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追求幸福,有什么方式呢?我总结就两种方式,一种你要自己幸福,你首先要让别人幸福,另一个方式,你通过使别人不幸福而自己变幸福,我们前一种方式就定义为市场的逻辑,后一种方式就是强盗的逻辑。这两种逻辑是人类有史以来就存在,但是过去和现在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人类漫长的历史当中,基本是强盗逻辑主导,只是到了近代,市场的逻辑才超越强盗的逻辑,作为人类追求幸福的主要的方式。
       


       

到近代以后,尽管市场的逻辑占主导,但我们仍然看到不时有强盗的逻辑,包括德国和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它就是企图用强盗的逻辑使它自己国家变得富有。但是历史证明,近代以来,强盗逻辑不可能真正的胜利,真正胜利的就是市场的逻辑。美国变得强大了,英国在美国之前变得强大了,靠的主要是市场的逻辑。而我刚才讲的德国、日本想用强盗的逻辑变得强大,最后几乎把它自己的国家毁灭了。而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什么这两个国家又变成了世界上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它是靠了市场的逻辑,也就是它生产出全世界人民喜欢使用的产品。然后它就变得富有了。中国过去的三十多年,其实我们也是在利用了市场的逻辑。


       

强盗逻辑和市场逻辑,既是人们追求幸福的一种方式,其实也是人们的一种思维方式。在中国人来讲,即使在今天,我想仍然有好多人的思维是强盗逻辑的思维。大家也不要以为,越是有能力当强盗的人越会用强盗思维。实际很多弱势者,被别人所欺负的人,更可能习惯于强盗逻辑的思维。我们中国仍然有好多人看到国际关系,好比中美关系,如果美国得到好处了,中国一定吃亏了,在经济上这叫零和博弈的概念。实际是一个政府博弈的概念,也就是所有的人的财富都可以同时增加,而强盗逻辑才是与零和博弈的概念,一部分人富有,另一部分变穷了。        


       


       


       

市场的逻辑究竟是什么        


       

市场究竟是什么?市场的逻辑究竟是什么?简单总结这几句话,一句就是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这是两百多年前亚当•斯密提的一个比喻,他最有名的书是《国富论》,而这是非常非正式的,后来人们用看不见的手来总结市场。


       

什么意思呢?就是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是好像有一只无形之手在影响着他,使得人类的贡献比他成心为人类做的贡献还要大。在市场当中每个人都在谋取自己的利益,商人想赚钱,大学毕业生想找一个更好的工作。但是,你怎么赚钱,就是你要给消费者创造他喜欢的东西。你怎么能够找到好的工作?你要给老板做出漂亮的业绩来,这样才有人雇你。同样,我们大学也是一样,我们要培养的人才能够给社会带来价值,他最后在市场当中,才有他的位置。这就是所谓的“看不见的手”,或者“隐形的手”。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每时每刻做的事情,背后都有只隐形的眼睛在监视着我们,你干了什么坏事,它一定会记下来,你干了好事它也会记下来。干了坏事一定会受到惩罚,干了好事一定会受到回报,这就是我们讲的市场的声誉机制。一个人当你表现好,或者一个企业生产的产品质量高,就会受到好多人的信任,然后你可以卖得很好。如果你想坑蒙拐骗骗别人,早晚市场会惩罚你,没有人会买你的东西。消费者的惩罚也会让你破产的。所以做企业的人,一定要记住,市场本身是一只隐形的眼睛。


       

我还有另外一句话,什么叫老板?老板就是找不到别人的毛病都是你的老板,这就是老板。什么是员工?只要别人没有发现他的毛病他就没有毛病。我们可以看到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组织里面,本质上都是这样的,一个员工,你可以倒过来抢,他只要按时上下班,老板没有发现错误他就可以领工资,如果老板不给工资他可以去法院告他。但是一个老板没利润了,他没地方可告,他不能告消费者没有给他钱,消费者是完全自由的,爱给他多少钱就给他多少钱,所以这就是老板的本质,利润的本质。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真正能够理解,什么叫市场经济。所以我总结这三句话,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是一只隐形的眼睛,市场是一个责任制度。非常遗憾,我们现在好多流行的理论对市场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


       


       


       

企业家做什么:从套利到创新        


       

企业家的作用就是套利,把原来没有效率的东西变得有效率,接下来说,我们套利没利润了,我们靠什么?我们要靠创新。创新和套利不一样,我打一个比方,你就可以理解。好比说假如电脑市场都饱和了,不赚钱了,原来是卖电脑的人赚的是搬运工的钱,卖一台电脑赚的钱,没有卖一个馅饼赚的钱多。大家说乔布斯做了一个创新,他生产出一个跟电脑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平板电脑,他就创造了一个新的市场,创造了一个新的产品,这就是叫创新。从古到今,创新都存在,但我们人类真正的创新是从过去两百年来的,我们今天使用的这些东西,两百年前几乎都不存在。我们今天主导我们产业的大量的东西,我们日常用的东西,手里拿的手机,不要说两百年前,30年前我们都没有的,这就是创新的结果。        


       

创新是熊彼特的东西,就是一百年前,熊彼特领域发展提出来的,至今是最权威的。我们现在讲的管理,还可以包括什么,商业模式,都可以为创新。


       

创新说来说去,看起来很复杂,但我认为基本的理论很简单,就两条:第一,你有没有可能提高这个东西对客户的价值;第二,有没有可能降低他的成本。提高提高客户价值,包括原来的产品的改进,也包括原来完全没有的,没人需要的你让它变得有需要了,你要知道这一点了,就是你要对人性有一个很好的理解。所以我说,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领导者,一定是对人性有最透彻理解的企业家。无论是比尔•盖茨、乔布斯还是马化腾、马云这些人,他们都对人类人性有着特殊的了解。这个理解不需要做市场调研的,好多管理学教授还告诉说,你要了解人们思想,怎么做市场调研,你的产品还没有的时候怎么做市场调查研究?


