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中國『百慕大』:鄱陽湖『魔鬼水域』










美麗平靜的鄱陽湖下卻暗藏殺機。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獲悉,為期一個月的鄱陽湖老爺廟水域水下文物磁法探測工作水上作業日前結束。考古人員在該水域發現了大量明代中晚期的青花瓷和仿龍泉窯青瓷,水底沈船的位置也在探測中初露端倪。



鄱陽湖的『魔鬼三角區』



老爺廟水域位於江西都昌縣多寶鄉,是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連接贛江出口的狹長水域,有『拒五水一湖於咽喉』之說,全長24千米。自古以來,該段水域是鄱陽湖最為險要之處,水流湍急,惡浪翻滾,讓過往航船難以提防,沈船事故常常發生,而且無從打撈,因此被譽為中國的『百慕大』,也被稱為鄱陽湖的『魔鬼三角區』。



千百年來,在鄱陽湖老爺廟水域神秘失蹤船只不計其數,甚至有載重2000多噸大船在此沈沒。當地一吳姓漁民在接受采訪時對記者稱,他祖輩世代就在此打魚為生,他至今每天都提心吊膽,可老爺廟水域是鄱陽湖通往長江唯一通道,他又不得不闖此『鬼門關』。



在當地人眼裡,沈船的種種怪現象,源於一個離奇的傳說。相傳明太祖朱元璋與陳友諒大戰鄱陽湖時,有一次朱元璋敗退湖邊,湖水擋住去路,無船難行。險急關頭,忽有一只巨黿游來,搭救朱元璋渡湖。朱元璋得天下後,不忘舊恩,封巨黿為『元將軍』,在湖邊建『定江王廟』,百姓稱為『老爺廟』。如今民間傳說就是這只黿精興妖作怪。為此,船行至此,船老大都要上岸焚香燒紙,殺牲畜祭奠。








紅外航空照片上顯示,老爺廟水域底下居然存在一個巨大的沙壩,長約2千米。


采集到大量青花瓷



為解開這片神秘水域的古代沈船之謎,今年7月,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都昌縣博物館與中國地質大學聯合組成老爺廟水下文物調查探測隊,合作開展這一水域水下金屬沈船普查,其目的是發現水下沈船並確認其平面位置。



據負責此次探測技術工作的中國地質大學王傳雷教授介紹,本次探測采用較為先進的地球物理學高精度磁法。地球物理學高精度磁法最初是尋找金屬與非金屬礦產、石油與天然氣的金屬物探的先進方法,目前已發展到解決水文、工程地質問題的水文、工程物探等領域,另外還廣泛應用在探測被掩埋的古遺址、古墓葬為考古工作服務的考古物探等方面。



根據以往的工作經驗,使用磁法探測埋深在50米以內、長度在20米以上的金屬沈船是十分有效的。此次探測的范圍為老爺廟上、下游各3000米的地方,其中測區面積為北區7.2平方千米,南區7.5平方千米,合計14.7平方千米。



調查人員在探測船的底部安裝了金屬探測器,並手持專業探測儀器和衛星定位儀器坐在船上,岸上還有專人把守高精度GPS衛星定位發射器。船只在衛星定位儀的指揮下按直線行走,每隔20米一個來回。



調查隊員們除了做好水下探測的後期工作外,還對老爺廟周邊湖岸展開地毯式的文物調查。經過仔細尋找,考古隊員采集到大量的明代中晚期的青花瓷和仿龍泉窯青瓷,還有少許白瓷和黑釉瓷。



沈船位置初露端倪



據負責此次探測技術工作的中國地質大學地球物理與空間信息學院的王傳雷教授介紹,由於老爺廟水域需要調查探測的面積太大,因此整個探測工作采取先普查發現沈船再詳查確定沈船位置的方式進行。



王傳雷指出,現在進行的是第一階段的普查工作,而在實地水上作業工作完成後,考察隊將對采集數據進行電腦處理。在發現沈船異常地點之後,再在該處確定合適的詳查面積,進行進一步詳查,以確定沈船的位置、規模、埋深等參數。預計到八月底提交探測的電腦數據分析成果。



據探測工作項目領隊、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肖發標介紹,根據這些瓷片,可以初步判定老爺廟水域發現明代中晚期沈船的可能性最大,這一時期沈船裝載的貨物主要為景德鎮的外銷瓷器。



先進探測技術將應用



肖發標研究員表示,此次與中國地質大學合作開展的磁法探測,只是江西省考古部門為揭秘老爺廟沈船之謎開展的系列科技探測工作的一部分。



除了磁法探測還要進行第二階段的詳查工作以外,期間還將與東華理工大學合作,應用多波束聲吶探測、旁側聲吶探測、淺地層剖面聲吶探測等當今最為先進的水下文物探測技術對這片水域進行全方位的掃描式探測。



肖發標研究員表示,有理由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中國『百慕大』之謎終將大白於天下。鄱陽湖『魔鬼水域』沈船之謎



中國『百慕大』——鄱陽湖老爺廟水域,是一處令當地漁民和過往船只聞風喪膽的神秘三角地帶,自古以來這裡翻沈了無數的船只,出現了一系列令人們弄不清的謎團,至今仍然是自然界的一樁懸案。



離奇神秘的死亡水域



沈船事件頻頻發生,撲朔迷離的恐怖地帶,滅頂之災屢屢在該水域上演!



