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身邊朋友恢復單身的漸多。


友人捉狹的說:「該離的都離了。」


人生所餘歲月無多,如果是年輕時誤擇,攪和了幾十年,還不能夠和平共存,那放自己自由不是太壞選擇。


上一代「男人老了就會倦鳥歸巢」的想法,這一代熟年男女已不欣賞。


然而,在華人社會,結束一段婚姻,没有任何壓力或阻力,是不太可能的。


壓力,多半來自面對上一代時。


友人A女與B女在中年時相繼恢復單身。二人的母親雖然都是極保守的上一代,但母親所講出來的話大不相同。


B女的媽媽,在聽聞B和先生在談離婚條件時,衝到女兒家,表現得比二人還激動,如同電視劇翻版:「我不許妳離婚,妳生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妳如果離婚,就不要給我回家!我没有妳這個女兒!」


其實B女丈夫多年好賭,就算B女是千手觀音,也没辦法再當他的提款機。B女淒淒惻惻的訴苦:「難道,我媽真是要我死嗎?我再下去,是死路一條,她不知道嗎?何苦來演這齣戲?」


婚還是離了。然後,數年過去,至今她不敢回家。拼命投入工作,逃過所有假期。正面效果是,公司業務鴻圖大展,她從怨婦變成真正貴婦;負面陰影是,她一直在吃抗憂鬱的藥,每周看精神科醫生。



A女的媽,在她離婚時,正接受癌症的化療。A女以為媽媽受不了「雙重打擊」,刻意隱瞞,没想到媽媽還是聽聞了事實。某日她開車載媽媽去回診,母親在等紅燈時悠悠的說:「我很感謝妳,在我這麼需要人陪的時候,妳剛好…可以回來陪我…回來住,好嗎?」


她的淚水含在眼眶裡,而暖流按摩了她全身。是的,後來的路並不好走,她全心奉獻的婚姻到頭來並没有什麼美好結果,然而她知道,母親在陪著她走。


也有美國心理學家研究:女兒在擇偶上的選擇,母親影響最大。不管女兒個性如何叛逆,母親對她選擇的終身伴侶的評語,還是會烙在她心裡。


他們的結論是:女兒,比兒子更在乎母親對自己另一半的看法。



在我看來,華人社會不分兒或女,母親對小孩另一半的看法,都攸關他們的幸福。華人崇尚三代同堂,如果没有母親誠心誠意對兒媳蓋了章,那媳婦再怎麼好都是個別人家孤女。


對於恢復單身這件事,若有母親支援,兒女也較容易度過那「天崩地裂期」。


若兒女已經在人生低谷期,萬萬不可落井下石。木已成舟,就算對昔日婿或媳再眷戀,那到底還是別人家的孩子。「半子」絕對不如一個完整的女兒。


當人兒女時,總渴望要父母的一句溫暖安慰;當人父母時,萬萬不可在兒女有難時落井下石。

母親的天生慈悲在於:無論如何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