著手機氣沖沖地走到臥室準備把她拉起來質問時,又忍住了。我是從事律師工作的,我知道僅憑這些通話記錄和一則短信不能證明什麼問題。我躺在床上冷靜地想,可能是我以前工作太忙,疏忽了對她的關愛吧,我想憑她的人品,相信她對我們的感情是負責的,即便有些“小插曲”,我也要用最真摯的愛把她從沼澤中拉出來。

  接下來,我每天只處理一些主要的案子,盡可能抽出更多時間陪她。一段時間下來,翻看他們通話記錄時,發現他們依舊在頻頻聯繫,我感到非常失望。有一次無意間聽同事說,有一種電腦軟件,可以把兩個手機號碼燒號到一個號碼,接電話和看短信都可以互通,我馬上通過朋友私下購買到了這套設備。掌握好操作方法後,當天晚上便悄悄地把她的號碼燒到了我的手機卡上。

  第二天下午4點多鐘,我正在上班,手機忽然提示有短信發過來,我迅速打開一看:是那個“田辛”發來的,短信的內容很煽情,我氣得肺都炸了。沒過一會,妻子打來電話說她有個小姐妹過生日,晚上她就不回家吃飯了。我馬上想到了她可能是跟“田辛”去約會,就立刻停下手中的活趕到她單位,一直候在門口。

  果然不出所料,下班時那輛奔馳準時開了過來,妻子神采奕奕地走出大門直接上了那輛車。我就一直悄悄地尾隨在後面。他們來到一家賓館前停了下來,遠遠看到那男的半摟半抱著我妻子走進了賓館,還不時低下頭在她耳邊說著什麼,逗得她撒著嬌去擰那男人的臉……親眼目睹這一刻,我感到天崩地裂,整個人的心也被剜了出來,我感到我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我馬上到附近的五金店挑了把鋒利的水果刀,準備和他們來個魚死網破。就在這時,手機響了,是學校的老師打來的,她問我你兒子今天怎麼沒人接?我一下子冷靜了,兒子還小,如果沒有父母,誰來照顧他呢?我強忍著憤怒將車開往兒子學校。教室裡只剩下兒子一個人,他看到我過來,一下撲到我懷裡。路上,兒子站起來說,爸爸你的嘴裡怎麼流血了?說著為我擦拭嘴角的血液,我鼻子一酸,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何時把嘴唇給咬破了。

  晚上,安頓好兒子後,我將一瓶老白乾從櫃子裡翻出來喝了個光,我不會喝白酒,嗆得眼淚直流,感到天旋地轉,肚裡翻江倒海的難受。我從沙發上翻到了地上,吐的身上地上全是,什麼也不記得了。等我醒來時,已經躺在了床上,全身衣服都被換了下來。再一看表已經是深夜兩點多了。妻子進來了,她給我倒了杯水又拿來醒酒藥讓我吃下。我說,有時間我們談談吧。我看到她身子抖了一下,但又馬上掩飾著笑著說,都老夫老妻的了,還談啥呀?然後又去收拾客廳了。趴在床上,我感到胃部一陣陣痙攣,無聲的淚水又湧了上來。朋友們都羨慕我有個幸福的家庭,事業也是小有成就,可是此時此刻,我真想從18層樓頂,一頭栽下去了斷此生。

  一段時間裡,我整天沒精打采,工作效率很低。漸漸地我的頭腦清醒了,與其活在痛苦之中,不如痛痛快快地做一了斷。平時離婚的案子辦理了很多,有這方面的經驗。我決定離婚,但也絕不會讓他們快活瀟灑,我要給他們上演一場悲劇。

  我要把家庭財產全部轉移,給她來個釜底抽薪。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後,一個周密的計劃在我腦海中形成。首先,我給一個在遠方開公司的朋友打了電話,告訴他我要做一筆生意,先暫時把錢轉存到他公司戶下,然後再從那抽出來轉到我一個朋友的賬戶中。

  具體的方案考慮成熟後,我就開始行動。妻子是搞廣告業務的,對經濟和法律不是很了解。一切準備就緒後,我對她說有一個同學在南方開了一家公司,效益很好,只是缺少資金,很希望我們也一起加入。沒費多少周折,她就同意了,她很放心地把家底全都交給了我。我趁熱打鐵說把咱們的房子也抵出去多貸點資金,股份就占到了51%,這樣等於我們掌握了公司的主動權。她說一切由你做主吧。當把前期工作辦妥後,我感到心裡空蕩蕩的,沒有一點勝利喜悅。看著她那無憂無慮的樣子,我真不知道當她得知真相後該如何面對。

