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業生涯的過往中,我們清楚的看到,不少人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職場疲憊或職業枯竭的現象。他們雖然收入可觀、職位顯要,可總是缺乏工作動力,喚不起自由的激情和快樂的感受,這背後原因是什麼?

世俗的教育尤其是華人的教育體系,就是教人如何挖掘自己的能量以適應生存的壓力。這個基本教育就錯了。我們知道拋開生存的壓力去追求內在的召喚的創造力才是生命的本質。        

如果一個人活不出他天職的召喚的話,他不可能對這份工作有愛,這份工作只不過是謀生的工具,那他內在的許多潛力都不可能發揮,而是把自己的能力降低到最動物性的生存的層面,久而久之,這個人內在的能量就枯竭了。

就像我放棄演藝工作,放棄拍一部片子能掙幾百萬的片酬去掙一個字四毛錢台幣的翻譯費,這個對比的差異太大了,但是在做翻譯的過程中,我有愛、很快樂,那些真理的文字充滿了感動和喜悅。

而在拍片的過程中,我拿了很高的片酬,可是過程讓我痛苦萬分,因為我覺得我只是導演的一個工具,完全沒有辦法表達我的人生觀,我的見解。

最後讓我覺得,我真的快要活不下去了,真的不能再做那份工作了。我想人的生命到了個瓶頸的時候,一定得做出個選擇,要聽從內心的召喚,你的創造力在哪裡。

人必須超越自我中心才能有愛,你到底是愛工作中的你,還是愛你心中的這份工作?

藝術也是一樣,你究竟是愛心中的藝術還是藝術中的你?

到底是以自我中心出發還是拋棄了你的自我中心,去追逐你真正專注的那個對象?

你本身能不能融入進去,忘我的融入進去?

從極致的程度看,眼前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變成愛,只是我們太有抉擇性,如果我們把每份工作都當作走路一樣,每一步都認真的走,即使目前你做的這份工作不是真正內心召喚的工作,你也還是可以愛這份工作。

只是,大部分人是在滿足自我,而不是說為了工作完全付出,
可以忘掉我自己的選擇,去融入眼前的事情,全然地投入本身就有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