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很聪明,凡事都想走捷径。过去有十年寒窗苦,一举成名中状元。于是功名利禄,甚至驸马爷,都有了。现在是考上清华,北大,然后是北京,上海好单位随便挑,一辈子也是吃喝不愁搞定。用人单位也推波助澜,认为清华,北大学生一定聪明,甚至病态的认为本科不是清华的清华研究生也不行。真的是一考定终身,一考吃终身。来到美国,我们还是如法炮制,首选当然是哈佛,名气最大嘛。以为进了哈佛就进入了美国的上流社会,进了保险箱了。录取了就跟中了状元一样开心,到处去传授经验,享受大家仰慕的目光。再写上几篇像《哈佛女孩》,《三招搞定哈佛》之类的文章。搞得那些没被录取的家长真的是羡慕嫉妒恨,恨铁不成钢,认为自己的小孩真是没用,这一辈子都要输在这起跑线上了。如果录取了,那风光的可就是我了。最近还有自封的哈佛面试官(哈佛没有这么个官衔)到处开讲座,骗吃骗喝。每次这种经验讲座总是人山人海,家长总是拉着自己的孩子去听。无形中让孩子觉得上不了哈佛就是失败,就对不起父母的一番苦心,压力山大。
       


       


       


       

  哈佛当然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但是大家也许不知道,哈佛早期一百多年其实是一所神学院(耶鲁,普林斯顿也是神学院),专为美国培养牧师。哈佛本人就是个牧师,最初的十几任校长也是牧师。学生都要出去传道,传讲神的话语。学生毕业的唯一条件就是能完全读懂拉丁原文的圣经。现在每年的毕业典礼都有学生上台朗诵一篇谁也听不懂的拉丁文,就是延续了这个传统。最早的校训是追求神和教会的真理,后来才改成追求真理。神学院设立数学和自然科学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牧师们去探索神创造万物的奥秘,这就是为什么遗传学的鼻祖神父孟德尔会莫名其妙地去研究豌豆的杂交,毕业于剑桥三一神学院的牛顿会前半生研究自然科学而后半生研究神学。哈佛后来又增加了医学,好多解放前来中国的传教士就是一边治病一边传道。早期的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科学,是不赚钱的,既不能带来名也不能带来利。这也是为什么在注重实惠的中国几千年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好不容易出了个《九章算术》,还被算作奇门异数,也不知道作者是谁。换了我也不敢署名,不去考功名研究这个,老婆知道还不给我拼命啊。遗憾的是现在也没有,中国的高校还是在追逐名利。我有一个同学好不容易做出了一点成绩,马上学校就给他加官进爵,申请院士和经费,行成一条产业链。他现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开会和要钱,根本无法再做什么研究。更有甚者一个脑瘫诗人写了几首好诗,马上给封了个作协副主席,到处请她去作报告。

       

  哈佛的历史传统决定了她培养的学生是具有殉道精神的真理追求者,决非名利追逐者。哈佛提倡的是服务社会,奉献社会,帮助提高社会。所以虎妈的女儿决定去参军,我一点都不奇怪。但虎妈听到后先是惊呆了,尽管她后来她说为她女儿的决定而骄傲,但我根据她期望她女儿出人头地的教育方法,猜想她一定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上什么哈佛,上个州立或军校还能免掉学费,她也不用那样虐待她的小孩,她的小孩也可以有个快乐的童年并轻轻松松地上个好学校。还有一个上非诚勿扰的小伙放弃他的律师工作要去非洲做几年义工,国内好多人也觉得无法理解,怀疑是不是真的。比尔盖茨这些年也是三天两头往非洲跑,他的基金在农业和医疗卫生投了很多钱来帮助非洲。这些都是得着了哈佛精髓的真正哈佛人。如果他们的父母懂得哈佛精神,他们会为他们的小孩骄傲,但绝不会炫耀。如果不懂,他们一定后悔把他的小孩送进哈佛。


       

  真正的哈佛人是一群为真理,为国家,为社会而献身的殉道者。他们是一群不计回报来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的人,是美国社会的真正精英,回馈社会的观念已深深扎在他们的内心。这些人在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里就是一群傻子。比尔盖兹到中国去宣传裸捐,据说那些中国富豪没一个人理他。中国人才没那么傻,把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或贪来的钱拿去送给穷人,一辈子不白忙乎了。不给自己小孩给外人,神经病么。但在美国却有一大批富豪跟随他,像扎克伯格,巴菲特,布隆伯格等。如果你有万贯家财,又不想全捐出去,那你最好别把你的小孩送到哈佛去。如果你不想你的小孩毕业后去非洲做几年义工,那你最好也要三思,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万一你家小子闺女耳根软,给洗脑了,到时你就会像虎妈一样惊呆了。


       

