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1).jpg


我一個6年的閨蜜拉黑了我,她說我每天過的日子很舒服很輕鬆吃吃喝喝養養花草發出來顯擺很沒意義,也無聊。應該找個老公跟她一樣生個孩子低調過日子才對。大該意思就是這樣,我有點輕描淡寫,她有點義憤填膺。我說我的辛苦你沒看到,我也不想發不開心的事兒云云。最後她拉黑了我。突然想起一篇文章分享。(by網友)


1、

我的朋友李良成,肯吃苦,心善,性格和諧,經常幫助人。


良成在鄉下有個遠親,家境不是太好,良成把親戚剛上小學的孩子接過來,資助孩子上學。孩子也很努力,每天學習到很晚。擔心孩子太累,良成還經常勸孩子早點休息。


前些日子,老師打電話讓良成過去,問了些很奇怪的問題,眼神很怪異,有點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意思。


良成心粗,沒有多想。


過兩天良成替孩子檢查作業,無意中看到孩子的一篇作文,頓時呆住了。作文中有幾句話,大概意思是:……這個社會,為什麼如此不公?為什麼有些人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卻吃香的喝辣的?比如我大舅李良成,他一家人每天除了看電視,就是逛街購物,卻總有花不完的錢?有錢人就是好,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良成當時心裡激堵,他很想把孩子揪過來,對著孩子的耳朵大吼一句:日你娘啊死孩子,什麼叫你大舅一家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的是你爹媽!正因為你爹媽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才把日子混成這樣!你大舅怕耽誤了你都快累成狗,你居然看不到……


終於明白了老師的眼神為什麼那麼奇怪。


良成終不可能對孩子說句什麼,怕傷到孩子,他跟我聊起這事,我也呆住了。


我想不到的是,這種畸形的心態,不知何以悄然侵襲了孩子的心靈。


2、

在深圳時,我就深切體驗到人心的偏激。有次出門,見兩個保安聊天,就聽一個保安說:看咱們小區,開什麼好車的都有,全他媽的為富不仁!


開好車跟為富不仁,這之間一點邏輯關係也沒有,不知道這個保安怎麼把二者掛聯起來的。還沒等我理清他的邏輯沿遞,就聽另一個保安說:就是,窮的窮死,富的富死,太他媽不公道了。我現在就盼來一場運動,到時候我第一個報名,不打死這些為富不仁的有錢人,我管他們叫爹!


後面說話的保安,臉上的肌肉扭曲著,年輕的眼睛透射著我無法理解的仇恨。而這種仇恨,完全是非邏輯的,虛構在扭曲與臆想的基礎之上。


3、

另一件事是,我有個朋友,他兒子很有出息,爹媽沒怎麼管,孩子自己報考海外名校並錄取。朋友激動的紅光滿面,把熟人全都叫來,大吃慶祝。


正在亢奮之餘,席間有個多年老友,突然冷冰冰扔出一句:國外的學校,根本不看考分,給錢就讓上,有錢人就是好!想去哪上學就去哪兒上學。


朋友被堵得慌,氣惱的辨解說:你說的那是野雞大學,我兒子這可是名校,名校招錄更嚴……我兒子可是全額獎學金啊!


對方扔回來一句:都一樣,給錢就讓上。


上你媽……朋友氣得想要打人。但知道自己兒子表現太好,已經引起公憤,能做的就是立即起身買單走人,多年的老交情,到此為止了。


4、

上面說的這幾件事,有個共同特點,都是臆造仇恨,甚至不惜修改事實。


李良成並非土豪,真的是每天累成狗。自打他把親戚的孩子接來,等於多判了自己幾年的苦役。萬萬沒想到孩子根本不領情,之所以硬說他「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只是為了人為製造不公的藉口,為自己心裡的憤怒建立依據。


現在李良成拿這孩子的教育,束手無策,已經接來了不能再送回去,可如何告訴孩子這種觀念是扭曲的?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兒,弄不好倒起反效果。


深圳那家小區,有多少揮金如土為富不仁的壞土豪我不清楚,但我認識的幾個,都是睡得比狗都晚,累得跟驢一樣。其中有個老闆為了接單,被客戶灌到胃吐血。還有個胖土豪在最低谷的時候,被債主追殺,慌不擇路,兩米多高的圍牆,他竟然嗖的一下就跳過去了……


如果他們知道有人如此痛恨他們,他們一定會大哭起來。


最後那個兒子上海外名校的朋友,這事兒還真是錯在他,你兒子太有出息,就意味著對別人家孩子的無端羞辱。自己關起門,和幾個親密的朋友慶祝一下就是了,非要昭告天下,別人心裡悒鬱悲憤,當然要修理你。


只是這個修理的理由,無視事實,太過於扭曲。


5、

去年回深圳時,看望幾個當年的朋友。其中有一個,是當年照顧過我的姐姐。當年她研究生畢業,直接進了省級政府機關,但男友去深圳打拚,引發她熱血沸騰,就毅然辭職而去,想上演一幕深圳愛情故事。


萬萬沒想到,她去了深圳,男友卻因為一連串失意,最終無法立足,回到三線小城市,讓家人走關係弄了個事業編。而她卻留在深圳,於谷底起步最終風生水起,成為了有名的女企業家。


上次見面,她跟我說起個北方煤老闆的事情。


她說,媒體總是稱煤老闆煤老闆,這個貶義的稱呼,帶給人一種強烈的感覺,這些煤老闆就是些沒有底蘊的暴發戶,除了用錢砸人,欺良霸善,良知良心一概沒有。她當時也是這樣認為,見到那位煤老闆時,也是這種感覺。


但是感覺根本靠不住,聊過幾次她就發現,在那位煤老闆粗鄙的偽飾下,藏著一個洞知世像人心的心理學大師。


煤老闆的包裡,上面是幾本三點式女人的低俗雜誌,下面藏著英文原版的心理學專著,看到這些書她才恍然大悟:是了,這位滿口粗話的煤老闆,管著幾萬號人,沒點內功底子怎麼可能?他之所以表現粗鄙,一來是他的環境中有些人只吃這套,二來是社會公認他們沒文化,他為什麼非要跟所有人抬槓?


這位姐姐當時深有感觸的說:人吶,不怕不努力,不努力也是人生的權利,憑什麼非要努力?做個平庸之輩又招誰惹誰了?怕就怕自己不努力,還扭曲臆造,無端貶低別人的付出。


這個世界不欠你的,也不欠任何人!


你只看到了煤老闆一擲千金,認為他們鑽了政策的空子,卻沒看到他們為完成一個挖煤的系統工程,必須要上得講堂下得井礦,指揮得了千軍萬馬做得了地痞流氓。你只看到了別人的小蠻腰,沒看到美女日夜揮汗在健身房。你只看到了別人逛街購物心神氣爽,沒看到人家辛苦勞累打拚奔忙。


不努力不是錯,不努力偏又憤世嫉俗,於是腦子就日漸扭曲。有成就的人,或是運氣好,或是人品劣,不是阿諛奉承,就是為富不仁,天底下只有你最善良。所有人全都欠你的,所有人都不該享受他們的生活,必須要接受你的正義審判。


嫉恨別人的努力所獲,就刻意的無視別人的付出,給自己的不努力找藉口,多少也算人之常情——但刻意欺騙自己,把自己臆想成不公正的犧牲品,從此讓自己生活在悲憤的心態中,這就是折磨自己了。


別那麼悲憤,這個世界真的不欠任何人。每個經濟地位居於你之上的人,都有比你更慘淡的付出。他們沒搶走你任何東西,你的所獲,只與你的智慧付出成正比,真的不是別人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