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屌丝冢”,汇聚了无穷的屌丝气。那里有一个神秘的守墓人。每当有屌丝怨气太重,他的魂魄就会自然而然被戾气驱使到屌丝冢。面对守墓人。        


       

这时候,飘来了一个学渣,他抱怨老师偏心,应试教育,就业歧视,女人贪财等等。守墓人听着,然后说:“有这样一群人,你看你认识不认识。”屌丝说:“谁?”
       


       

守墓人说:
       


       

“义务教育时候,他们课堂打闹,疯狂追星,糊弄作业。等到了考试的时候,他们抱怨老师出题太难,学业负担重,偏心个别同学。认为这“不公平”。        


       

高中时候,他们混社会,看小说,每天琢磨谁好看,站在走廊搭讪,出了校门打架。等到了高考的时候,他们抱怨“应试教育”,咒骂高考制度。认为这“不公平”。
       


       

大学时候,他们宅撸射,下A片,翘课睡觉,夜店赌博,抄袭作业,剽窃论文。等到了就业的时候,他们抱怨“就业歧视”,呼吁“能力不看学历”。认为这“不公平”。        


       

工作时候,他们眼高手低,得过且过,热衷攀比炫耀,幻想不劳而获。等到了升职的时候,他们抱怨“全看关系”,痛批人情社会。认为这“不公平”。        


       

婚配时候,他们自以为是,自私小气,一边自己挫,一边嫌弃别人挫。等到了被拒的时候,他们抱怨“女人物质”,“男人肤浅”,“社会现实”。认为“这不公平”。”        


       

屌丝听了不说话。守墓人接着说:        


       

“名校录取热衷打打杀杀或浮夸虚荣的你,拒绝了天资过人或脚踏实地的他,这叫公平?        


       

用人单位花重金雇佣不学无术又好吃懒做的你,而非学历光鲜又实习满满的学霸,这叫公平?        


       

你心爱的男孩对待每天蓬头垢面的你,就像对待你妆容细致的情敌那样热情,这叫公平?        


       

女神给彬彬有礼又衣冠楚楚的高富帅的回复,同莽撞粗俗又边幅邋遢的你的内容一样,这叫公平?        


       

父辈箪食壶浆舍生忘死拼事业的二代,跟父辈碌碌无为小富即安的你掌握一样的资源和机会,这叫公平?”        


       

屌丝不说话。守墓人继续:        


       

“买条狗也要看看毛色,挑牲口还要看看品种。同样是耗费资源和精力,凭什么人家要把这些宝贵的稀缺的东西都倾注在你身上?        


       

清华北大都录取你,才叫“素质教育”?        


       

长腿美眉都献身你,才叫“纯真爱情”?        


       

知名企业都聘用你,才叫“人尽其才”?        


       

资源机会都集中你,才叫“程序正义”?”        


       

屌丝不说话。守墓人继续:        


       

“每次被淘汰的时候,你第一反应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社会的不公’。比起专注于自我反省和自我提升,你更热衷惨淡经营自己的自尊心和虚荣心。你的全部智慧集中于如何在这个有漏洞的社会中,撕开一个可以利用的边角料,来当作自己无能的遮羞布。        


       

你抱怨的不是社会不公,而是自己抱怨没有分到一杯羹;你追求的也不是什么公平,而是在幻想着不劳而获地进入既得利益群体。扪心自问,你遭逢的所有淘汰,到底有多少是因为社会的不公?在你所经历的所有公正公平的竞争中,你又赢过几次?哪怕机会和资源给了你,你做到了让你自己能够匹配这份信任吗?        


       

所以,社会上是存在一定的不公平,但是,你的今天未必因为事实存在的不公平造成的,而是因为你幻想的不公平造成的——感谢这些你幻想的不公平,他们是你无能的最好的遮羞布。        


       

就像你不愿意承认的那样:“社会有不公平,但是这终究是一个整体公平的社会。就是因为社会公平,你才被淘汰的。”        


       

屌丝豁然了,全身闪闪发亮。守墓人告诉他:“你的屌丝怨气已经通过你的顿悟洗净了。以后再有抱怨,请回忆今天的对话。”屌丝的一身屌丝气就这样留在了屌丝冢。        


       

到了这里,守墓人突然抬头问屏幕:这个屌丝已经顿悟了,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