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民进党主席蔡英文59岁,还在美国惬意地旅游。这一次所谓的面试之旅,蔡英文见到了一些美国官员,自称见到了另一些更高阶的官员。据说这些官员对她的答卷表示满意。她已经认为自己将在7个月后的选举里轻易地击败任何对手,登上台湾权力的巅峰,一雪4年前失败之耻。虽然由于美国人的要求,她讲出了一些自己都不信的承诺,什么两岸关系,什么九二共识,这些措辞,她自己都烦。但是她知道,自己只是为自己此时需要说出这些不喜欢的东西而烦恼。至于自己上台了之后现在的话当然是可以完全不作数的,蔡英文在4年前的败选演说里就说过了,“因为我们是民进党。” 2015年6月,蔡英文的前任、民进党前主席苏贞昌68岁,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所谓“总统梦”。5年前的初选,他和蔡英文只差1%,8年前的初选,和当时的对手谢长廷只差6%,在蔡英文4年前败选后,自己曾经想做最后一搏,但是还是失败了。苏贞昌放弃了,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的女儿苏巧慧推上“立委”的宝座,对接下来的选举,他会辅选,但既不会像7年前和4年前那样消极,也不会像自己选举时候那么卖力。毕竟他快到70岁了,老了,已经无所谓了。 2015年6月,民进党的前主席,所谓圣人林义雄,74岁。去年,他刚刚用绝食,逼得马英九政府停建了核四发电厂,那时候的民进党全党上下把他当做英雄。可是今年,当奉他为精神领袖的两个小党,社会民主党和时代力量党想找民进党要求礼让几个席次时,却被无情拒绝。林义雄气得大骂蔡英文,却没想到这一次,1年前还奉他为神明的民进党人,居然开始冷嘲热讽。林义雄这20年已经绝食过3次了,虽然都达到了目的,但是再绝食一次,似乎也不太好看。何况,时代力量和社民党已经表示,林义雄的意见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党。林义雄摸摸鼻子,只能戴上斗笠,开始下一次远行。 2015年6月,国民党前主席,台湾前领导人李登辉92岁。他还在不知疲倦的四处演讲,虽然他4年前就已经因为大肠癌做过手术。他在大学里和大陆交换生斗嘴秀优越感,他不断讲着和20年前自己赌咒发誓说的话完全相反的东西,与此同时他还标榜自己前后一致。然后不管有没有记者问,他也喜欢强调下钓鱼岛是日本的。15年前,他说他不管政治了,要去乡下传播基督教;14年前,他说他还得管政治,要组党。12年前,他举起了15年前自己痛骂“竖仔”的陈水扁的手,高呼陈水扁当选;8年前他说阿扁太贪婪,结果阿扁告诉法院李登辉也不干净;7年前他说马英九不错;6年前他说马英九还是不行;5年前他说马英九应该下台;4年前阿扁举报的案子被法院开庭,他却说阿扁告发他没事,法院开庭才不对。3年前他在蔡英文的选前之夜说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一切拜托你们了。2年前他又忘了自己说的话……阿辉伯,真的很忙。 2015年6月,亲民党主席宋楚瑜74岁。面对2016,宋楚瑜还是不能忘怀。4年前他说自己虽然69岁了,但是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都73岁了,自己一点不老。今年宋楚瑜又机智的说,自己和邓小平当年复出时候一样大,当然一点不老。宋楚瑜知道,自己这辈子是绝不可能选上台湾领导人的。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3月说4月决定,4月说6月决定,上周说8月决定,还是快点决定吧,运动家的精神,是重在参与。波兰国歌第一句说,“只要我们还活着,波兰就不会灭亡。”,大概宋主席也认为,只要他还活着,他就要选“总统”。 2015年6月,马英九的副手吴敦义67岁。他很苦恼,这些年一直很苦恼。他很有能力,当“行政院长”时候台湾经济成长一度接近11%,他的前后任都不如他;他是唯一在台北,高雄,中台湾的南投都选举过的人。他有绵密的组织网和人脉,他熟读历史,有勇有谋,精明强干。但是,他就是没法选举。因为口才太好还喜欢辩论,有时候还失言,被扣上一个白贼(闽南语喜欢说谎的意思)的帽子。何况,他的老板马英九支持度不高,他的更低。准备了一辈子,爬到了二把手,却只能在最后时刻放弃,想来一定很不爽。他大概就这样不爽最后11个月,然后归隐山林吧。 2015年6月,国民党主席朱立伦55岁。他也很不爽,因为他的光环彻底没了。10年前,他被称为“小马英九”,那时候,这个词是褒义,大家认为他是马英九的接班人;去年11.29只赢了2万票后,他接下党主席,那时候他被称为“马英九2.0”,这儿是贬义,大家认为,他和马英九没有什么区别,也无法拯救国民党。党内都希望他选2016,虽然都知道这必败。但是朱立伦不愿意:首先,这选不赢;其次,朱立伦如果选,就需要辞职,那么现有的新北市长一定会丢。学会计的朱立伦,是不敢做亏本买卖的。于是这些为了自己选民意代表而拱朱的人,开始看不起朱,认为他没有担当,不愿意吃亏。朱立伦本来想找王金平来选,但是马英九又不同意,无奈之下,朱立伦发表了一篇有20多个团结的不团结声明,狂骂了马英九一顿——但是他也只能骂骂。他还宣布,明年国民党选赢了,党主席给新的“总统”,选输了,自己负责下台。这话一说,就更没人理他了.

