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日晚11点半,贵州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田坎乡当地知情村民向媒体透露称,中毒身亡的4名儿童,1男3女,是留守在家无大人照顾的四兄妹,9日晚一起喝农药自杀,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



这4名儿童是否如村民所说的是喝农药自杀?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对此事,只有短短的甚至看不出感情色彩的几行字:接报后,市、区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赶赴现场处置;目前,公安机关对死亡原因展开调查,有关善后工作有序开展。

如果真如村民所说的那样,是孩子们自己喝农药自杀,这得有对社会对未来有多绝望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不是误食,是自杀!四条命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带着对家长或是社会的控诉离开人世!如果没有经歷过巨大的痛苦与绝望,最大才13岁的孩子怎么能做出自杀的决定!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夜渐渐深,作为哥哥,这个暂时的小小的一家之长,是如何劝说同样年幼的妹妹们喝下农药的?他是不是在对妹妹们说,「妹妹忍着点,喝完一口这个东西肚子就不饿的疼了!」也或者,他说,「喝完了之后爸爸就回来了」?一切都无从得知,只有冷冷的四具冰凉的躯体,来无声控诉着他们忍痛离去的世界。

看罢这样的新闻,首先刺痛我们的是这四条鲜活的生命。看到这样的新闻真是不知道应该谴责谁!是孩子们私奔而去的母亲?还是对四个孩子不管不顾远去他乡打工的父亲?还是这个社会?往往,我们总是在不应该关心的事儿上花太多的时间去凑热闹,却不知道中国真的还有这么可怜的孩子,让人莫名的悲哀。

而更让人觉得刺眼的是,又是毕节!在上一个冬天,五个孩子为取暖在垃圾箱里一氧化碳中毒而亡。这是谁之过?村民介绍说,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孩子平时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

辍学一个多月,难道都没有人来问问?学校呢?正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小孩的学校就没有进行家访?在这个新闻里,许多人大骂孩子的父母,生了他们却没有尽责,自私自利,养不起却生养这么多。诚然,对于孩子们来说,他没有权利选择出生和出生的环境,也没有权利要求父母对自己多好。

但,留守儿童却是个无法迴避的话题。往昔,农村人没有所谓的社保,福利,他们只能靠多生几个孩子增加劳动力,和获取晚年的保障。这背后的种种,不身在其中,又岂能深刻体会?然而,毕节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每次看到这个地名,都是这类让人崩溃的悲剧。对此,有关部门岂能一句「有关善后工作有序开展」就此了之?