1945年4月16日,侵華日軍『神戶』號運輸船裝載著200多名士兵和大量古玩字畫、金銀珠寶在鄱陽湖上行駛,經過老爺廟水域時,湖心突然『呼』地湧起一股巨浪,一剎那間巨浪排空,大霧迷漫,暴雨傾盆。幾乎與此同時,『神戶』號莫名其妙斷裂下沈迅速從湖面消失,之後立刻雲開霧散依然一派風和日麗。整個過程不過五六分鍾。日本駐九江海軍部隊聞訊,立即派出一支優秀潛水隊伍趕到出事地點探查搜救。隊長山下提昭大佐帶著7個潛水員下水後久久不見一絲動靜。直到天黑時分纔見提昭大佐一人浮了上來,他臉色蒼白,神情呆滯,人們發現他精神已經失常。



據悉,在近60年時間裡,有一百多艘船只在此水域沈沒或離奇失蹤,令人百思不解,認為有一種違反物理定律超自然神秘力量存在著。雖然在老爺廟水域沈沒的船只不計其數,也埋葬了許多財寶,但不可思議的是,無論科學家如何打撈,這些船只仿佛『人間蒸發』,船骸怎麼也打撈不著。



20世紀60年代初,從松門山出發的一條船只北去老爺廟,船行不遠便消失在岸上送行的老百姓目光之中,至今不知蹤跡,10餘人下落不明。1985年3月15日,一艘載重250噸,編號『饒機41838號』的船舶,凌晨6時30分許,在老爺廟以南約3千米的濁浪中沈沒。同年8月3日,江西進賢縣航運公司的兩艘各為20噸的船只,在老爺廟處先後葬身湖底。同一天中,在此處遭此厄運的還有另外12條船只。僅1985年,在此沈沒的船舶就有20多條。1988年,據都昌縣航監站記載,又有10餘條船只在此水域消失。



傳言往往帶著些許文學色彩。但一個事實是,老爺廟附近水域沈船的船骸如同『人間蒸發』,即使是上千噸的運砂船也尋覓不見蹤跡。



國際打撈隊折戟而歸



1946年夏天,美國著名的潛水打撈專家愛德華·波爾頓博士應國民黨政府的邀請專程來到老爺廟水域打撈『神戶』號,歷時數月耗資上百萬元,不僅一無所獲,還失蹤了幾名隊員,對此,從愛德華到隊員全部三緘其口,未透半點口風。



40年後,波爾頓博士的回憶錄在《聯合國環境報》上發表,其中一節首次披露當年找尋『神戶』號的真相:那天,他們在水下大約搜索了一千米時,忽然呼的一聲,一道刺眼的白光向他們射來,湖水劇烈晃動,耳邊傳來刺耳的怪聲,愛德華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就被一股力量牢牢吸住向漩渦拖去,他立時感到頭昏眼花,漸漸進入麻木狀態。突然他的腰部受了重重的一撞,這一撞使他清醒過來,正好身邊有一塊長長的礁石,他急忙緊緊抱住礁石,這時他看見一道長長的白光在湖底翻滾游動,同他一道下水的幾個同伴被白光裹挾著一路翻滾而去,消失在漩渦之中,後來雖經打撈隊員反復搜尋,但沒找到一具屍體。為什麼會出現白光,為什麼會有刺耳的怪聲,為什麼人會被白光裹挾著消失在漩渦之中,連屍體都找不到?沒有人能用科學的方法解答出來。



據記載,老爺廟水域曾離奇沈沒過幾千艘船舶,按理來說,應該把那一片水域都覆蓋滿了,但奇怪的是,凡是離奇沈沒的船舶,歷次潛水探查的人都沒有在湖底見過一艘。這些船到哪去了呢?船上的人都到哪裡去了呢?



沈船『元凶』眾說紛紜



其實,早就有科研人員注意到了老爺廟水域異常的天氣現象。1985年初,江西省氣象科技人員組成了專門的科研小組,在老爺廟附近設立了3座氣象觀察站,對該水域的氣象進行了為期1年的觀察研究。從搜集到的20多萬個原始氣象數據看,老爺廟水域平均兩天就有一天屬於大風日。



據了解,老爺廟水域全長24千米,最寬處為15千米,最窄處僅有3千米,而這3千米的水面就位於老爺廟附近。並且老爺廟水域的西北面,傲然聳立著廬山,其走向與老爺廟北部的湖口水道平行,離鄱陽湖平均距離僅5千米。當氣流自北南下,即刮北風時,廬山的東南面峰巒使氣流受到壓縮,氣流的加速由此開始。當流向僅寬3千米的老爺廟處時,風速加快,狂風會怒吼著撲來,由於風大浪大,波浪就會形成強大的沖擊力,從而導致船毀人亡。



另外,研究人員以後又在老爺廟水域的紅外航空照片上發現湖底存在一個巨大的沙壩,可能正是因為沙壩的存在,阻擋了席卷而來的水流,在湖水底部形成巨大的漩渦,而這些漩渦,很有可能就是給船只造成了致命一擊的元凶。



此外,老爺廟這個區域裡面,有五條河流的來水,這個地方基本上等於一個匯集點,因為不同方向的水流互相混雜,水流的方向比較紊亂。紊亂的水流互相碰撞,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渦,這些漩渦對船體的沖擊力與正常的水流是不同的,如果再遇到惡劣的天氣,就會使船舶出事的概率比其他地方大得多。



最近,科研人員又提出一項新的見解:整個地球迄今還有在地球形成期所具有的原始氣體,這是造成鄱陽湖沈船的『元凶』。據研究,這些原始氣體,會因為地殼裂縫、地殼運動、火山爆發、地震等活動釋放出來,形成湖底水化天然氣。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