       

人类的进步就是使得市场创新带来的好处,归更多的人所分享。我曾经提三类企业家,第一类就是我刚才说他要创造一个新的产业,新的产品的人,第二个就是满足市场上已有的需要的企业家,第三类就是订单生产。我说人类企业家本身就少,第一类企业家就更少,中国的少之又少。中国有多少人称得上这一类企业家我不敢说,但是我知道有那么几个,但是我不敢说得太多。


       

一定要理解创新和模仿的不一样。套利是一开始就赚钱,创新是一开始就亏本,要亏好几年。为什么创新在金融市场的依赖如此之强?没有人看好你,没有人愿意跟你投资的话,就不行。然后你成功以后模仿者越来越多了,你的利润就越来越少。所以一个企业成功就要不断的创新,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现在这些都是过期的了。像柯达,为什么叫做“创造性破坏”?最优秀的、最早生产胶卷相机的器材公司,现在没了,为啥呢?新的数码技术出现之后,替代了它。但是它这个过程是非常有意思的。还有我们现在也不用家庭录像机,1956年做出来的时候,它的销售价格都要五万美元,老板说你们必须给我做到五千美元,然后技术人员花了若干年做出来了,老板又说必须做出500美元的。因为达不到500美元不会有市场,所以5万到500就是原来的1%的成本做出来,这就是创新。你看这要花多大的代价,所以创新一开始经常是要亏损的。        


       

还有好多其他的故事,我要给大家讲一个。现在好多年轻人创业、创新,什么赚钱做什么,这是一种思维。真正的创新的人,他一开始不这样思考,我做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价值?给别人带来什么好处?举一个例子,吉列刮胡刀,那时候刮胡刀用的刀片经常把脸刮破,又贵,还要磨,我能不能生产一个一次性用了就扔掉的东西。他找了好几个专家,认为不可能的,你没有办法把钢材磨得那么薄、那么便宜,他坚持了六年,成功了,所以现在吉列刮胡刀是我们男人必备的东西。


       


       


       

市场的核心是企业家        


       

市场的核心是企业家,企业家就做两件事,一个套利一个创新。现在我们来看,看看中国过去和未来,简单说我们中国过去三十年,企业家做的什么?主要是套利,而不是创新。也就是发现不均衡,然后就赚钱。但是这种套利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了,为什么?我们可以来看一下,我们中国三十年走了西方两百年的道路,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对这个事实的解释可能是不一样的。我们走了西方两百年的道路,不是由于我们的体制比人家好,我们的创新能力比人家高,而是由于我们落后,这就叫后发优势。但我们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我们大家现在看到中国企业现在能生产的产品,西方已经生产出来了。而且有些生产了上百年的历史。只是我们没有。
       


       

我们过去把西方积累这个产品、技术、管理方式拿过来,到中国市场我们就可以发达了,所以我在老强调这一点,不要盲目的骄傲自大,看到别人修路,修了三年的路,你三天就走完了,然后很自豪,干了三年,我三天就干完了。这是太无知。这个后发优势正在消失,别人生产已有的东西我们能用的基本用的差不多了,我们过去的廉价劳动力现在变得不廉价了。我们长期以来,中国叫劳动力是什么?无限供给,工资不涨,现在不行了,过去十年中国劳动力成本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家里雇的保姆,十年前你付多少工资,现在你付多少。北京十年前400块钱,现在得3500。劳动力的低成本优势也没了,原来还有资源不付成本的,我们要返还原来的成本,我们原来污染的这些治理,这都变成成本。我们还利用了国际的市场,现在国际市场随着金融危机之后,越来越难。所有这些意味着什么?我们的后发优势正在消失。


       

我们在中国改革的第一阶段,从计划到市场,我们需要的是套利型的企业家,不是创新型的企业家。但是我们今天要转变增长方式的话,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创新型的企业家。


       

要培养出创新型的企业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呢?第一是自由,第二是稳定的预期,这就是与产权保护有关。自由是心灵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心灵的自由就是说你可以胡思乱想,只要最后消费者接受,就证明你是正确的,但我们中国的企业家,我们从小的教育使我们不敢胡思乱想。西方人说,他现在售票,二十年之后他把你送到火星上去,中国不会这么想的。当然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敢想。还有行动的自由,我们中国至现在仍然有过多的政府管制,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最后大家就没有行动的空间了。稳定的预期就是说,商业本来就充满了风险,如何使人们敢冒这个风险?但是在中国制度的风险非常大。所以这个创新的积极性会大大降低。还有就是产权的保护非常重要,没有一个真正的私有财产制度,这个国家不可能变成一个创新的制度。最多是一个模仿的制度,不可能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