                                 

2015年6月,马英九65岁。他老了,真的老了,最后一丝英俊,也被疲惫的神情和鱼尾纹所消逝。虽然他还能长跑,还能连续几十个俯卧撑,但,这是个看脸的世界,马英九很清楚这一点。他还有11个月下台,自从交出党主席后,他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政绩了。但他最不爽的,还是2013年9月没有成功开除王金平。真的,就差那么一点。如果该死的“检察总长”黄世铭,不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把没有结案的案子拿来给自己报告,自己就成功的把王金平这个蓝皮绿骨的卧底开除——那么“立法院”以后就是自己的橡皮图章了,那么服贸协议就过了,那么核四电厂就可以继续盖了,那么去年选举国民党就不会输了,那么……可是不仅没有那么多的那么,相反,黄世铭已经因为泄密被判刑,自己也被列入调查,一旦卸任,就可能面临司法的起诉。何况,民进党等自己很久了,他们早就说了,要把自己抓起来。那个小丑柯文哲,也一直弄一堆事情来恶心人。马英九很烦,他最近下令改善监狱的条件,不知道是不是给自己准备。

2015年6月,“立法院”长王金平74岁。自从九月政争自己打败马英九后,从政40年来,自己的民望从来没有这么高过。本来做到“院长”,也算光宗耀祖了,但是现在,王金平发现,居然有机会去挑战大位,他怎么不可能起心动念?虽然朱立伦这个后生搞出来所谓的初选,但是王金平本来就没当回事。这些事情,都是可以协调的,可以乔的,有什么好担心。却没想到,马英九还是不让自己领表。说什么也不让,居然还派一个小小的副秘书长萧旭岑来威胁自己,还想派人查自己朋友的税!没办法,事缓则圆,王金平最后时刻说,自己努力不够,无法得到信任,对支持者表示歉意。但是,聪明的王金平可没说自己不选,他在等机会,他就像忍者一样,一般不出手,出手则一刀毙命。

2015年6月,“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67岁。她到了退休的年纪了。她一生独身,父母已经去世,现在已经没有直系亲人。她从23岁起,就把自己的一切给了国民党,虽然她爸爸被国民党迫害还坐过牢。她担任了8届的“立法委员”。这一次,她看见党内的人居然都怯战畏战,连初选都不敢去,于是她去领表了,她说了,她要抛砖引玉,她不能让国民党唱空城计,她要吸引党内强棒下场。洪秀柱拿了200万新台币,把支票交给党部时候,她还说了句自己无父无母无夫无子。谁也没有料到,讲完这句话后,洪秀柱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开始选举。她南北穿梭,她上电视台上电台,她告诉老百姓她是穷人出身,不像蔡英文那样大小姐;她反对废死刑,没有模糊空间;她支持两岸和平协议,反对台独;她主张一中同表;她支持大陆嫁到台湾的女孩子4年就拿到身份证有投票权;她反对民粹经济;她说自己选举不拿党的一毛钱,全部资源给“立委”;她说不要怕,还有半年,哪里有打不赢的仗!

                       

                            所有人惊呆了,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

                            蔡英文还在美国逍遥,洪秀柱却一遍一遍地讲自己的理念。终于,有人被感动了,大家发现,国民党人,居然也有人这么真诚,这么无私,这样为党承担。

                            于是洪秀柱拿到了6万多份党员的联署,顺利通过第一阶段。根据国民党初选,第二阶段还需要通过30%的民调门槛。

                            这个制度对洪秀柱很不公平,但洪秀柱一边表示抗议,一边继续冲刺,她表示自己不会妥协,参选到底,她表示自己绝不屈服于国民党内的宫廷文化。

                            于是更多的人被感动,很多人开始归队。这时候,王金平慌了,他发现,自己那个老实木讷的副手,居然真的吹皱一池春水!

                            这时候,6月7号,王金平出手了,他宣布,如果党征召他,义不容辞!

                            媒体开始配合炒作,自己的马仔开始放风,串联,甚至准备在开会时候翻盘。

                            然后王金平就去睡觉了。过去四十年,自己都是这样做的,第二天,自己就得到洪秀柱乖乖退缩的消息。

                            但是并没有。

                            洪秀柱说,她会战斗到最后一秒,她还说,如果自己退缩,被搓掉,连人格都没有了,都没脸做人了。

                            王金平摸摸脸,有点疼。于是,王金平在8号当着记者面给几个马仔打电话,说不要做那种小孩子的事情了。

                            洪秀柱呢?她还在不知疲倦的宣传自己的理念。6月12号、13号要开始民意调查,如果洪秀柱通过且国民党还有廉耻,2016年,她将和蔡英文捉对厮杀。如果没有通过,洪秀柱说了,不接受任何安排,不会回到“立法院”,裸退。

                            在这个夏日,在台湾岛上,在这个奄奄一息的百年老党里,还有一个身高不到160的女人,在挽救国民党的征途上末路狂奔,她会创造奇迹,会光荣的战败,还是被国民党的党文化“搓”掉?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