  在以後的日子裡,我一邊向她匯報入股後的公司發展形勢一片大好,一邊緊鑼密鼓地做好了撤資的準備。看著她還被蒙在鼓裡,我心裡也很不好受。其實她是一位挺單純的女人,對別人從不設防,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弱點,才會讓別人對她有機可乘。我常常想,一個人的缺點和優點是沒有絕對界限的,有時候一個人的優點也是一個人的缺點,而且優點一旦演變成缺點,那將是致命的。

  看到她對我毫無戒心,有好幾次我都忍不住想對她和盤托出,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每到深夜,我常常會獨自醒來。看著她蜷縮在身邊,熟睡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就這樣拋棄她。我心裡湧上一個念頭,算了吧,我不去揭穿她,多給她體貼、照顧,讓她感到家的溫暖,自個去了結,就當是一片雲飄過。

  我本想給她最後一次機會,她卻再次傷了我的心。那天是情人節,我特意買了鮮花和一條水晶項鍊,準備吃晚飯時送給她。我想再給她一次機會,如果她還在乎我,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下午我特意請了假,直接去接她。路上,那個被燒號的電話卻響了,那男的說:“今天是情人節,你可不能遲到呀。”妻子說:“放心吧,我老公那麼相信我,我等會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把他打發了。”接著她又抱怨道:“真是的,今天是情人節,老公卻一點表示也沒有。”那男的馬上勸道:“別氣了寶寶,待會見了面我把他欠你的全部補上,晚上我們好好瘋狂一下……”我心中的怒火馬上狂燒起來。我把車子停在路邊,拿起玫瑰狠狠地甩到了地上。我給自己打賭說,再給她最後一次機會,她若跟我一起走,我就跟她攤牌,只要她與他從此不再聯繫,我就原諒她。她若不肯,那我便與她一刀兩斷。

到她單位後,我理了一下情緒。她看到我有些驚慌。我說要跟她一起共進晚餐時,她極力推說晚上有事走不開。我連續兩次問她:真的有事嗎?她說是的,但眼光始終不敢看我。我不甘心,又問她非得今天去嗎?她毫不猶豫地點點頭。那一刻,我氣得真想轉過身狠狠地給她一個大耳光子,但我還是忍住了。

  深夜12點多的時候,她回來了。當她的頭朝我靠過來時,我一把將她的頭推開了,她馬上一臉的驚愕,然後淚花開始在眼眶裡打轉。說實話,結婚7年來,我從來沒有對她說過一句重話,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對她。看著她流淚的樣子,我的心又軟了,又把她慢慢地攬了過來。妻子看到我給她買的項鍊後,激動得非要讓我給她戴上,不住說:“對不起,我真的不該掃你的興。”我說:“沒關係,只要你開心就行了。”

  事到如此,我就必須加快步伐,實施我的計劃了。次日,我隻身去了南方。經過幾天的忙碌,終於完成了我的計劃,但卻沒有絲毫喜悅。夜晚獨自一人走在沿江路上,遠眺籠罩在夜幕下的滔滔江水,心中充滿了惆悵與悲哀。

  再過兩天就是兒子的生日了,我想等給兒子過完生日再向她攤牌。那天晚上8點鐘,我回到家後,卻發現他們母子都不在家。我撥通了她的手機,關機。我開車去了學校。老師說也不記得是誰接走了。我馬上又撥通了她的那部手機,一開始沒人接,我又接著打,終於她接了,電話那頭傳來粗重的出氣聲。她緊張地說自己只顧忙忘記接兒子了。我怒氣沖沖地掛了電話,直接到派出所報了案。她後來又不停地打我電話,我一直沒接,後來索性關了機。

  在民警的幫助下,在公交車站找到了兒子。當我帶著兒子回到家裡時,她正坐在沙發上發呆。安頓好兒子後,我們在客廳坐了下來。“你早就知道了,對吧?”她問,我點點頭。她坐在那裡看著我,眼淚一個勁地往下掉。她說,以前他只是她的一個客戶,從沒有深交。兩年前任職部門主管後,剛好趕上改制,單位按贏利分紅,作為主管的她有責任把部門經營得好一些。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是他拉了一些大客戶解決了她的燃眉之急。她很感激他,交往也就頻繁了。最終在他的進攻下,一切都發生了。她說她每天都在自責中生活。她說,我知道錯了,保證再也不會發生了,求你原諒我好麼。我該說什麼呢,我真的想號啕大哭,她難道不知道我的心天天在流血?她對我的致命傷害就用原諒兩字輕輕帶過?

