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姓男子今年2月和友人到北市錢櫃KTV歡唱,因醉到無法回家,被1名女性友人送到附近的飯店休息,沒想到這名女性友人事後指控,自己到飯店後醉倒,遭陳男性侵。由於當天一起K歌的友人出庭證稱,女子喝了混酒都沒倒,還主動送陳男到飯店,檢察官調閱飯店監視器畫面發現,女子清醒地和陳男入住飯店,隔天還一起離去,神情無異狀,研判雙方應是你情我願,將陳男不起訴。
 
陳男出庭喊冤,指自己和女子是在國外遊學打工認識,今年他約女子前往友人的K歌聚會,當天他因喝了不少啤酒和紅酒,跑到廁所狂吐,吐完回包廂躺在沙發熟睡,醒來後發現女子還很清醒,他自己因醉翻,友人要他到西門町隨便找個旅館休息,後來女子卻主動和他上了計程車,指定要去喬合旅館。
 
陳男說,他辦理住房登記後,和女子清醒走進房內,女子見他進房,卻沒有離開,還趕他去洗澡,他洗完澡發現女子還坐在房內,2人因而在自然的狀況下接吻、撫摸,進而發生性行為,女子全程都沒有拒絕,直到早上退房後,女子還陪他去搭捷運,2人一路上有說有笑。
 
陳男說,沒想到隔天凌晨,卻接到自稱是女子哥哥的電話,問他「要怎麼處理」,他覺得情況怪異,趕緊發簡訊給女子,想了解狀況,沒想到挨告,堅稱雙方是你情我願,不是性侵。
 
女子出庭則說,當天喝了3、4杯混酒和3、4罐啤酒,當時覺得暈,但還沒有到醉的感覺,反而是陳男喝沒多久就倒了,還一直發抖,她因而幫陳男找地方住,沒想到到了飯店,酒的後勁發作,她覺得很累,躺在床上睡著,陳男洗完澡突幫她脫鞋,接下來就不曉得陳男在幹嘛,後來前往醫院驗傷,才驚覺自己被性侵。
 
檢察官傳喚當天一起前往K歌的2名友人,2人均證稱,女子當天在包廂內一直喝酒,都沒有倒,看來酒量不差,女子還主動詢問陳男要怎麼回家,當時大家還告誡她,若真要送陳男,送到飯店門口就可以離開。
 
檢察官另調閱飯店監視器發現,女子進出飯店時,都可自行走動,並無腳步不穩狀況,和陳男一起離去時,也神色自若,檢察官認為,女子就算略有醉意,遭性侵也可抵抗,不至於醉到不省人事,認為陳男趁女子酒醉性侵證據不足,將陳男不起訴。


閱讀是智慧,分享是對發文者的肯定


這是一種0風險的賺錢管道

輕鬆月收4-5位數不是問題

歡迎加入此行業一起賺錢

所有文章都讓大家分享賺取90%獎金  不需要為了找文而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