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男人喝的飄飄的回家,進門,開燈,喊女人的名字,沒人應他,
一低頭,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櫃上的離婚協議書,男人發了愣,沒想到她會來真的。

 

 

以前他們也會鬧,但至多是她嘔氣不肯裡理他,
或者跑回娘家住幾天,過後就自動和好了。
可這次,女人顯然是玩真的。就為了沒給女兒開家長會,
他說太忙,沒時間。女人就惱了,
說:“
你一天到晚就是忙忙忙,什麼時候把我和孩子,
把這個家放在心上過?這日子沒法過了,
離婚。
”男人認為這些沒什麼,還認為把工作看得比家庭重要,
就是為了這個家,認為自己沒什麼錯,
可此時此刻男人站在這個清寂空落的家裡,第一次覺得,
這個沒有了女人的家,實在稱不上家。
他的成就,因為沒了女人的分享,也變的毫無意義。第二天回家去看父母,
父母看到他都很驚訝的問:“你那麼忙怎麼有空回來呢?
沒出什麼事情吧?和孩子她媽吵架啦?”
一連串的問題讓他的臉發紅,是因為回家太少的緣故吧?
父親慌忙去買菜,母親留在家裡陪他聊天。


母親拿來花生和核桃讓他吃,剛坐下,電話就響了,隔得老遠,他就聽見父親的聲音,
忘了跟你說,給你泡的
蜂蜜菊花茶在窗臺上放著,現在喝剛剛好,你趕緊喝啊小心放涼了。”
母親掛了電話,端起茶剛喝了一口,電話又響了,還是父親,

咱家的水費是不是該交了?我忘了拿單子,你把編號告訴我。我順路去交一下。

放下電話,母親笑著埋怨:
你爸這人啊,就是事多,出去一躺能往家裡打十幾個電話。
那點工資都給通信事業做貢獻了。

正說著呢,父親的電話又來了,父親的聲音很興奮,“老太婆,你不是喜歡吃黃花魚嗎?
今天菜市場有,我買了3條回去我親自做你最喜歡吃的清蒸黃花魚。”
二十多分鐘裡,父親的電話接二連三地響,母親也不厭其煩的接。

與其說母親在陪他聊天,倒不如說是陪父親聊天。
他終於忍不住說:“
我爸怎麼越來越瑣碎了?
其實有些電話根本沒必要打,回來再說能差多少?”
母親笑著糾正他:“傻孩子,你爸的心思你哪裡能懂?
他不是瑣碎,而是把心留在家裡,
有牽掛有寄託,所以才會一個接一個的打電話。
你爸雖然人在外面,卻把心放在了家裡,
家裡事無巨細,他都掛念著呢!不要以為只要往家裡拿錢就行了,
家不是放錢的地方,而是放心的地方,
只有把心放在家裡,愛和幸福才會在家長駐,你明白嗎?”
他看著母親意味深長的目光,刹那間醒悟過來。
他想起自己忙起來時從不曾給家裡打過電話,甚至,她打過來的電話也被他匆匆掛斷;
想起自己陪上司應酬和同事聚餐,家裡的那盞燈一直為他亮到深夜,
他卻從不曾想過女人的孤獨和牽掛;
想起孩子都6歲了,多次要求他帶她去動物園,
去遊樂場,他的諾言卻遲遲未能兌現。
是因為忙,還是因為他從不曾把心放在家裡?

 

那天晚上,他去接女人回家,女人猶豫著不肯回,
他急急的跟女人解釋:“
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
我以前是忽略了你,忽略了咱的家,
我以為只要源源不斷地往家拿錢,就能保證我們的幸福。
我差點把愛弄丟了,以後我會把心放在家裡
,把家放在心上,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女人沒有回答,卻慢慢地走過去,投進他的懷裡,哭了。

是的,家是放心的地方,是盛愛的地方。忙。
從來都不是理由,
心在,愛在,牽掛在,幸福才會繁衍不息。正如,吃飯是為了活著,
活著不是為了吃飯。工作是為了生活,生活不是為了工作。想想看吧,
難道你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了工作?你工作的目的,難道不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所以,再也不要以工作為藉口,去怠慢生活了!
生活是個過程,不是結果,別去等。


非要等工作達到某個結果才去好好生活,
也許你已經失去了生活,而那正是你工作的目的。
努力工作,用心生活吧,享受每個當下、享受當下的幸福,人生是用來享受的!!
假如你病倒了或者猝死了,你所服務的單位會在第一時間找到人替代你,一切如常運作,
你沒想像得那麼重要;而你的家人、愛人的天都會塌下來。

不管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首先要善待自己的身體,
珍愛自己,才能熱愛生活,完成事業,孝養老小。

 

所以,再忙再累,為了家人,時常要對自己說:該休息了,沒有好身體,一切都是浮雲…
朋友們:適度工作,多陪家人,愛惜自己!

錢是掙不完,而家人與幸福是等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