  那天晚上,我們分居了。躺在沙發上,我腦子裡不住地在想:她其實是一位特別賢惠的女人,對我的關懷無微不至。每天她總是把家收拾好,做我最愛吃的飯菜;每天早晨我總是穿著她洗淨熨平的衣服走出家門;每天晚上她都會在我耳邊喃喃細雨地為我洗去滿身的疲憊……以後還會有誰再為我做這些呢。本以為我們的愛情會天荒地老,誰知道剛過7年就走向了滅亡。

  第二天早晨,當我把東西收拾好準備搬到單位去住時,她抱著我的腿哭著求我別離開她。那撕心裂肺的哭,令我心如刀割。但我還是強忍著把她拉開,她抱得很緊,哭得也更兇了。經過一番撕扯,她看我去意已決,也就鬆手倒在地上痛哭起來,我始終頭也沒回地離開了。

  搬到公司的第二天,那個男人來找我。見到他,我怒火中燒。他說:“我給你20萬,你別跟她離了……”我怒吼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拎起凳子就向他頭上砸了過去,他閃了一下,凳子砸到了他肩上。幾個同事衝上來攔住了我,他乘機灰溜溜的逃走了。

  幾天后,我和妻子相約來到了離婚登記處。她在門口看到我,乞求我再給她一次機會。我說:“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可你在乎過嗎?”她無語,淚水狂湧,雙肩不住地顫抖。當輪到她在同意書上簽字時,我看到她眼睛紅紅的,兩隻手不住的發抖,久久不肯落筆。

  出了辦證大廳,我準備離去時,她叫住了我。哭著說:“畢竟我們夫妻一場7年,就讓我再當一天你的妻子吧,因為我實在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呀……”對於這個小小的要求,我還能說什麼呢。

  回到家,她做了一桌我最愛吃的飯菜。在燒最後一道菜時,她不小心切到了手,血流不止。我忙跑過去,習慣性地塞到嘴里為她吮吸,然後又找來創可貼為她包好。她始終注視著我,淚流滿面。吃飯的時候,她喝了很多酒,說了很多話。她說:“結婚前你答應過我說陪我去看海、陪我去西藏、陪我去登山,可你一件也沒兌現過,以後記住了,答應女人的事再忙也要履行,莫不可讓她失望啊,還有,你的愛要大聲說出來……”還沒說完,就趴在桌子上大哭起來。我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

  她平時不會喝酒,一會的工夫,她就喝醉了,我把她安頓到了床上。兒子接回來安頓好後,我就倒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不知什麼時候,我被兒子哭著叫醒,我馬上推開臥室的門,看到地上的安眠藥撒了一地,她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立即抱起她往醫院跑。

  她父母也趕過來了,在妻子的病床前,她母親接受不了沉重的打擊,立刻就暈倒在地上。她父親,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幹部,一下子給我跪了下來,說看在我們老臉的分上,原諒她吧。面對兩位善良的老人,我的眼淚嘩地流了下來。她是獨生女,如果女兒離他們而去,他們怎麼活下去?我是那麼愛她,她也曾經那麼愛我,當年她頂著父母與親戚的阻力與我結合,而當時我只是一個窮打工仔。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家破人亡的慘劇。即使分開,也要給她一定的時間來承受。當天下午,我就把那筆錢轉賬到銀行,重新把房子贖了回來。

  她出院後,由於吞食過多的安眠藥,腦子裡留下了後遺症,時常出現一些暫時性神經錯亂。我怕她有什麼閃失,從單位重新搬了回來。她父母不放心,直到看著我們又重新領取結婚證才依依離開。

  表面上我們又結合了,但卻很少再交流。在她面前我始終開心不起來,整天一副冷冷的面孔。她也很少說話,做什麼事總小心翼翼的,生怕在我面前再犯什麼錯誤。有時看到她,我感到特別的陌生,甚至不敢相信她就是以前那個讓我愛得死去活來的妻子。我也曾試著重新接納她,但總是做不到,腦海中總是反復回放她偷情時的鏡頭,再看到她就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為此,我也找過心理醫生,但心中始終走不出那團陰影。可能是愛得越深傷得越痛吧,我們之間就這樣豎起了一道厚厚的玻璃,看得到對方的存在,卻再也感受不到對方的溫度。

  每天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以前相親相愛的細節,這一切都漸行漸遠了,有時候我特別恨自己過於優柔寡斷,才會在死亡的婚姻中苦苦掙扎。可當看見孩子跟她在一起,在她身上爬來爬去嬉鬧著、那種無人可代替的情景,卻怎麼也鼓不起勇氣再跟她說分手。面對這樣的婚姻,我該怎麼辦呢?

  專家回覆:        

  我很少收到沒有抬頭以及落款的信,這一封就是。一些認識我的人會問我,你能保證給你的信都是真實的嗎?有沒有人是編故事?我說應該不會吧?我這裡又不是雜誌,給我編故事我又不給他們發稿費。最多可能是給我的信裡隱瞞了一些難以啟齒的細節,或者出於情緒的發洩,過多的渲染了對方的錯誤或不足,而美化了自己的無辜與多情,也就是這些了吧?

