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园春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本是一首脍炙人口的优美诗句,可现如今却早被诠释为女人偷情的代名词,在这女“开放”的经济时代。

      对于现代女性“红杏出墙”早已不是水浒中描写潘金莲那样还需要心狠手黑,擅长阴谋王婆撮合,只要具备以下几种要素,女人 “红杏出墙”只是时间问题……

      一、“名利型”                            

      “人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这是《红楼梦》里的开篇偈语,名利作为世间尤物,一直是世人追求目标。

      作为职业女性,特别是娱乐圈打捞世界的职业女,若把名利看得太重,必将被剧团团长、电视台台长、导演开发、启蒙,然后一个个被私人老板和go-vern-ment官员圈养。

      还是司马迁说的好:“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名利本为浮世重,古今能有几人抛?”

      对于追求 “名利”女性,为了跨入“名流”行列,有的不惜使尽浑身懈数采用“傍字决”“勾字决”“恋字决”等公关手段 “以身相许”,有的甘做“地下情人”的角色从而挤身“名流”。

     这些女人表面上时尚的标签,可骨子里流淌着的却是“肮脏”的鲜血。

      二、“桥型”                            

      常言道:“寂寞嫦娥舒广袖”。

      众所周知:女人是需要男人疼爱的,作为小鸟依人女,身边没有一个爱她、体贴她、知冷知热的男人是不行的,夫妻劳燕分飞,分居两地,过着犹如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生活。

      虽说古人戏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情感的空虚,孤寂的心灵,使垂涎女人美色的“小男人”有机可趁。

      稍加“恩惠”,女人便会不顾羞惭,意乱情迷、鬼使神差的投入他人怀抱。

      三、“贪婪型”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女人结婚前认定老公一位好人,是一位值得托付终生的“最爱”,此种女人婚前奉信一条:“寻觅一位爱自己的男人便已足矣!”

      婚后也曾心甘情愿的和他白手起家,像燕子衔泥,一点一点地筑起自己的小窠,可是有一天当宝马香车勾起了她蠢蠢欲动的贪婪欲望,霓虹灯闪烁的豪华酒店迷惑了她矇胧的双眼时。

      这种骨子里浑身上下充满“铜臭味”女人,便会“顺应潮流”改变自己人生航标,奉信《女婚姻定律》:“生命曾可贵,金钱价更高”。

      对于一个追求“享乐”主义的女人来说“红出墙”这也大概只是时间问题了。

      四、“浪漫型”                            

      此种类型女人一般为“O”型血,集罗曼蒂克于一身,懂得享受人生,无论老公人才多么优秀,事业上如何所向披靡,如何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但在她心中远没有“小白脸”有魄力,(男人忙于事业,无暇顾及家中娇妻,更不能对夫妻的感情“日日勤拂拭”,无意识的冷淡了娇妻)。

      想当年海伦为什么会离开英勇擅战的斯巴达王,心甘情愿跟随那个小白脸帕里斯逃往特洛伊城呢。

      因为这种女人骨子里却经不住寂寞的,还记得有这么一句: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对于一个骨子里充满“罗曼蒂克”的女人来说追求自己的“福”比什么都重要。

      五、“潘金莲”型

      此种女人,有一份固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穿时髦的衣服,翻时尚的杂志,颇有几分姿,是个有追求的女人。

        当她下嫁给老实、本分、没钱、爱忍气吞声的男人之时、心中就会有一种弦断人听的的悲凉感,总认为命运对自己不公,自己属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梦想有一位优雅男士,可以和她笑傲江湖,共赏风花雪月,当风流倜傥的“西门庆”巧经门前之时,就是此种女人欲望膨胀大于道德之日。

        所谓的“红出墙”就在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