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和我是老同学,曾经暗恋过我许多年,上高中时鼓足勇气向我表白,被我拒绝后还疯狂地追过我一阵子。其实我感觉他还蛮不错的,属于“高富帅”类型的大男孩,有心计,会玩浪漫,知道怎么疼女孩,但我始终对他没感觉。我觉得谈恋爱最重要的是彼此有感觉。动不了情,日后也不会幸福。所以我不想骗他的感情。

  散买卖,没散交情,最后我们成了好朋友,又恰巧考入了A城的同一所大学。他姐夫在A城开酒店。背井离乡,有个好朋友难能可贵。

  张扬对我十分关照,有一次我阑尾炎犯了,张扬二话没说就把我送进了医院,然后让他姐夫送钱过去,为我做了手术。疗养时24小时陪伴我。他懂我的心思,不让我受委屈。在我心里,也早已把他当成了蓝颜知己。

  去年,我交了男友,张扬的情绪很低迷,对我强颜欢笑。我想不到他会这么痴情。快放暑假时,张扬考出了驾照,说等几天要开他姐夫的私家车回老家。

  按照惯例,每次返家我们都会结伴而行。男友坚决不同意我坐他的车,他父母正闹离婚,提前回家了,临走时还给了我买车票的钱。男友走之后,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张扬一起回家,一来可以省钱,二来可以趁机安慰一下他失落的心情,劝他早点交个女朋友,这样我心里也就踏实了。

  那天,他开着他姐夫的名车到女生宿舍楼下接我,引来女室友纷纷羡慕。我心里也为这种小虚荣有些陶醉。从A城到我家走高速大概8小时左右,可是张扬说他不清楚高速路线,就选择了走普通公路。这样需要多费一半的时间。途中张扬的情绪很躁动,饱含深情地向我表达他的爱意。

  尤其是当夜幕渐渐来袭时,他突然停下车,让我坐到副驾驶座上,开始对动手动脚。我们之间蔓延着一种复杂的感觉。我越是温柔地抗拒他,他越是得寸进尺。

  晚上10点多,张扬突然停车,说他累了,需要休息一下,我四处张望,公路两侧一片荒芜。我有些内急,下车方便了一下。回来后张扬也去方便。这时我不经意间发现,张扬的驾驶座上放着一盒安全套。可能是下车时从他口袋里滑落出来的。我的神经骤然紧绷,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接下来,张扬的情绪有些失控,语无伦次地向我表白他对我的爱意,夸我长得漂亮,温柔,迷人,让他欲罢不能,辗转反侧,说到动情处都哭了出来。

  我安慰了他一阵子,一点都不管用,最后他扑通一声,向我下跪了,说我如果不答应他的求爱,就不起来。僵持了好久,他才肯上车,他说他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要我陪他喝点酒,借酒浇愁。我爽快地答应了。

  他从后备箱拿出准备好的酒,一连喝了好几口,我不胜酒力,一会就喝得满脸通红,晕乎乎的。本想着这次陪他喝完酒之后,他就会解脱。不料他却趁机占有了我。在半醉半醒朦朦胧胧的恍惚中,张扬一把将我抱进了后车厢,我无法抗拒那一瞬间的感情爆发,半推半就中失去了初次。

  贪小便宜吃大亏。现在我深刻领悟了这句话的道理。那天,望着衣服上的落红,我疼痛地哭了一夜。

  纵然有张扬温暖的怀抱陪伴,我依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犯贱和肮脏。纵然张扬反复诚恳地向我道歉,我还是没有答应他。男友也因此离开了我。我和张扬已经两不相欠,日后也再没有过交集。我要好好反思,平复一下自己慌乱的心情,为自己疗伤,然后重新寻找新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