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一位三十出頭的小夥子,不幸患上舌癌。為了挽救生命,他必須切除整根舌頭。沒了舌頭,既不能說話,也無法感知味覺,人生將是何等痛苦。為他治療的福建醫大附一醫院口腔頜面外科主任林李嵩提出一個高難度的手術方案——全舌再造。


       


6月9日上午9點到晚7點,整整10個小時,海都記者記錄了這臺「重口味」的手術。切除舌頭,割腿取「肉」,再造舌頭。整個手術既有電鋸劈骨的血腥,也有穿針引線的細緻活。(上圖僅為示意圖)



       



醫生取下患者腿上的肉,再造舌頭


9:00~13:00 切舌        


先切開下唇,再劈開下頜骨        


上午9點多,當我們進入手術室時,病人已經全麻。


「真可惜,太年輕了。但在我們切除舌頭的病人中,最年輕的只有十幾歲。」林李嵩說。




一年多前,這名小夥子吞嚥不適,一直以為是咽喉炎,沒有注意。最近一個月,舌頭開始腫脹疼痛,一查是舌癌。癌細胞已侵犯了脖子兩側的淋巴結。為了保住生命,他必須切除整根舌頭。


林李嵩醫生說,他們不僅僅要切掉患者的舌頭,還必須再造一根舌頭,而且這根舌頭還要能用。林主任和助手邱宇醫生為患者切開氣管並插管,接入麻醉機,劃開脖頸,再切開下唇、劈開下頜骨,充分暴露病灶,取下舌頭後,清掃左右兩邊頸部淋巴結,一直持續到下午1點多。


14:00~15:00 取肉        


從大腿割下皮瓣,須帶血管和神經        


下午2點,另外2名女醫生上場。她們的任務必須從病人左大腿割「肉」,成為新舌頭的「原材料」。這塊「肉」不是普通的「肉」,而是一塊帶血管、帶神經的皮瓣。它有一個學名叫「穿支皮瓣」。


術後,林李嵩告訴記者,其實舌頭再造,以前都是取手臂上的「前臂皮瓣」來造舌。這個皮瓣也叫「中國皮瓣」,是我們中國醫生發明的。但這個皮瓣要取一段橈動脈,會影響手的功能,也不美觀。所以,現在都取大腿上的「穿支皮瓣」。


它又被稱為「萬能皮瓣」。這種皮瓣的血管是次要血管,但這類血管更細並在肌肉中穿行,非常不好取,後面也更不好接,會增加手術難度。但這種皮瓣對病人腿的功能幾乎沒有影響,所以醫生都取大腿的皮瓣。


15:00~19:00 接舌        


如絲的血管和神經        


顯微鏡下「穿針引線」        


下午3點,手術的重頭戲來了。醫生要給病人接舌了。用來縫血管、神經的手術線是9個0的手術線(手術線的粗細常以幾個0來表示,縫線越細,0的個數越多,最細的手術線是11個0)。線已經細到用肉眼都難以分辨。


這時,一臺放大40倍的手術顯微鏡「上場」。林李嵩和邱宇一人盯著一側的目鏡,才能看清這些針線和血管。醫生先吻合靜脈。靜脈只有2毫米粗,但這2毫米直徑的血管上要縫6~8針。只有在放大鏡下,醫生才能用鑷子夾著針線「穿針引線」。因為太細了,接一根血管就耗時數十分鐘。


靜脈吻合好後,接著吻合動脈,最後才是接神經。光這三個步驟,就耗費了近2個小時。皮瓣接上了,醫生們還給皮瓣整形,塑造成舌頭的樣子。一直到晚上7點10分,手術才結束。


昨日,邱宇醫生告訴記者,病人生命體徵穩定,舌頭血運良好,皮瓣質地柔軟,可以判定已經接活了。新舌頭還能向上、向前輕微運動,但患者還不太適應新舌頭的形態和大小。


       


揭秘再造舌        


能恢復70%以上的功能        


林李嵩主任說,舌癌和意外傷害舌頭切除三分之一以上,就必須再造舌頭。對於這類病人,保命第一,功能第二,美觀第三。


他也遺憾地告訴記者,現代醫學下,再造舌經過訓練,能恢復70%以上的功能,但與正常的舌頭相比,還有不盡完美之處,可能會喪失一部分味覺、觸覺等,但它可以幫助患者恢復語言、吞嚥、咀嚼功能。目前,他們已經做了200多例各種游離皮瓣再造舌,70%~80%的人用新舌頭講話,別人能聽清。


皮瓣造的舌頭畢竟不如真舌頭靈敏,能否把其他人捐贈的舌頭移植過來呢?        


林李嵩說,撇開倫理,從技術理論上說,他人捐贈的舌頭是可以移植過來的。但之後要考慮排斥反應,而且患舌癌的病人大多要接受放化療,目前沒有實驗和臨床數據表明異體舌頭能經受「考驗」。綜上,目前自體的皮瓣是再造舌頭最理想的「原材料」。


林李嵩也特別提醒,在口腔癌中,舌癌發病率排到了第一,這與抽菸、口腔衛生不好、不良刺激等都有關係。如果舌頭出現潰瘍或者異物,且遷延不癒,最好找專業醫生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