  但這封信,我第一遍看下來,覺得太像是故事了。因為邏輯性太好了,一般遭受極重大情感打擊的人邏輯不會這麼好。但後來我請教了一些朋友,他們跟我說,這是有可能的。假如寫信的人是律師或者從事類似職業的話。我在數年前,曾經知道一件事情,是發生在我們的朋友圈裡,女的發生了類似上面這封信中妻子的“婚外情”,因為紙包不住火,所以在圈子裡就有傳言。但那女的丈夫反而更加相信自己的老婆,認為那些傳言是無中生有,造謠中傷,更加寵愛她呵護她,搞得我們這些外圍的都覺得那女的有點“欺人太甚”。

  後來男的知道了,而且是捉姦在床,當時男的出差,原本因天氣原因,航班取消,他就給女的打了電話,說當天晚上飛不回來了。後來陰錯陽差,天氣又好了,飛機又能飛了,他就趕了回來,到機場已經是半夜,他就想別打擾愛妻了,自己搭了朋友的車就回家了,因為給老婆帶了很多她喜歡吃的南方的水果,所以朋友幫他提進門,他大門剛一開,就听到臥室門“啪嗒”一聲從裡面鎖上了,他當即就知道不對了。

  那天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坐到半夜,快天亮的時候,臥室門開了,他的愛妻穿得整整齊齊出來,出來就向他坦白了。他什麼都沒說,只問他老婆一句:他娶你嗎?他老婆痛哭,請他原諒。他原諒了,讓那男的走了。

  現在這件事情過去至少七八年了,倆人過得好好的——那個男人說他的老婆並不是不愛他,也不是不愛這個家,她只是有一點點“貪”,希望多得到一些情感。在她必須取捨的時候,她還是願意跟她過一輩子的,既然這樣,他也愛她,那就把這一篇翻過去,否則,倆人都要痛苦。他說的翻過去,就是真的翻了過去。

  我們都覺得那女人的運氣太好了,甚至私下里討論過,她怎麼能把自己的老公以及別人的老公都哄得那麼好?

  回到這封信上來。因為寫信給我的人沒有落款,我不知道怎麼稱呼,就暫且稱呼為“心碎的男人”吧——遇到這種事,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勸你,但是我想,也許你可以像我們一些有多年做老婆很有心得體會的女人學習一下,很多女人在結婚數年以後,尤其老公事業小有成就的時候,都遭遇過“小三”的困擾,有些“小三”甚至很囂張地上門要求原配讓位,那些做老婆的是怎麼做的?

  不說別人,就說希拉里吧,她老公克林頓當年沒管住拉鎖,跟女實習生的事鬧得全世界都知道,甚至每個細節都被寫進著名的斯塔爾報告放在互聯網上,她怎麼做的?她還不是最終原諒了老公?這種事情原諒不原諒,要看雙方還有沒有感情,以及是否還願意共同生活在一起。希拉里事後說了一段話,大致意思是:當時兩個人都很難過,但都不願意就此分手,所以她原諒了他……因為她相信經過這件事情以後,他們的感情會更好,生活也會更好。現在看來,事實彷彿正是如此。

  你有希拉里的心胸嗎?你要是有,我就勸你跟你老婆把這件事情說開。如果你覺得你老婆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跟“克林頓”的那件相提並論,她就是一個又要佔著你這個茅坑,又要讓自己到處爽的女人,那另當別論。並不是只有男人“家里紅旗,家外彩旗”,有些女人也會這樣,她們分得很清楚什麼是“彩旗”什麼是“紅旗”,對於這樣的女人,你想要成為她的惟一,你還真得有那麼兩下子。你捫心自問,你老婆出軌那麼久,跟人家“田辛”了那麼長時間,甚至有兩部手機你都不知道,你還做人家丈夫!也許你會說這是因為你信任她——這事我還真得跟你掰扯一下,女人喜歡男人信任自己,但不喜歡男人忽視自己,你對她到底是信任還是忽視?

  當然啦,我不應該太替你老婆說話,畢竟她背叛了你,傷害了你,但哥們儿,你是男人啊,要么做一個有心胸的男人,翻篇兒,不就這麼點事兒嗎?就當自己老婆太有魅力了!當年貝克漢姆出軌,在澳洲“吃草莓”,被媒體吵得沸沸揚揚,他老婆辣妹咋說的?她說她知道那些女人是怎麼回事,言下之意,她老公是每個女人都想得到的男人,他做了她丈夫,而那些女人,最多不過是“草莓”而已。

  當然辣妹之所以有這個底氣,肯定跟小貝有關,小貝肯定也積極地做了“感情修復”,倆人也就把這篇翻過去了。不過,如果你實在一時翻不過來這篇,那就給自己時間,讓傷口慢慢癒合,反正一般女人遇到遭遇老公背叛又想不通的時候,在哭訴完自己幾十年如一日為他生兒育女拖家帶口之後,也就是只當出門沒看黃曆被高空拋物砸了一下,還能怎麼著?總不能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