  哈佛毕业生每年都有一批(10%左右)精英投入政治(各级政府,军队,使馆)和非营利性机构。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一个民主社会,是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当官的就像孙子。媒体经常拿政治人物开涮,嘲笑和取笑政府官员,也监督他们。我其实很佩服在美国搞政治的人,不是佩服他们的官衔,而是他们的奉献精神。在美国做官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这和中国正好相反。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市长年薪才4万多,灰色收入是没有的,住房和车子都得自己买,可他乐呵呵的做了6,7年了。每次选举,他都早上六点多就跑到火车站,挨个跟我们这些跑纽约的上班族握手,叫我们投他一票。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只拿1美元年薪,一做就是12年。还有好多小城市市长干脆就是免费为大家服务。公务员工资是很低的,做到部长和国会议员也才十几万一年。相比之下,我那些同事动不动就拿百万年薪,对社会的贡献实在太小了。华尔街真的应该检讨,应该限薪。这些小孩的家长也许会为他们的选择而骄傲,但3,4万一年的工资可就炫耀不起来了,名利双收也是暂时没指望了。


       

  美国是一个不崇尚权威的社会,任何人都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享受。若贝尔奖得主也不例外,课讲得不好耶鲁学生照样把他轰下台。还是老杨聪明,跑到中国去,名,利,美女都有了。进哈佛只说明你四年前比较优秀,但不代表你现在还优秀,你还得和别的学校的学生在同一个标准上竞争,证明你自己。你的竞争力完全取决于你个人的能力,取决于你这几年学会了什么技能,哈佛只是给你提供了一个好的学习平台而已。你说家长能不失望吗?名和利不见踪影,还得重新开始,公平竞争。我当年就特失望。想我一个堂堂哈佛博士(不好意思,年轻时我很狂妄的),一流论文也好几篇,公司学校还不随我挑。出去转了一圈,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进华尔街我是考进去的,四十个博士(哈佛博士两个)我考了第二,再经过几轮面试才杀进去。

       

  华尔街是哈佛毕业生(占20%左右)喜欢去的地方之一,我们公司就有三,四百哈佛毕业生。不少吧,但我们公司总共有45000多名员工,也就是说100个员工里有99个不是哈佛毕业的。每年我们公司招100个左右新人,其中哈佛毕业生10个左右,藤校和其他名校占70%多。从这些表面数据上看,好像哈佛和名校的名头管用。其实不然,我们招的每一个人都是按同一个标准,人力部门先筛选一遍,然后两轮面试,按面试分数,择优录用,细节就不罗嗦了。哈佛的招得多并不是因为他是哈佛毕业生,而是因为这小孩确实优秀,并且招人喜欢。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哈佛毕业生吃亏了,因为申请我们公司的哈佛毕业生有一百多。虽然好的州立大学我们只招一两个,但哈佛的10%比州立的千分之一其实要难多了。如果他的小孩过五关斩六将进了我们公司,也炫耀不起来,因为他会在新员工培训会上发现邻居张三的小孩只上了个州立大学也混了进来。本来想写个《三招搞定x 公司》,提笔三次怕是落不下来了。


       

  高科技公司,硅谷(占15%左右)情况更糟。谷歌和微软也要考试,实际编程能力比学校名气重要多了。并且很难讲哪个公司更好,进小公司上市发财的例子到处都是。想炫耀也无从耀起。


       

  咨询公司,教育和其他产业(20%左右)那更是没什么可炫耀的了。这些传统企业也就是个工作而已,名利是没有的。


       

  哈佛毕业生上研究生的不多(20%左右),并且大部分上的都是外校。原因多方面,一是呆了四年想换个环境,二是研究生导师比学校更重要,三是哈佛并不照顾自己的学生。以去年哈佛医学院为例,它总共录取了165人,分别来自66个学校。因为医学院对GPA有很严格的要求,上哈佛其实很吃亏,差一点的学校拿高的GPA要容易得多。 哈佛和中国学校相反,她是排内的,她鼓励学生走出去。拿我那个系为例,我那一年招了8个研究生,居然没有一个是哈佛自己的学生。她也不鼓励自己的博士留校,我们系的4个助教全是从外校招来的。我认识的三十多个博士没有一个留校任教的,这和清华,北大完全相反。

       

  总的来说,美国的教育系统和制度和中国不一样。大学只是学习的开始,进入哈佛只是在人生的马拉松上起跑领先了一百米。这一百米的优势能不能保持到最后,还取决于你自己的努力。进了固然可喜可贺,没进也不必垂头丧气,人生的路还长着呢。通往罗马的路绝对不止一条,成功的路更是多了去了。美国是个英雄不问出处的国家,你如果是个人才,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出你的光彩。


       

  后记:   最近有好几个硅谷高中生因为学习的压力选择了自杀。看着癌症中心的病友为多活一天与病魔的抗争,对比这些花季少年的选择,很是痛心。这些小孩其实都很优秀,应该有美好的前程,却被我们的教育制度和教育方法逼上了绝路。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放榜时间,不知道又有多少学子和家长为没进藤校而伤心。不得不对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华人的爬藤教育泼点凉水。打击面有点宽,好多哈佛家长从来就没炫耀过,望你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